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娇宠小医妃

第97章 见主

王爷娇宠小医妃 空谷绿兰 2119 2019-02-12 22:48:26

  鄂邑心情不错,仅是不耐心烦的挥挥手,“不必说了,赶忙把车驾挪开呀!”

  此时候那宗人府府尹的家眷也下了车驾忙不迭的过来拜见鄂邑,俩人对视了眼,仿佛只一秒便达变成同盟,安平侯夫人进一步对着鄂邑道,“翁主,我们两府的车驾并非存心想挡了翁主的道呀,实在是恭顺侯府的车驾,撞了在了我家的车驾上,还惊了宗人府府尹府上的马,三辆车撞在了一块,想让开,也要恭顺侯府的车驾先退出来才可以呢!”

  “是呀。”宗人府府尹夫人跟随者点了下头,面上挂着歉意且诚恳的笑意,“翁主,方才我们府上的马惊了,还险些撞到了边上的路人,实在是惊险……这恭顺侯府的车驾,怎会忽然撞上来呢?”

  鄂邑的目光顺利的被转移到了恭顺侯府的车驾上,而此刻,恭顺侯府的车驾上却一点响动都没,看起来,车上的人并没计划过来拜见她这位翁主娘娘的意思。

  “呵……原来恭顺侯府的面子,这样大呀!连本翁主都不搁在眼中了!”鄂邑阴笑了声,盯着恭顺侯府的车驾,手一指,“去把车上的人给本翁主叫过来!”

  冷芸在车驾里亦有些个坐不住了,外边闹这么厉害,她亦不可以佯装没听见呀,只的撩起珠帘来,跟随者鄂邑下了车驾,站立在鄂邑背后。

  诸人当然不认的她这张从未在京师名媛贵女圈子中出现过的脸,但看她虽然穿戴并不隆重,但跟鄂邑在一块,应当亦是某个府上的小姐,因此也并未多注意她。

  鄂邑带来的护卫即刻跑过去,对车里的人道,“车里是恭顺侯府哪位家眷?咱鄂邑翁主有情!”

  坐在车里的汪氏早已然气的面色铁青,掌中紧紧的攥着绢帕,“这俩贱人竟然还敢恶人先告状!”

  边上的冷芙气吼吼的道,“母亲,那鄂邑翁主也太不把咱恭顺侯府搁在眼中了!咱冷家岂非安平侯那般的没落世家可比的?居然把咱呼来唤去!咱不去!”

  车外的人再一回催促道,“车里的夫人,我们翁主有请!”

  汪氏终归还是自持身分,不敢真的惹怒鄂邑这女魔王,她常出入后宫,自然对鄂邑的刁横任性有所了解。

  “走!我就不信,翁主会不给我三分颜面!”汪氏一咬牙,撩起珠帘,带着冷芙下了车驾。

  鄂邑远远的狭眼盯着,见汪氏带着冷芙下了车驾,不禁嗤笑了声,“果真是她们呀!还真人生何处不相逢呢!你说是不是呀?芸女?”

  冷芸盯着从车驾上走下来的两母女,没分毫的意外。恭顺侯府其他人岂敢在分明知道鄂邑在这儿的状况下,还稳稳的坐在车里呢?唯有她那自持是皇贵妃亲侄女儿人继母,才会有如此的胆量。

  只是此刻还是被鄂邑“请下”车驾,瞧上去就显的有些个狼狈了。

  汪氏让身侧的丫头整理了下自己跟冷芙的衣饰,刚旋身,便听见冷芙的一声惊呼,“那贱丫头竟然在这儿!”

  冷芙盯着打扮往后的冷芸,仿若一朵出水芙蓉似的,没了往日在她跟前那仿若受惊小兽似的的惶恐瑟缩,而是大大方方的站立在鄂邑背后,那丫的气度,几近让冷芙觉的自个儿认错了人!

  可是,她怎么可能认错呢?

  那张曾经可怜巴巴的脸,曾数不清回的在自个儿跟前留下委曲的泪水。她每回看见冷芸流泪,心情便会非常的畅快。

  可如今,那女人,竟然面带着轻笑站立在那中,自个儿却已然无法像先前那样任意的欺辱她了!

  一想到这儿,冷芙就禁不住一道咬牙切齿。

  汪氏也看见了冷芸,面上显而易见划过了一缕诧异。

  没料到冷芸是愈来愈漂亮了,身体好像也长开了些,高了些,也比先前稍稍胖了些,不再是先前那般枯瘦非常的可怜样子了。

  汪氏端详着冷芸跟冷芸身侧的鄂邑翁主,刹那间又觉的鄂邑翁主今儿刻意刁难自个儿,肯定亦有冷芸一分功劳,于是一张脸也跟随者黑下。

  “走,过去。”汪氏不动声色的对冷芙道,“一会子不要乱讲话!”

  “母亲!那贱蹄子如今……”冷芙没讲出来,但汪氏知道冷芙在说啥,冷芸的变化,太大了。乃至让汪氏都觉的这儿面透露着诡谲!除却那张脸,如今的冷芸哪里跟从前的冷芸有半点相似?

  “她究竟叫我一声母亲,不敢在我跟前拿乔!”汪氏打断冷芙的话,“她如今无非是仗着胶东王府,等胶东王垮了,她又可以仗着谁?”

  冷芙听母亲这样说,面色才稍稍好看了些,挺起胸脯,跟从前似的,满面傲气的瞠着冷芸,跟在汪氏的后边,冲着鄂邑走过去。

  “恭顺侯夫人携小女见着过翁主。”汪氏对着鄂邑行了个半礼,神情不卑不亢,确实是没计划把鄂邑搁在眼中的模样。

  冷芸冲着汪氏行了一礼,“见着过母亲。”又对冷芙行了个平辈礼,“妹妹别来无恙。”

  这一问礼,四周人一片哗然,原来那跟在鄂邑翁主背后的女子,便是新晋的胶东王妃,恭顺侯府嫡长女冷芸!那京师里有名的草包?!

  可是,这女子不管从长相跟气度上来看,皆跟传闻中的那草包沾不上边呀!

  冷芙并没给冷芸还礼,而是冷哼了声,把脸转到一侧,满面的不屑一顾。

  冷芸却也并不为忤,面上依旧是挂着淡然的轻笑。

  四周人却用异样的目光盯着冷芙,再怎样,冷芸是长姐,如今又是上了天家玉牒的藩王妃,品阶自然是在冷芙之上,冷芙不管是从尊卑从长幼,都应当恭顺的还礼才对!

  汪氏即刻留意到了四周人的眼神,对着冷芙道,“芙女,还不快给你长姐还礼!”

  冷芙一咬牙,最终还是草草的给冷芸还了一礼。

  “恭顺侯夫人!听说你存心挡着本翁主的道,不令本翁主去为陛下、皇贵妃祈福呀!你此是啥居心呀?!”今日的正主,鄂邑终归开口了,并且,还一开口就带上了陛下、皇贵妃,这令汪氏神情一变,即刻开口辩解道,“翁主,妾妇如何敢挡你的道?实在是安平侯夫人挑衅在先,纵容贱仆冲撞了我们侯府的车驾,至此才会挡了翁主的道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