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狐妖小天妃

第二十三章 改头换面

狐妖小天妃 聃琊 3473 2019-01-13 09:00:00

  按照天界礼制,凡为天界仙人及所属仙侍、小童殒身皆要举行神祭仪式。一大早,出殡的仪仗队便排列整齐了,雕玉为棺,文梓为槨,楩枫豫章为题凑,发甲卒为穿圹,左右各一大头鬼,形如亭子挂红绸子的铭旌,其后是一对大锣,几对官衔牌,一堂红彩谱,一顶返魂轿,再就是几个“大座”,包括灯亭、炉亭、花亭、香亭、影亭,每个大座前有一堂与亭绣片相同颜色的八顶绣花大伞,八挂香谱。

  宫乐者齐鸣乐,白花漫天,哭泣声哀哀。一干人等均着白衣麻布,九步一回头,以表不舍。尤其当属齐光最甚,那哭声甚是惊天动地,人见犹怜我闻凄厉,仿佛死了至亲之人一般。

  忽然,几个仙侍一用灵力催动,那玉棺便飞了起来,知忆顿觉得一阵晃荡不稳,在棺内从这头滚到那头,虽然很痛,但她喊不出声音。仿佛真死了一般,灵魂在游动。

  这长苏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会真把自己给葬了吧?知忆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耳旁的哀嚎声不断,间杂着朔朔风声,偶尔还能听到仙鹤绕云的啼叫。一阵晃荡之后,传来了一声神祭司阴冷幽暗的声音:“上神坛,开棺缅怀。”恍如冬日里黑暗夜晚的冰窟一般毫无温度,冷得让人不禁哆嗦起来。

  神祭司神情凝重地看着玉棺,眼底有无尽幽暗在聚集,他默念了句咒语,忽而,“哗啦”一声,那玉棺的棺盖便飞了出去。知忆顿觉眼前一片清明,新鲜的空气大量涌进扑面而来,要是再不掀盖她就要闷死了。

  一只冰冷的纤手在她的额头处点了点,接着又有一双布满皱纹的手也点了点,知忆委实不太明白这天界的礼制竟是这般怪异。

  “阿知啊,一路好走。”齐光小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抓住了她的手,神情十分哀伤,凄凄惨惨戚戚。

  霁月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株玉莲,轻轻放在知忆身旁,“你这小厮走得措手不及,虽然平日里我对你心有不满,可如今你神逝,”他忽然弯下腰,极其轻声地说:“也好断了我那断袖叔父的念想。”如风如烟,他的话消散在她的耳旁。知忆忽觉你冰清玉洁的玉莲的芬芳气味很是呛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这霁月也是,那次被花娘压在身上的事过去了那么久还惦记着,更何况,压倒他的是花娘又不是自己,真是小肚鸡肠得很。

  眼前的阴影消失后,很快又飘来另一个阴影,知忆晓得这是又换了个人来哀悼了。

  那来人的手轻抚过她的面庞,声音里似悲怆不已,“阿知啊,你就这样走了,此后,世间繁花颜色皆是灰暗,今日,我便将万花盛景赠与你。”他伸出一个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一朵花的形状,倏而玉棺内一下子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儿。

  知忆欣然一喜,是玉雨萧!这厮快来救命啊,她内心呼喊着,可他听不见。她能感受得到身下的花草萌动,亦能听见它们开花的声音,可就是感觉不到有人会救她。

  阴影移开又浮现,哀悼之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一阵玳瑁翠玉相碰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这应该是个美丽的仙娥,知忆心想。

  “阿知,念你服侍殿下多年,今日我特地从鸢飞殿带了许多你钟爱的玉石。”她示意身后的仙娥走近棺前。

  呜呼哀哉,怎么云汐也来了?难不成是看自己到底死没死?知忆暗自叫苦,这一来就算没死也得被她整死了。

  “哗啦,哗啦,哗啦……”一堆又一堆的玉石倒进棺内,砸得知忆一阵眩晕,虽然说喜欢玉石,可也不是这样的给法啊。不一会儿,那玉石就将知忆的半截身体埋住了,犹如泰山压顶般沉重。

  在场的众人目瞪口呆,因为云汐带来的仙娥列成了一条长龙,横贯在人群里。刚刚倒进棺内的玉石是她带来的五分之一,若是全部倒完,估计棺内连知忆的一根头发丝都看不见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那是个用来装玉石的棺材,谁会想到它底下还有只狐狸呢?齐光略有担忧地看向长苏,似乎在等他拦住云汐,但他仍然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玉石倒下去。

  眼看着还剩五分之二就要倒完了,齐光十分焦急地走到长苏跟前,轻轻地喊了一声:“殿下!”他尽量压制自己的音量,不让旁人听到。

  “云汐,住手!”玉雨萧按捺不住了,这么多石头放下去,估计都能把人砸到变形吧,他上前夺过仙娥手中的玉石,冷冷地扫了一眼云汐,“仙子的心意阿知定能收到,阿知已故,仙子给再多的玉石她也无福消受了,倒不如给仙子省些物件儿。”他表面谦谦有礼,但话里话外却是坚毅狠厉。

