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淮左佳处竹亭亭

第二十三章 深知身在情长在(上)

淮左佳处竹亭亭 绿萝满墙 3136 2019-01-13 05:51:20

  竹清晏有半个月没见到秦淮左了。她最后一次见他是半个月前的早上,他笑嘻嘻的来接她上班。她因为西装乌龙事件对秦淮左始终不理不睬。可是秦淮左却一直温柔小意的哄着,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不过当天下班却是宁韬送她回的家。至此秦淮左就没再出现了。

  竹清晏开始觉得秦淮左可能是在耍少爷脾气。毕竟那样一个出色的男人,怎甘愿天天伏低做小?如果他知难而退的不再出现,竹清晏也乐的清净的。

  可是自从五天前宁韬来找过她后,她就觉得事情好像哪里不对劲。五天前宁韬自己开的车来接她上的班。她一上车就很疑惑的问:

  “怎么就宁师兄自己?洪涛哥他们呢?”

  “竹小姐,方总说你的危险警报彻底解除了。从现在起竹小姐完全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状态了。”宁韬通知她的明明是一件好事,可是脸上也见不到高兴的情绪。

  “你是说我自由了?我可以到处闲逛了?可以随意去零食店,小吃街了?可以不用你们接送了?”这个消息还是让竹清晏很兴奋的。她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这样的严密保护,要把她的身上憋出刺来了。

  “是的,秦总和方总把事情彻底解决了。晚上下班竹小姐就可以自由行动了,我以后就不再来接送您了。”宁韬回答的很肯定。

  “太好了,但是之前的事是谁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呢?最后怎么解决的?”竹清晏听说事情解决了,自然想知道个究竟。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您还是等以后问秦总吧!”宁韬这是赤裸裸的敷衍。

  听了宁韬的回答竹清晏撇撇嘴,也识趣的不再询问。不说拉倒,只要警报解除就好,她何必多操那个心。可是到公司时,宁韬在她下车后准备关上车门时突然开口叫住了她:“竹小姐。”

  竹清晏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他。宁韬支支吾吾的问道:“竹小姐,你……你要不要上车来……和我一起……出去……去看看总裁?”

  “我看他干什么?去看他耍少爷脾气?我不去!”竹清晏果断的摇头,很是反感的表示抗议。

  宁韬听后一副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样子。见竹清晏实在不耐后,勉强的开口道了句“再见”后,就开车离开了。

  竹清晏在宁韬把车开走后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宁韬不用上班?他出去干什么?不对,如果他让我去看秦淮左他应该问我要不要和他上去看看总裁,而不是说要不要和他出去看看总裁。上班时间到了,秦淮左不在公司那是在哪里?

  宁韬欲言又止的想让我去看秦淮左,那就说明了秦淮左不在公司的事应该和我有关。危险解除?不会是为了我出什么事了吧?不会受伤了吧?那天晚上行凶的人看上去很凶残的样子!

  所以竹清晏有点担心了!不过她也自己安慰自己。宁韬看上去没有丝毫惊慌的样子,对于自己拒绝去看秦淮左也没勉强,方师兄也没找她,那就证明事情应该不严重。自己如果巴巴地赶过去看他,他对自己岂不是更来劲更上心了?既然自己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牵扯,那就不要纠缠不清做无谓的关心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淡平静的过去了。秦淮左和竹清晏对这样平静平淡的日子安之若素。可是有人沉不住气了。

  “宁韬,你们老大最近的状态怎么样?我的劝解到底有没有效果?”方彧晨很少出现在公司,一来就钻进了宁韬的办公室。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有效果还是没有效果。秦总酒倒是不喝了,情绪倒也很正常。可是胃口却非常的不好,饭吃的很少,觉睡得也很少。逼着自己做很多工作,经常通宵加班。关键是一次都没再去看竹小姐。算起来两个人这都有快一个月没见面了。而且这一个月里问也没问过竹小姐。”宁韬担忧的说。

  “他一个月都没去看清晏了?问也没问过?这也太不正常了吧?我不会是矫枉过正,打击他打击过头了吧?”这实在是让方彧晨感到讶然。

  宁韬也不知道原因的摇摇头。

  “那你不会在你家老大面前动动手脚吗?你找个由头提提竹清晏看他怎么说?”方彧晨有点着急了,别最后真成全了陆北林吧?

