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与他婚路相逢

32,我更喜欢用法律跟女人讲道理

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1001 2019-01-07 22:10:56

  钟意眉心跳了跳,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很强烈。

  这年头,富豪不可怕,就怕富豪有文化。

  厉星城身体往后,两手随意搭在座椅的边缘,那副我就是王法的表情,摆明了是在为难她们。

  不知道是单纯的容易记仇,想恶劣的摧毁,还是……某人给了他什么暗示。

  毕竟他可是傅泊焉最好的兄弟,这种情况,很难不让人往歪了想。

  而且,刚刚在天上人间,傅泊焉的态度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她以为他会冷眼旁观,至少不会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选择英雄救美。

  那样的话,多少与他之前的说法背道而驰。

  他说他最不喜欢被女人敷衍,可他明知道她的心里有其他的男人,不管是玩暧昧还是做情人,只要跟她在一起,多少都会出现上次的敷衍情况。

  可他却破天荒的走过来关心了自己,还一副屈尊降贵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都帮她在厉知夏和江可人的面前扳回一城。

  甚至在外人的眼里,她已经赢了。

  细细想来,就不止匪夷所思那么简单了。

  这一系列的事情加起来,简直有些诡异,像是冥冥之中摆好了一个圈套,就等着她跳下去。

  定住心神,钟意微微笑道:“厉先生,怎么说也是我们这边吃亏多些,道歉的话……有些不合适吧!”

  厉星城显然不打算用别的方式和解,而且言语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如果两位不同意的话,就走司法程序吧!”

  他低头掏出烟盒,抽出一根放在手间轻轻磕了磕,随后啪的点燃,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其实……我更喜欢用法律跟女人讲道理。”

  钟意失算了,像厉星城这种接近三十岁年纪,看惯了尔虞我诈,世态炎凉,踩着无数人毕生心血走到今天的成功商人,是最软硬不吃的。

  在这一点上,傅泊焉好像更容易应付一些。

  虽然有些反复无常,感觉前一秒好像非你不可,下一秒也能相逢是路人。

  但至少傅泊焉跟女人在一起时,喜欢谈情说爱,喜欢玩弄风花雪月,就算惹他不高兴了,也能逢场作戏堆砌出一大堆和颜悦色的假象出来,提前给个心理准备。

  绝不会像他这样直来直去的为难女人,更不会让女人当场下不来台。

  或者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兴趣的时候,是愿意被虚情假意的甜言蜜语哄着的。

  前者是相思所说的衣冠禽兽,而后者就是真正的虎豹财狼了。

  钟意在心里走了个过场,确定万无一失,才笑着开口说道:“厉先生,我腿上的烫伤如果去专业医疗机构做鉴定的话,应该属于二级深度烫伤,留疤的话,就属于致人伤残。”

  “我如果一口咬定厉小姐故意伤人的话,就算她能免去刑法,道德舆论也不会放过她……”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足够,多说无益。

  厉星城一点也不买她的帐,或者说她的威胁对他来说更像是可笑的小伎俩:“钟小姐,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如果你觉得那样能够让你们觉得舒服,我无所谓的。”

  进退两难,又骑虎难下,钟意只能顺着刚刚的话继续往下说:“厉先生是打算用权势压人到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