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他的小九九

120章 怀疑

他的小九九 弄清浅 2215 2019-04-16 00:46:18

  陈辉说完,电话那端突然寂静无声,等了一会,他忍不住问道:“头儿,你还在吗?”

  “我明白她的意思。”

  魏东隅并没有给陈辉接话的机会,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他手机搁在一旁,拉开抽屉,拿起放在最里侧的一本笔记本。

  笔记本的黑色封皮看不出新旧,但是翻开泛黄的纸张却能看出它已有年代。它确时也不新了,因为本子是魏东隅上警校第一年买的,纸张上记录的那些侦察要点,早在实际案件实践过无数次,熟练到已经不需要再去翻看这些笔记。

  魏东隅此刻拿出这本笔记本显然也不是为了翻阅笔记,他径直将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映入眼帘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女看起来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长相漂亮的女孩依偎在同样俊朗的男孩身边,二人嘴角皆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男帅女靓,好不相配。

  毫无疑问,照片里的男孩就是当年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魏东隅,而女孩,怕是海城随便找个人出来,都能轻松地叫出她的名字,大明星季冉。

  这么多年,活跃在荧幕上的季冉与七年前相比,妆容更加精致也更有女人味。

  魏东隅看着照片有些怔忪,他已经不记得这张是在哪里拍的,但却清楚地记得二人拍完照片没多久,季冉就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刘西元,那一刻,他所遭受的心理打击可想而知。

  后来,魏东隅也谈过两段恋爱,虽然分别因为性格不合和工作忙的原因无疾而终,但也渐渐把曾经对季冉的感觉忘却,就像这张照片在笔记本里一夹就是七年。

  他扯了扯唇角,将笔记本和照片往桌上一扔,操控轮椅离开房间。

  “又要出门?”徐家宜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嗯,去见个朋友。”

  徐家宜皱眉不悦:“什么朋友非得现在见不可?”

  魏东隅不语。

  徐家宜虽然不开心,但深知这个外甥的脾性,知道拦不住他也没做无用功,走到他房间拿了件薄外套,出来时眼角余光瞥见桌上的照片,视线顿了一瞬后便移开了。

  “外边下雨了,风大。”徐家宜把外套披在魏东隅肩头。

  魏东隅从善如流地套上袖子,“谢谢小姨。”

  “我送你?”

  “不用。”

  徐家宜点点头,突然道:“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魏东隅一愣,“什么事?”

  “相亲。”

  “……好。”

  在徐家宜满意的目光中,魏东隅蛋疼地出了门,他没有看见自己离开后,徐家宜往他卧室的桌上看了一眼后,叹了口气,走过去把房门拉好。

  陈辉看到魏东隅突然出现在警局,神情有些意外,“头儿,你怎么来了?”

  “怎么样了?”

  “除了季冉,其他人这边的审讯结果都不错。”陈辉说到此处,想到什么,问:“头儿,你是过来……?”

  “是啊!咱们市局的刑警队效率竟然低到需要我一个伤员来主持工作,你这个副队长是不是该以身作则先写份检讨交上来?”

  “啊?”陈辉欲哭无泪,他已经连轴转了三十个小时了,为什么还要写检讨?

  魏东隅毫不理会陈辉哀怨的目光,问:“季冉呢?”

  审讯室内,季冉对魏东隅的到来并不意外,她盯着他的伤腿看了几秒,问他:“伤好些了没?”

  “差不多了,只是暂时还只能靠这个走路。”魏东隅拍着轮椅自嘲笑笑。

  如果不是此时的场合不对,两人之间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寒暄。

  在审讯室待了十几个小时,季冉的妆容竟也没怎么花,她也笑了,但笑意无温:“我想不通,你竟然会舍命救那样一个女人。”

  魏东隅说:“如果当时那个是你,我也会救。”

  “呵呵。”季冉这下是真笑了,她说:“东隅,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没变。”

  “是啊,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看懂过你。”魏东隅双目与她对视,淡淡道:“你故意在陈辉面前模糊我和你的关系,引我过来,到底想干嘛?”

  “我说的不都是实话?”季冉眨了眨眼,神色俏皮道:“我们当年约会、亲吻,就差床没上过,这难道就不算好?”

  “如果你设计让陈辉带话给我,只是说这些,那么抱歉,我先失陪了。”魏东隅说完,面无表情地操控轮椅转身。

  “东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上我的?”季冉看着他的背影,笑容缓缓收起。

  魏东隅转身,“那天我从何衍的家出来时,应该跟你提过,他家里有很多跟你有关的东西。”

  季冉问:“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怀疑上我了?”

  “不,那时候我相信你。我毫不怀疑你的魅力,国内外都有那么多你的粉丝,何衍的喜欢又有什么奇怪?”

  季冉眉心拧紧。

  魏东隅再次开口,却不是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审理许景龙的时候,他极力否认自己参与杀害何衍,他没说谎,何衍的死跟他没关系,因为跟何衍的死有关系的人其实是你,对吗?”

  “何衍?”季冉不以为然一笑:“他不是被一个陪酒女谋财害命的,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确时,你并没有杀人,你只是唆使了陆红红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而已。”

  “东隅,你的猜测并不严谨,而且证据不足以指控我。”季冉说。

  “你说的对,所以最后杀害何衍的凶手是陆红红,而不是你。”魏东隅说话间,手指在轮椅扶手上轻轻捻动着,“你刚才不是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从陆卓才失踪开始,更准确来说,是何衍的案子结案后,你约我吃饭用刘队的死试探我的时候。”

  魏东隅看着她继续道:“何衍案结案时尚且有很多疑点。其一:陆红红的作案过程太完美了,像是早就设计好的一样,而警方打算结案的时候,她的亲弟弟陆卓才却突然失踪了;其二:我们找到何衍的手机时,发现他在去欢悦城前给他的经纪人许茹发过一条询问的语音,但是许茹却说她没收到这条语音消息;其三,穆九,我本来以为她是因为拿着陆红红交给她的何衍的手机才会惹上杀身之祸,可后来我发现真正的原因是她无意听到了姐妹口中形容刘队的死亡现场。”

  “穆九听姐妹说,刘队死前喊了一个名字……囡囡。”魏东隅扯了扯唇:“刘队是闽城人,N和R向来分得不是很清楚,‘囡囡’和‘冉冉’,从刘队口中说出来,发音应该很像吧?”

  话落,季冉的脸色微微一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