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醉卧君榻,君不知

第四章 焦桐琵琶

醉卧君榻,君不知 小月芸芸 1124 2019-01-30 16:21:50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玉退后一步,眼前浮现的是前世的今日,此时此刻,他初登王位,亦未意识到亡国之忧,自己雄心壮志,与三五知己,在秦淮河畔游船,喝酒,做词。

  繁华落尽,雕栏楼阁,莺莺燕燕,歌舞升平,好不惬意!

  而如今……真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将军,天气寒凉,草民有些不适,先行告退。”李玉强忍着眸中酸涩,躬身拱手作揖,轻提起素色锦袍,转身抬脚便走。

  “居士,还请留步,昨日有人给子义,送上一把焦桐琵琶,子义一介粗人,哪里能懂这个?还想着,今日请居士……品鉴品鉴才好……”赵子义心下着急,三两步,便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坚决不肯让他走。

  焦桐琵琶?!李玉,喉咙中苦涩的吞咽,停住脚,亦挣开他的温热大手,这……难道是命吗?

  这焦桐琵琶……前世乃是自己与娥儿的定情信物。

  那年,娥儿年方十八雪莹修容,纤眉范月,通晓诗画,精谙音律,擅舞弈棋,尤工琵琶,在金陵世家女子中,素来享有盛誉。

  父君寿辰之时,她便以一首《邀醉舞破》琵琶曲祝寿,艳惊全场,父君大喜,赏她焦桐琵琶,赐婚与尚为吴王的自己。

  此后,父君离世,自己登基为王,与娥儿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共同搜寻《霓裳羽衣曲》的残谱,考订旧谱,删减调整,玉笛琵琶,君王佳人,如今……忆起那些神仙眷侣的日子……

  除了讽刺!还有什么……

  “居士,居士……”张平见他一动不动,忙上前,再次请他,“凉风嗖嗖的,主子还让温了酒,请了秦淮小妓,你们一边小酌,赏琵琶曲,岂不快哉……”

  “居士,子义真的没有恶意……”赵子义憨厚的挠头强调,自己这疤就这样骇人?!

  李玉捏紧拳头,咬了咬唇,“如此,草民真是打扰了……”

  “请,居士请……”赵子义兴奋的搓了搓手,咧唇露出一个爽朗,又极为荣幸的笑容,“张平,还不去掀开帘子……”

  “……”张平忙弓着腰,上前拉开帘子,“主子,居士,里面请……”

  “奴家茯苓,拜见两位官人……”

  秦淮小妓茯苓,怀抱焦桐琵琶,欠身行礼,抬眼间眼彩飞扬,眉黛青颦,莲脸生春,颇有倾国倾城之容,亦能比西子之颜。

  “茯苓……可是,闻道铅华学沈宁,寒枝淅沥叶青青。一株将比囊中树,若个年多有茯苓的茯苓?”

  李玉瞥了一眼,赵子义堂堂燕王,自是不会请什么无名之辈来做客了。

  “先生好文采!正是茯苓二字……只是茯苓尤在红尘浮沉,不敢当……刘商先生的洗尽铅华之意,惭愧,惭愧。”茯苓羞愧的欠身,眉目间亦有些仰慕。

  “咳咳……”赵子义插不上一句话,尴尬不已,轻咳两声打断二人问道:“茯苓姑娘,可有什么好曲子……给我们兄弟助助兴!居士……您不介意子义与您兄弟相称吧?!”

  “介……”意!自然介意!

  “草民自然是客随主便……”李玉硬着头皮,不抬眼去迎接他的注视,只是忍不住瞥了好几眼……焦桐琵琶。

  

小月芸芸

小月:小可爱们,存稿已肥,放心入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