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宫缱绻

第五十五章 冷逸的回眸一笑

宫缱绻 佳美美好 2108 2019-01-13 07:38:31

  “小炉子,你这是干什么?”桂花楼里,后院的荷花池边,余春儿正在作画,小炉子突然跑过来跪倒在地。

  “姑娘,小炉子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是生是死都由姑娘定。”一脸的坚定。

  “你伤还没好,起来说话吧。”春儿知道他定是为了报恩,三天前,余春儿出面为他娘亲做了后事,

  虽然老鸨满脸的不高兴,抱怨了很久,可是还是不情愿的帮着收拾了。

  因此全镇的人都知道了,一个青楼女子,为一个小童的家事操心,还出钱出力的,人说婊子无情,

  可是这样一来让不少人知道了桂花楼有一位琴艺高超且心地善良的女子,她叫春香儿;

  而春香儿的名讳当然只是艺名了,是余春儿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思念姑姑才改的。

  “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这么做也是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姑娘,您是不要小炉子吗?小炉子知道自己没用,不会保护姑娘,还让姑娘差点遇害。”

  “不是的,小炉子,你过来!”等到他走进,春儿就让他看桌案上的画,“你能看懂它的意思吗?”

  小炉子仔细看,画中是一座青山,青山前有一条河流,河流上有漂浮着什么东西?

  “姑娘画得是山水画,那这水上的是什么?”盈盈一笑霎时百媚生,“小炉子你看,水上的是浮萍草而已,它飘飘荡荡在群山之间,众水之上,可惜也不过是浮萍草而已,没人会喜欢它,反而会厌弃它,随手一捞它就到平地上,风吹日晒,变为枯干。”

  “姑娘,小炉子不懂!”

  “呵呵,人生在世就像这浮萍草,飘飘荡荡,浮浮沉沉,没有定向,最终变为无有。”

  “啪啪啪......”不知从哪里传来击掌声,春儿和小炉子纷纷抬头。

  “好个水面上的浮萍草!这样的比喻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声到人到,一瞬间灰色衣衫已经落地,细细的眼角,微微上扬,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潇洒的身姿,妖翘妩媚,却冷气漂浮;

  “是...那日的公子!”小炉子记得那天在街上他救了他,还对他说了一句话。

  “你是燕儿小姐的哥哥?”春儿直起身,定定的看着,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呢?

  那日转身而去,不是没有留下什么话吗?

  冷逸看着余春儿,冷魅的眼里让人看不真切,“因为燕儿的一个好心却无故让人受了屈辱,实在抱歉。”

  他话中的意思是来道歉的?春儿垂下眼帘,心理暗寸,此人身份不同寻常,还是小心一些。

  “公子不必介怀,小炉子已经没事了。”红润的樱桃小嘴,白皙粉嫩的脸颊,让冷逸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

  “听闻燕儿说,姑娘的琴艺非凡,在下想与姑娘切磋一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那日街头偶遇后,就心思不定,从来没有这样过,

  他生性冷漠,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特别关注,除了宫燕儿之外就是他的义父了。

  对于一个青楼女子,他却无故变得焦躁,实在令他疑惑,为了能一解心中游移,就鬼使神差的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公子请稍等!小炉子!”小炉子点头会意,飞也似的跑上楼梯。

  突然空气似乎被冷冻了,春儿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凉意迎面而来,明明是夏季;

  “姑娘真是与众不同,这青楼里居然还能如此悠闲?”灰色身影飘动,满池的荷叶摇摇晃晃,一朵莲花近在眼前。

  细长的媚眼流转花芯间,微微侧目的俊脸,让春儿愣愣的没来及收回目光。

  此人气质为什么如此冷漠,明明是夏季却让人感到丝丝的凉意从脚到头。

  “姑娘,琴来了。”

  “公子请!”灰色长袖一挥,手中多了一把长笛,春儿明目闪了闪。

  “请!”琴声悠扬的响起,流畅委婉,行云流水,心随意动,冷逸略带吃惊的轻看一眼,薄唇微扬,长笛依然搁置唇边。

  略带尖锐的声调,让春儿微微侧目,配上琴音的叮咚,长笛更加霸气一些,有些喧宾夺主之味。

  细眉微挑,棋逢对手,春儿感觉体内一股热流上腾,手指间的浮动加大了,力度不由得更重,冷逸微眯眉眼,原本细长的眼变得神秘莫测,

  像是狐狸发现了有趣的事,而狡猾的观望。

  他们的对峙引来了桂花楼其她的人,纷纷来到后院,惊讶于这男子是什么时候来的?不由得被他们的音律深深吸引。

  都微张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一刻钟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停止,像是在交锋又像是已经难分难舍,春儿的额头已经香汗淋漓,后背更是汉湿满襟;

  就在这时,长笛一声长鸣嘎然停止,古琴也在铮绛一声后停止,“姑娘!”

  春儿唇色发白,眼前一黑,眼看就要倒下,小炉子眼见不对惊叫一声,灰色长袍一晃,春儿已经倒入长袖之上,冷逸低头看着怀中女子,细长的狐狸眼里是惊讶...欣喜...还有一丝复杂的情绪。

  “公子,我家姑娘怎么了?”小炉子急得脸都红了。

  “没事,只是太累了,带路!”一个公主抱将她纳入怀中,温香软玉在抱,让人心神荡漾;

  “哎呀,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老鸨突然回神大叫一声,其她人也都纷纷摇头,她们也是刚回神的。

  只有红衣女子,瞪着余春儿被抱上楼的身影,满眼的嫉妒火花,可恶,又来有个年轻的,还那么冷艳,真的是嫉妒死她了。

  余春儿,你到底是什么人?眼里不由的闪现怀疑,以前都没有发现她有这个能耐呀?

  为什么短短的几年却变化这么大,这其中会有什么猫腻吗?

  ----

  “公子,你这是?”小炉子惊异的看着冷逸将一颗红色的药丸放进姑娘的嘴里。

  “放心,只是帮她舒缓疲惫的药丹而已,不是毒药!”

  “哦,那多谢公子了。”莫名的就相信他,就连小炉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觉得这位公子虽然看上去冷冷的,却不会是坏人,他就是这么觉得。

  “你好生照看她,我走了.....”

  “公子,您贵姓?”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冷逸!”淡淡的回眸一笑,临去的秋波,教人心荡意牵,百花失色,哪里还有冰冷之气。

  ----

佳美美好

喜欢吗,来点赞美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