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花有清香月有惊寒

第十七章 她是我的人

花有清香月有惊寒 五月2012 2583 2019-01-13 08:00:00

  由于心中焦灼难忍,王珅走得极快,不一会儿便到了王家。推开王宅大门走进去,是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设了歇息乘凉的亭台以及栽种了许多赏心悦目的花草。穿过院子便是厅堂,厅堂中整整齐齐地放着些桌椅,各处都一尘不染,十分洁净。可众人并未多作停留,便快步前往王思妍的闺房。行至门口时,一个满脸愁容的丫正从里头出来,王珅问道:“妍儿如何了?”

  那丫鬟道:“老爷您可回来了,小姐疼得厉害,夫人正陪着她,您快去看看她吧。”

  王珅听了,立即大步跨入房中,来到床榻旁,问道:“妍儿,你怎么样了?”

  王思妍眉头紧蹙,捂着肚子道:“爹,我这里很疼,一直疼。”

  杜月白凑上前去看了看,那小姐五官端正,面容姣好,只可惜被疼痛折磨得花容失色,苦不堪言。

  王珅声音沉稳地道:“妍儿,会没事的,爹给你请了别的大夫来看看,很快会好的。”说完,他便把目光投向了纪惊寒,道:“这位大夫,请。”

  纪惊寒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到床榻旁的一张椅子上。他用手摸了摸那小姐的额头,道了声:“低热。”接着,便去探那小姐的脉搏。

  杜月白立在纪惊寒身旁看着,见他动作如此轻柔,不禁想道,惊寒哥哥好帅好温柔,我也好想当他的病人啊。她突然又使劲甩了甩头,暗暗念道,疯了吗我,人家心无杂念地在救人,我在想什么呢,太不应该了,专注专注。想及此,她便立即把注意力放在纪惊寒对疾病的诊断过程上。

  只见他把完脉之后,便收回了手,温柔地询问道:“不知姑娘是哪个部位疼痛?”

  王思妍看着纪惊寒,表情有些羞涩,她细声答道:“右下腹。”

  纪惊寒:“你一直是这个部位痛吗?”

  王思妍:“不是的,原先是脐周痛,现在转移到右下腹痛。”

  纪惊寒:“是怎样的一种痛?持续的还是一阵一阵的?”

  王思妍:“剧痛,持续一直痛。”

  纪惊寒:“能把你痛的部位指出来吗?”

  王思妍点了点头,伸手去指了指右下腹。

  杜月白看了,心道,右髂前上棘与脐连线的中、外1/3交界处?是麦氏点,这个人得了阑尾炎吗?

  纪惊寒转头看向王夫人,道:“夫人,劳烦您在小姐疼痛的地方压下去,然后突然松手。”

  王夫人把目光投向王珅,见王珅对她点了点头,便走过去往她女儿指着的地方一压,然后突然松手。在她松手的那一刻,王思妍疼得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王夫人心痛地道:“哎呀闺女啊,娘弄疼你了吗?”

  纪惊寒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王夫人便立刻站过去,怜爱地摸着她女儿的头。

  王珅问纪惊寒:“这位大夫,不知你有何高见?”

  纪惊寒道:“肠痈,且肉已腐败,化而为脓,需开腹,取之,去之。”

  王珅听了,勃然色变,叫道:“开腹?荒谬!”

  纪惊寒笑道:“若您有良药,可用上。但她这疼痛,却怕是不能止住。”说完,他转头看向杜月白,道:“月白,回家。”

  杜月白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又拉住纪惊寒,然后回头对王珅道:“王大叔,你确定不用我家大夫为你女儿治病吗?你看看她多痛苦,再不治,都要痛死了。而且你自己不也是大夫吗?应该是懂点医理的,不至于如此顽固守旧才对啊。我家大夫医术可精湛了,你就这么让他走了,我怕你后悔莫及。”

  王珅此时面有难色,伫在原地一动不动。反倒是王思妍突然出声了,她忍着疼痛,艰难地说道:“爹,我相信那位大夫,我愿意一试。”