  有了方彧晨的支持,宁韬遂决定找个机会试试。

  不久机会就来了。竹清晏要买车。原因是自从方彧晨收回了保护竹清晏的人后,陆北林就担任了接送竹清晏上班的工作。竹清晏几次三番劝说陆北林自己已经没有危险了,师兄大可不用如此麻烦。可是陆北林这次全然不听竹清晏的话。

  陆北林有陆北林的想法。他坚持接送并不是想死缠烂打。而是他并不能完全相信秦淮左。那样久居上位的人,生命里的风景多了去了!会停留在一处风景里欣赏多久那可能完全凭心情。像是秦淮左之前信誓旦旦的要重拾旧情,现在又好久不见人影。

  所以他秦淮左说竹清晏危险解除了,是真的解除了,还是他认为解除了,还是他不耐烦继续保护而说危险解除了呢?这些可就难说了。秦淮左可能无所谓,可是他不能大意。除了自己谁都不能轻信。尤其这涉及到了清晏的安危。

  可是设计部的工作任务很重,陆北林和竹清晏都经常加班,要是每次都是陆北林接送她,那陆北林休息的时间就更少了,所以竹清晏决定买车。自己开车应该安全很多吧?

  竹清晏的这个提议陆北林没有反对。让他接送一辈子他也是不嫌麻烦的。可是清晏不是一个愿意麻烦别人的人,陆北林不愿意勉强她,遂同意了她买车的提议。于是竹清晏开始在闲暇时间翻阅汽车杂志,瑶瑶看见了好奇的问道:“清晏姐姐是想买车?”

  “聪明的宝宝,你猜对了!”竹清晏笑着说。

  瑶瑶知道了,于是宁韬就知道了。于是早会结束,秦淮左刚回办公室,宁韬就跟了进去。

  汇报完行程安排后,宁韬站在原地没走,不过也没说话。秦淮左低头看着报表也不说话。宁韬没办法看着秦淮左咳嗽了两声:“咳!咳!”秦淮左没抬头,宁韬又咳嗽了两声,秦淮左还是没抬头。宁韬刚想再咳。秦淮左突然“啪”的一声扔下手里的报表,忿然作色的说道:“你给我出去吭吭!”宁韬吓得一下子把咳嗽给憋了回去。

  不敢再留下,于是宁韬赶紧转身往外走,边走边腹诽:你还摆谱生气,也不过只是死鸭子嘴硬罢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秦淮左在后面喊道:“你回来!”宁韬听后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转过身来。

  “说吧……她怎么了?”秦淮左一脸的恼羞成怒。

  “谁?”宁韬终于板不住带着笑意问道。

  “宁韬!”秦淮左语含警告。

  “是,是。”宁韬赶紧收起调侃的样子,试探着说道:“听熙然设计师助理瑶瑶说,竹小姐要买车。”

  “买车?”秦淮左一脸不赞同。

  “是的,这一个月来都是陆先生在接送竹小姐,竹小姐想买车恐怕是不想过多麻烦陆先生吧?”宁韬小心翼翼的讲究技巧的讨好的说着。

  秦淮左假装不满的嗤笑一声说道:“算她还懂点事!”

  说完秦淮左的表情多云转晴了。宁韬见后心里有底了问道:

  “那要不要帮竹小姐看看选什么车好?”

  “选什么车?还选车?她爱溜号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开车?她上哪儿去开车?”秦淮左没好气的说。他虽然觉得不用陆北林接送是好事,但是可不代表他赞同清晏自己开车。可是清晏住的地方当初是为了在明珠工作选的,可是现在离熙然确实太远了,路上安不安全不说,也很耽误休息。

  秦淮左想了一会儿说:“你处理一下吧!让清晏现在的房东找个借口不租给清晏房子了,在公司附近找个房子给她!”

  “那不如就住员工公寓吧?”宁韬建议到。

  “员工公寓?”

  “对啊!就在咱们淮晨大厦的旁边,不但距离很近,关键是管理很严。除了父母夫妻任何访客不能留宿。进出都要登记,十点前必须离开!”宁韬很知道秦淮左的心思。既然老大现在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去亲近竹小姐,但是也绝对不会喜欢别人亲近竹小姐。

  被人看出心思的秦淮左也有几分不自然。但是这个主意属实不错啊!淮晨给员工建的公寓,都是一室一厅的,面积虽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女孩子住刚刚好。又近又安全。

  “我为竹小姐找一间朝阳的,带大露台的。能养花种草,她一定能喜欢。”宁韬作为总裁特助是很细心认真的。可有时候遇到像秦淮左这样求爱不成的老总,那你对人家求爱不成的对象太细心认真就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了。

  “你倒是了解她!”秦淮左明显不大高兴的噎了宁韬一句。

  “我……我不是也听您说的吗?”宁韬的脸都快皱成苦瓜了。

  秦淮左自己说完也觉得这飞醋吃的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于是讪讪的一笑道:“就按你说的去安排吧!不过屋内所有的家具,用具都要换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