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与他婚路相逢

56,让他死心塌地娶了我比较重要

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1112 2019-01-23 23:08:13

  原本以为白天累的半死,又解决了一块心病,晚上会睡个好觉,却没想到接连做了好几个梦。

  她又一次梦到了外婆乡下的老房子。

  梦中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外公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悠闲的看着报纸乘凉,外婆拎着菜篮子,叫上她一起去买菜,她们大手拉小手,打着花阳伞,穿过胡同的菜市场,早上刚下过雨,墙头长出了一层薄薄的绿苔,路边偶尔卧着一只慵懒的狗,只是一条不长的街道,她们就可以慢悠悠的逛一整个下午。

  转眼又到了04年——

  一身贵气的男人站在门口的豪车前,乡下的路不如城里干净,他锃亮的皮鞋沾上了一层灰,司机下车很自然的蹲下为他擦了擦鞋,那一幕抢眼到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男人朝她走过来,这时起了风,吹起他大衣的衣角,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她,从没见过有人能把一件衣服穿得那么好看,顿时就产生了遥远的距离感。

  男人在离她几米外的地方站定,低沉的声音盖过了秋日的蝉鸣,他对她说:“钟意,我是你爸爸。”

  深秋静朗的天空下,院子里参天的银杏树,掉落了一地的黄叶,仿佛下了一场黄色的雨,却成了那副画面的背景。

  再转眼就是母亲去世,她被钟建雄接回钟家,然后就遇到了眉眼如画的沈其风——

  接着就是很多零碎的画面,有学校里的,有热恋时的,还有沈其风出了车祸躺在病床上的。

  每一个画面和场景就像穿越了时光的隧道,又真真实实的发生了一遍。

  钟意挣扎着睁开眼,是凌晨的三点四十二分。

  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平复了一会儿才拉开窗帘,抱着腿坐在床边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夜色。

  这个时间点,万籁俱静,整个城市都在沉睡着。

  外面还下着雪,不时刮着风,偶尔敲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每个人心中都有几段或美丽或安静或心痛的记忆难以忘却,而对她来说,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记忆,都是覆水难收的噩梦。

  她觉得她确实应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

  第二天,顾相思约她去一家新开的日式餐厅吃饭,美其名曰是犒劳她这一周的辛苦工作,实际上是想炫耀她跨国恋男友给她新买的礼物。

  钟意对她这种秀恩爱的方式已经见怪不怪,除了有几分羡慕外,也没露出什么太大的情绪。

  顾相思见她愁眉苦脸的样子,便收了继续炫耀的心思:“怎么了?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钟意百无聊赖的吃了一口寿司:“你指哪方面的事情?”

  “当然是傅泊焉啊。”

  之前她一直想不明白钟意为什么宁愿吃亏,也不愿管傅泊焉要一个承诺,经过天上人间的打架事件后,她突然无师自通,想明白了。

  当然,这都要归功女生的第六感和直觉。

  顾相思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那天你陪他玩了一把命,他给你十五万,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你非别扭不拿,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钟意在顾相思面前永远都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从不掩饰,闻言连否认都没有,只是叹了口气:“我要了钱,就成了不干不脆,他会把我归类成普通角色,就不特别了。”

  “特别重要,还是钱重要?”

  钟意露出壮志未酬的表情:“让他死心塌地娶了我比较重要。”

  当初答应了胡玫,在三个月内成为傅太太,只有成为女主人,才有可能左右傅泊焉在生意场上的一些决定,也才能帮助沈家度过这次危机。

  只是……嫁给傅泊焉,哪有那么简单?

  他虽然表达过有了固定女朋友,会朝着结婚生子那方面发展,可那也不排除他为了引诱她上床,一时兴起说说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