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五十二章 兄弟阋墙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82 2019-03-22 09:00:00

  赵子义孑然一人,僵坐在香稻居,还是那日的厢房,还是大相国寺缘因大师的窖藏杜康酒,还是陈师傅的套四宝……

  可,他却依然愁眉不展,举箸数次,又无味放下。

  一切都不是从前的心情,回不去了。

  有些事情,像是破茧的蝶,越来越清晰了。可……终究是难以启齿的……

  “三哥,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要不是张平偷偷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竟然一个人偷偷来了这儿!”

  赵子芳一身湛青色锦袍,行色匆匆的赶来,见他家三哥还没有回神,自顾自的斟了一杯杜康,便往口中送去:“啧啧……早就想念这杜康酒的滋味了。”

  “住手!”赵子义牢牢扣住他的手腕,“母后丧期未过,你饮了这杯酒,明日怕是……赵相,便要在朝堂上参我们一本,求陛下,让我二人丁忧在家了。”

  “哪里那么严重……”赵子芳撇了撇嘴,最后还是放下了酒杯,“皇族哪有什么丁忧的?赵相若要让我丁忧,我就赖在他家,每日与他家老夫人好好聊聊……如何收拾他。”

  “子芳,咱们两……暂时还是收敛些。母后的死,大王兄很是介怀。虽然……我也说不上缘由。可总觉得这其中有些原委的。”

  赵子义拍了拍他的肩膀,寡然无味的起身回府。

  “难怪三哥总是心事重重,我去为你探探……”赵子芳爽快拍胸脯保证道,自家三哥的事,自然头等大事了。

  “张平,将这一桌酒席,低调的分给光州土地庙的乞丐……”赵子义挥了挥手,如何不清楚,自己为何只惦记那处的乞丐。

  汴京城的御街,因着昭德王太后的丧期,也少了往日的繁华喧闹,赵子义与赵子芳各怀心事,心不在焉,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

  “你听说了,没有……刚刚先去的王太后,其实是因为想让今上立储君,兄亡弟及,才被当今上给……”

  “还有这事,难怪最近坊间都在传燕王与齐王不孝呢……怕是……”

  “可不是,可不是!”走卒贩夫们聚集在街角窃窃私语。

  赵子义与赵子芳目聪耳明,皆不可置信的互望一眼,赵子义先见之明,一把握住自家弟弟的手腕。

  “四弟,不要冲动,小心上当!”

  “三哥……你不要拦着我,我去问清楚。这样的事,从前也不是没有过!你别忘了二哥的死……”

  赵子芳冲动不忿的冲了上前,“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什么……没什么!”那伙儿觑了二人气宇不凡,哪里还敢再说,一哄而散。

  “子芳,这是人故意为我们兄弟设的局……相信三哥会查清楚,好吗?”赵子义自然不能让他闹起来。

  “柴王太妃……一定是她!最巴望我们兄弟不和的就是她,我去找她!”赵子芳哪里能按捺的住,便要去安王府,又被赵子义一把拉住,“子芳,你非要将此事闹到大殿之上,好让陛下……对我们,耿耿于怀吗!?”

  “我这是为大王兄——力证清白啊!”赵子芳眸中有些疯狂,“三哥,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从长计议。我们汴京的水,够浑了。就算是对母后最后的孝顺,子芳,兄弟阋墙才能外御其侮。”

  赵子义坚定的不肯松手,握着子芳手臂的大手微微作劲,以示自己的决心:“要是没有这觉悟,这大宋,迟早是别人家的……你明白吗?”

  “唔……三哥,我就是为你委屈……大王兄知道我没有……对我也……”赵子芳是有自知的,自己没有那个才能,陛下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扮演兄弟情深。

  “只要我大宋繁荣稳定,三哥也不算什么委屈。”赵子义苦涩的扯了扯唇,亦未挤出一个笑容,给自己最宠爱的幺弟。

小月芸芸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兄弟们虽然在家里争吵,但能一致抵御外人的欺侮.比喻内部虽有分歧,但能团结起来对付外来的侵略。——《诗经·小雅·常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