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龙心醉碧螺

第四十六章 原是故人来

龙心醉碧螺 神仙不下厨 2047 2019-01-13 08:00:00

  余晓晓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终于等到了九月九日天师讲道之日,她早早地起床做了准备,毕竟是要去面见天师,还是和初云观的修士们一起,自然要与初云观的人一般模样,她问观主讨要了一件其他弟子穿的衣服,这样她看起来,并不突兀。

  余晓晓与初云观的一众弟子一同来到法场,又找到他们的位置,然后席地而坐,当然这四周还有些达官贵人,他们则是坐在四周的椅子上。不过,在场的达官贵人,她也只认识一家,就是魏家的人。

  魏贤安也看到了余晓晓,很是高兴,她想与她打招呼,却被她父亲给制止了。

  魏大人是希望今日借着天师讲道,让魏贤安表现表现,可她倒好,一看到余晓晓就想跑到初云观里那堆人里去,哪里像个贵族小姐的样子。

  魏贤安委屈委屈的小模样,余晓晓看着都不忍,不过既然是世家小姐,在这种场合就要有世家小姐该有的端庄模样,如果大喊大叫、奔来奔去确实不太好。

  余晓晓给了魏贤安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就看向别处。这也是她第一次听人讲道,便留心看了下道场,修道之人围着道坛坐成一个圆圈,而达官贵人则围着她们这个大圆圈又坐在四周围成了另一个圈,而最上面代表东方的位置,有个座位是空的,那大约就是皇帝的座位。

  余晓晓也是第一次看皇帝的真容,都说人皇的前世定然是了不得的仙人的转世,她如今看了人皇是不是也就相当于看了仙人了,这对于她一个小妖来说是何等荣幸。

  余晓晓还在胡思乱想,不一会儿,她就听到有人喊道:“陛下到!太子到!国师到!”

  余晓晓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后面带着一些人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全部行礼:“陛下圣安!太子圣安!国师圣安!”

  余晓晓也得跟着行礼,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些凡世间的俗礼害人,让人坐冷地板上不说,还让人跪拜。哎!

  “免礼!”

  这位陛下终于开口了。余晓晓跟着众人谢恩,然后她终于能找个舒服的位置坐着了。

  接下来这个陛下又说了一通废话,她没怎么听,因为她的心在别的事上,她发现这个人皇身边的天师又有些面熟,他……竟然是季舒?

  余晓晓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闭上眼睛,重新睁开看了一眼,果然是季舒,而且她感觉她这最后看的这一眼一眼,季舒也看到她了。

  余晓晓见季舒不似往日穿着一身青衣,如今穿在身上的大约是他的天师服,一身白衣胜雪,一张俊脸棱角分明,他立在人皇旁边,无太多表情地看着众人。

  天师如此年轻、俊俏又有能力,自然是西晋不少贵族少女心仪的对象,余晓晓看了看这周围的那些贵族少女,一个个看季舒的眼神,真是跟看一盘在他们眼前的美食一样,眼里放光。个别胆子大的,还小声地在议论:“哇,天师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天师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你们说,天师有没有意中人啊?他会不会喜欢我?”

  ……

  余晓晓摇摇头,这帮少女,还是她的安安淡定,不会这么花痴。

  不过余晓晓不得不承认,都是来到凡间,瞧瞧人家,那真是人生赢家,余晓晓摇了摇,感叹:“季舒真是比我会混啊,到这个朝代了,还能混成一个天师。”她在想是不是要找个机会跟他去认个亲。

  可余晓晓马上发现他身边还有个人她也认识,竟然是那清灵?清灵站在季舒旁边,此刻正在季舒的耳边说着什么话,季舒的头微微低下,在听清灵说话,这和谐的样子,余晓晓奇怪,什么时候他们这么好了?难道是因为她答应了要跟他们走,所以他们一同来寻她?

  她摇摇头,不可能啊,她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再说,要寻她也不用等十几年吧。

  又有人说道:“肃静,下面我们请季天师和他师弟给我们讲道。”

  美男要讲话了,台下一片安静,少女们怕错过他的每一个音色。

  接下来台下响起来不小的掌声,然后余晓晓看见季舒与清灵二人从人群中走向讲道坛。

  众人的目光都在他们二人身上,季舒倒是没有太多表情,而清灵则还是朝众人笑了笑,这一笑,下面的人又不淡定了,“哇,天师,笑了,这位天师也不错啊。如果得不到季天师,能得到这位天师也不错啊。”

  “你就花痴吧,清天师会看上你?”

  “哼!清天师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

  余晓晓看这群贵女真是花痴一般,不就是一副皮囊嘛,不过季舒和清灵也真是的,为啥一定要以真容来到这凡间呢?搞的这些凡间的女孩子一个个在犯花痴。

  余晓晓又看了看那太子,十几岁的年龄,确实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

  接着众人又看到两位天师朝着东方行了一大礼,然后季舒开始讲道:“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台下一片安静,余晓晓听得清清楚楚也听得目瞪口呆,这模样,没想到他们真的是来讲道的,难道是她错会了他们的意思?他们没有要来找她?他们不是来找她的?她与他们在这里再次相遇,纯属巧合?

  不过她怎么感觉季舒虽然在一本正经地讲道,可眼神透过众人是看向她的,被他这样看着,余晓晓都只好赶紧低下头,如若季舒等下当场认她,她会不会被这周围的贵女给记恨上?

  余晓晓胡思乱想了一气,真的好想这法会早点结束就好了,她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其实主要是躲避台上的人目光,终于听到季舒在念:“……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