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五十章 翻脸无情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219 2019-03-20 09:00:00

  赵子义无比心酸的望着周娥抱着那把焦桐琵琶缓缓而去,先生一定是心中坦荡,乃真君子,有成人之美的美德。

  先生喜欢这把焦桐琵琶,定不是因为周嫔嫱擅琵琶。

  “先生,与周大姑娘,是真知音,堪比伯牙,子期。”赵子义想起王兄的小心思,乘着两位嬷嬷没走远,忙帮他帮补一声。

  李玉今日的打击,比起那日投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理不睬,扭头便走。

  “先生……”赵子义无奈的伸出手,只能与的袖口擦手而过,这样的无助,和他从未有过的无力。

  “主子,李侯爷已经收拾了东西,叫了马车,准备去光州了。”

  张平亦有些意料之外,不过,如今京中风声,对两位王爷很是不利,他自然不愿意自家王爷还留着这位违逆侯。

  “这么快!”李玉立马扔了手中的《孙子兵法》,撩袍便走,“先生来的匆忙,也没有带什么家当,你看……要是方便,给先生准备些。”

  “主子,您慢着点。”张平紧跟在后,“您让我去打听,我已经去了。陛下赏赐的一应奴才已经在光州的违逆侯府等着了,那守卫……是宫中禁卫军拨过去的。”

  “什么……这么说先生过去光州,等于被王兄囚禁了?”赵子义涌出一股悲愤,无从泄愤。

  “我要进宫……是我带他来的汴京!王兄这样,不是在打本王的脸吗?”

  “王爷……”张平拉着他的袖子,“这还是丧期,陛下怎会宠幸周嫔嫱……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给咱们王府下马威呢。那赵相一向注重规矩,这次为什么不说?”

  赵子义如何想不到这一层,可是母后前脚赶走,自己想也不敢往王兄是刻意如此的想。

  “张平,这些话,以后不要说了。至于先生那儿……你在禁卫军里,也有些人脉,平日里,让人多照看着些。”

  赵子义说着又不放心道,“先生最爱风雅之事,以后笔墨纸砚,但凡咱们王府,最好的,都给先生送去。还有些古籍,想来先生也会喜欢。”

  “主子,属下说了这些,您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张平叹息一声,瞥见自家主子浑然不觉,不甘心提醒道:“从前这些,您可是一直想着小王爷的。”

  “那就再送一份给子芳去……”赵子义洒脱的甩甩袖子,不以为意的追去。

  主子,咱们燕王府就是金山银山,也得给您败光啊?不行,得和管家交代一声,御街的铺子,可要再开几家才是。

  “侯爷,这个……您且收着。”小安子贼兮兮的塞了一个荷包过去,“来的路上遇到了玄安公子,他……似乎特地在等奴才,让奴才务必带给您。”

  小安子环视一圈,见红苕与茯苓离的远,便凑上前说,“玄安公子说了,您若是在汴京有什么难处,可遣人去玲珑坊。”

  “嗯,别说了。”李玉警醒的瞪了小安子一眼,因为远远的一身孝服的赵子义迎面而来,面上如结了千年的寒冰一般,陌生的冰锥子,似乎穿透赵子义的急切。

  “先生,您,您这就走了……我让张平,曹武送送你吧。”赵子义愣在原处,直到看清他的情绪,这才垂着脑袋,柔声道。

  “不必了。多谢燕王殿下连日来的照顾。”李玉后退大半步,似乎两人之间有条看不见的鸿沟,那立场早就该泾渭分明。

  “李侯爷,咱们王爷处处为您着想,你不能翻脸无情,这样也……”张平自然第一个站出来为主子不平。

  李玉抿了抿唇,实在挤不出笑容,只是拱手,淡淡道:“后会无期。”

  

小月芸芸

小月:写的心脏有点疼……好想抽周娥,周英,怎么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