  王珅惊讶地转头看向王思妍,见她眼神如此坚定,王珅便知她已下定了决心,旁人如何劝阻亦是无用。他轻叹一口气,转头看向纪惊寒,诚恳地道:“那就恳请大夫为我孩儿开腹,取腐肉。”

  杜月白激动地拉了拉纪惊寒的手,纪惊寒见她眼角眉梢尽是笑意,自己也不禁笑了。

  此时王珅又问道:“纪大夫需要准备什么,我吩咐人去办。”

  纪惊寒拿出一包麻沸散,递给王珅,道:“先以酒调服麻沸散,然后把这位小姐疼痛的部位露出来。还有,拿一张桌子置于榻旁。”

  王珅接过麻沸散,问道:“现在就做吗?”

  纪惊寒道:“现在就做。”

  等一切都准备就绪,纪惊寒便走到榻旁,从囊中取出一包布,然后把包布在桌上摊开来。里头放的是柳叶刀、平刃刀、剪子、镊子、圆针等手术器械。

  纪惊寒拿起了一把铁质柳叶刀,对身旁的杜月白道:“月白,你看好了。”说完,他把持着柳叶刀的手伸向了病人右下腹的皮肤裸露处,刀体与皮肤平行,然后极快速的划出一个斜切口。

  立在一旁的杜月白看得十分专注,纪惊寒这一刀下去,已把皮肤与肌肉都切开,但病人却是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只见纪惊寒又把腹膜切开,然后放下柳叶刀,伸手把形如小虫的阑尾提出切口外,再用钳子钳住,用刀一割,这已化脓腐败的阑尾便被取下。他把阑尾放于桌上后,便开始对病者腹中的阑尾根部进行缝合,然后缝合腹膜,再是肌肉,最后是皮肤。等皮肤缝合好之后,他还细心地在皮肤伤口处洒了点药。

  整个手术就这样两三下就被纪惊寒完成了。他的手法极纯熟,动作极迅速,让在场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而在杜月白看来,虽说阑尾切除在她所处的地方是十分普通的手术,但这里与她那里可不能相比,即使是在她的世界,他如此高超的手术技巧,亦是神乎其技,让人惊叹不已的。

  纪惊寒帮病人上完药之后,又温和地问她:“你还好吗?”

  那小姐立刻羞红了脸,她羞涩地点了点头,道:“我很好,多谢大夫。”

  纪惊寒笑道:“不必言谢。”

  杜月白见了这一幕,一股醋意油然而生。纪惊寒对别的女子这样温柔体贴,她的心突然像被山石压着,实在憋闷。可细细想来,纪惊寒似乎是对谁都这样温柔体贴、谦谦有礼的,并不局限于她自己或是其他某个人。想到这,她的心便顿觉宽慰了些。

  纪惊寒又帮那小姐把了一次脉,见并无异常,便对王珅夫妇道:“腐肉已割,现她脉象平稳,吃几日调养身体的药即可。”

  王珅夫妇大喜过望,王珅抱拳道:“多谢纪大夫,实在多谢!”

  纪惊寒点头道:“不必,好好照料她吧。”

  王珅道:“是是是。”他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道:“纪神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你可否答应。”

  纪惊寒道:“但说无妨。”

  王珅道:“现我医馆内仅有一位大夫,而近日病人较多,所以,想请你到我医馆来,为病者看诊,不知你意下如何?”

  纪惊寒没有回答,他转头看杜月白,道:“想不想去?”

  杜月白想了想,道:“也好啊,这样就不用在街上乱跑了。”

  纪惊寒“嗯”了一声,然后对王珅道:“我可以去。但我有一个条件。”

  王珅问:“什么条件。”

  纪惊寒揽着杜月白的一边胳膊,道:“她是我的人,我看诊时,必须带上她,伴我左右。”

  杜月白听到那句‘她是我的人’后,整颗心都融化了,乐坏了。

  而王珅则道:“可以,你可以带上你的人过来。”

  纪惊寒道:“好,我们明日到您医馆去,现在先告辞了。”说完,他便与杜月白离开了王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