  他瞪了一眼云汐身后的仙娥,那仙娥对上他的目光,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

  云汐却掠过他的目光朝长苏的方向望去,见长苏神色微沉,她只好将身后端着未倒完玉石的仙娥遣散回鸢飞殿,而她则像是恍然大悟地赔笑道:“雨萧宫主所言极是,是云汐考虑不周,还望宫主、殿下见谅。”说完她又望了一眼长苏。

  “仙子有心了。”长苏只好上前,透过余光他瞧见了棺内堆积的玉石,眉头闪过一丝的微皱便很快又展开了,快得让人找不到痕迹。

  若此刻不是躺在棺木里,看到这么多的玉石知忆定会欢喜得不得了,不过转念一想若是死了能有这么多的玉石也是不错的,起码做鬼也能潇洒风流些。

  很快,神祭仪式便结束了,来悼谒的仙侍仙娥们便各回各处了。他们前脚刚一走,后脚齐光小童便将棺内的玉石还有其他仙侍们表心意的物件悉数清理了出去。知忆明显觉察到身上的重物越来越少,竟还一时有些不适应。

  “殿下。”快要清理完的时候,齐光示意长苏过来。

  他将知忆扶起来,往她嘴里塞了一颗透明的药丸。知忆忽觉体内一阵暗涛汹涌,波澜不已,似有一股力量引导她从另外一个世界走回这个世界,她猛然睁开双眼,恍若大梦初醒般。

  “阿知醒了!”齐光开心地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也许是睡了两天,知忆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她不解地看着眼前的齐光和长苏。

  “齐光,你出去门口看着。”齐光刚要开口解释,却被长苏叫了出去,那眼神别提有多哀怨了。

  知忆动了动胳膊,刚想站起来走一下,没成想这腿被玉石压得太久,一时无力,只好作罢。

  “既然有人想要你死,那就死给他们看,这样以后便不会在加害于你,毕竟,你是个已死之人。”

  偌大的神祭殿内只剩他们二人,他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那……”知忆刚想问清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长苏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辛夷给你所服并非笑颠散,而是假死药。云汐既知你已死,便不会再为难你。”

  如此想来,自己是个已死之人,那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出现在玄修宫了?知忆心中窃喜,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难过些,她硬挤出了几滴泪水,“阿知承蒙殿下多年照拂,如今为身故之人,往后便不能再伺候殿下左右了。”

  “阿知这就离开,殿下也莫要挂怀。”说到这她不知为何双脚突然有了力气,硬撑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边泣涕涟涟,一边还不忘拾起地上的玉石往怀里塞。

  “殿下,阿知走了。”她紧紧捂住怀里的玉石转身一拐一拐地就要开门离去。

  “站住,既然你这小妖如此不舍本神,那本神就勉为其难将你留下吧。”

  真真是晴天霹雳般,知忆愣在那,怀里的玉石叮咚掉落,“殿下,使不得呀,这玄修宫的人都认识阿知,阿知这般死而复生走出去,莫不是让人觉得殿下在戏耍众人?”她急红了脸,顾不得去捡掉落的玉石。如果她的法术在长苏那厮之上的话,她定会让他须臾化为灰烬。

  “本神又没让你以这副面貌出去。”

  “那是……”知忆皱了皱眉,不安地看着长苏,不知道他这回唱的又是哪出。

  “改头换面。”他右手一扬,不知从何处便冒出来一把刀和面皮。

  没听错吧,改头换面?那岂不是要将头给砍了?知忆心里直哆嗦。

  看着他拿着刀慢慢靠近,知忆心中的惊恐全都跃然脸上,这厮还真是一个暴仙啊,“扑通”跪了下去求饶,“殿下,求您别别砍阿知的头啊!”妖存于世,往往要为活命而折腰,算了,往后再跟他计较。

  长苏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一手按住知忆的肩膀,一手拿着刀放到她的脖颈后面。知忆忽觉背后一阵凉飕飕的,但她不敢乱动。

  “本神何时要说要你的头颅了?”

  虽然他这么说,但知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直至他将手中的大刀丢掉后,她才松了口气。

  知忆刚回过神来想质问他一番,只见他的手从她的脸上一拂而过,知忆的眼前就一片模糊,一张面皮便贴在了脸上。她想伸手扯掉,却被他紧紧按住。

  接着他变出一只类似于笔的物件在面皮上勾勒她的五官,知忆只觉眼睛,鼻子,嘴巴还有四周一阵凉意。一个时辰后,他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放下了那笔,轻声道:“这是本神为你画的皮,就跟长在自己脸上的皮是一样的,只有我才能帮你拿除,旁人无法。”

  什么,他画的皮?他的画工知忆是见过的,着实不敢恭维,此番不知道他画的皮是不是比冥界的黑白无常还丑,知忆生无可恋地仰天长叹。

  “你瞧瞧这模样,应该不会有人再认得你。”说完长苏就变出一面镜子举到知忆跟前。

  “这这这!”她缓缓睁开眼,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知忆一时气火攻心,这般模样还不如死了呢!

  “殿下,你这画工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知忆心里暗骂了长苏千万遍,先前不说是倾国倾城之貌,好歹也是上等姿色,如今这般丑陋不堪,还怎么见人!她气得“哐当”将铜镜砸到了长苏的脸上。

  “哎哟。”长苏一摸自己的鼻翼,手指处便染上温热的鲜血,“你这小妖,竟敢挑衅本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