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与他婚路相逢

49,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1004 2019-01-17 12:33:12

  两人身边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场面变得无比的诡异。

  整个包房一时安静的落针可闻,只剩下墙壁上的挂表发出的秒针滴答滴答的走动声音。

  关于傅泊焉和钟意之间的一些故事情节,很多人显然还没有忘记,见两人还纠缠着,不禁打趣道:“哟,老傅,你和钟意妹妹这是演的哪一出?兄弟们也没看明白啊!”

  傅泊焉没解释,只是掏出烟盒点了支烟,脸上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表情,就像真的偶遇朋友一起吃个饭那么简单。

  见傅泊焉不愿多说什么,众人即便好奇,也打消了继续八卦的念头,重新捡起了刚刚被打断的话题聊了起来。

  “我朋友前两天在酒吧偶遇一姑娘,一夜浪漫后却被告强奸,家里动用了不少关系才把事情压下来,现在的社会风气就这样,只谈钱不谈感情。那后来呢?南乔,你跟那姑娘就不了了之了?”

  被问的男人咬着烟卷,眸子一眯,仿佛陷入了回忆,最后却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没再见过。”

  聊着聊着,有人就提起了周靖渊那事儿:“要我说周靖渊也是倒霉,心血来潮玩个姑娘,还被人下了套,五百万就那么打了水漂……”

  厉星城翘着二郎腿,没什么坐相儿的瘫在那里。

  闻言只哼了几句歌词,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将对傅泊焉的戏谑意味表达得淋漓尽致:“我的心有座灰色的监牢,关着一票黑色念头在吼叫,把太硬的脾气抽掉,会不会比较被明了……”

  咿呀啊哦了一番,接着又唱:“你是魔鬼中的天使,让恨变成太俗气的事,从眼里流下谢谢两个字,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傅泊焉看了他一眼,眸光在薄薄的烟雾后,显得尤为迷离:“这么矫情的歌,你还能记住歌词?”

  阅历在傅泊焉身上塑造了而立之年的从容,他的眼睛藏着数不清的过往,有少不更事的荒诞,也有年少轻狂的风花雪月,还有历经岁月的淡定沉着。

  而此时此刻,除了那份高深莫测外,还有一份矜贵的漠然,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

  钟意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在听到傅泊焉这句一本正经的点评话语时,还是忍不住地笑出了声来。

  厉星城的脸色难看起来,两人的眸光在空气中无言的纠结了一会儿,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就利落的站起身走掉了。

  徐晋坐立难安,钟意见他脸上表情已经因为隐忍而变得扭曲起来,就把手中的针孔摄影机交给了他:“我暂时脱不了身,你先回公司交差吧。”

  刚刚在郑云鹤面前,不管是有意无意,都是傅泊焉帮她解了围,这会儿她要是提出先走,很有一种利用完他,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嫌疑。

  而且……她还没有完全摸透郑云鹤的底,一个带走资料,一个继续留下来,是她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声东击西的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