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与他婚路相逢

69,什么样的男女朋友能亲密的住在一起?

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1282 2019-02-04 21:29:24

  他低头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这个时间点同进同出,说明他们住在一起。

  一个人到底能有多少面孔,多少心思,他竟然有些看不清。

  他随手点了支烟,思绪慢慢飘忽起来,直到烟尾烫了手,他才惊觉的回了神,把烟头捻熄在烟灰缸里。

  苏音走后,他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接受命运施下的任何曲折,也早已经学会了不在任何美好的梦里停留,不对任何与爱有关的事上面抱有希冀。

  也告诫自己不要打破戒律,更不能沦落到一个可笑的为情所伤的世界里。

  可有些事情似乎总是事与愿违——

  ……

  三天后,是夜。

  傅泊焉和厉星城相携来到天上人间应酬,这已经是两人今天一起出席的第三个局。

  和前几个局一样,每个人的身边都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不时给人倒酒喂水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再美味的佳肴也变得乏味起来。

  有人面红耳赤的松了领带,有人扯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唱歌,有人没什么坐相的瘫在沙发上说着醉话。

  这是男人应酬常见的场面,每个人都见怪不怪了。

  又应酬了两杯后,傅泊焉负责的那部分才算彻底结束。

  他揉了揉有些发疼发胀的脑袋,并顺手点了支烟,眸色深远的看着前面的屏幕不说话,像是陷入了一场沉思。

  厉星城负责接下来的部分,他很擅长暖场,不管酒局进行到哪一步,都能跟一群或醉或半醉的人谈笑风生,什么话题都能接得上,并且还能游刃有余的处理着公事。

  他和傅泊焉谈生意一向如此,一个负责进攻,一个负责防守,多年来已经形成了默契。

  过了不知道多久,酒局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喝趴下了,厉星城也到了极限,见身边的傅泊焉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不禁蹙眉问道:“有烦心事?”

  傅泊焉倾身向前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答非所问:“你说……什么样的男女朋友能亲密的住在一起?”

  “男女朋友?”

  厉星城一懵:“你指男女间友情的那种男女朋友?”

  傅泊焉没回答,等于默认了他的话。

  厉星城也点了支烟,冷嗤了一句:“你还真信男女间有纯友谊啊?我曾目睹一好友受此酷刑,也拿男女朋友当借口,喜欢那女人七年,她却只当他是朋友知己,结婚那天的喜红差点灼瞎他的眼睛,却还得强装笑靥与人推杯换盏,故作洒脱的祝福人家白头偕老。”

  “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他要那副窝囊样子,半途强拉他匆匆的走了,将近一米九的汉子在我车里嚎哭的像条狗……”

  说到这里,他停止了回忆:“苏音之后,你一向无欲无求,除了那个钟意,怎么?是不是又见她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心里不舒服了?”

  “她一个女人都比你洒脱,你又何苦一个劲的找虐?”

  傅泊焉听到这里,捻熄了手中的香烟:“我去下洗手间。”

  厉星城看着他的背影,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

  秦羽知道钟意的外公住院,手里缺钱后,就给她联系了一些私活,比如在天上人间这种地方给一些大老板,或是来应酬的生意人跳个舞唱个歌,好的时候,一晚上的小费就能赚个万八块钱。

  傅泊焉走出包房,就看到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走进了一个包房里。

  路过的时候,有歌声从里面传出来,唱的是昨日重现的英文版YesterdayOnceMore,这些年,这首歌,他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听许多不同的人唱过,唯有今天这道嗓音,唱得人心里湿漉漉的。

秦若虚

这章字数偏多,大家多多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