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与他婚路相逢

9,你不是这样的人

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1005 2018-12-14 09:51:18

  钟意是被饿醒的,睁开眼,房间内已经漆黑一片。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口干舌燥,头晕恶心,还有些发烧,大概是吃药留下的后遗症。

  她找来两粒退烧药,囫囵吞了下去。

  缓了会儿头晕,就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

  钟意和同龄的孩子有些不太一样,她从小跟着外祖母在乡下长大,几乎不知道什么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八岁之前,钟意只见过钟建雄三次,他每次来,母亲都会大病一场,直到她八岁那年的秋天撒手人寰。

  父亲这个词语,在她生命中的比重微乎其微。

  而母亲的音容笑貌,又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不清。

  这世界上能被称之为温暖的东西少之又少,她能依靠的,始终就只有她自己而已。

  拉开房门,一片昏暗中,就看到了门外来回踱着步的黑色人影。

  她惊愕了两秒钟,便抬手按开了房间的灯:“钟起云,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扮鬼吓人么?”

  直到光线大亮,她才看清他的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两样清粥小菜。

  大概是觉得正在跟她闹别扭,不好意思敲房门关心她吃没吃晚饭,只好用这种笨拙的方式给自己增加勇气,没想到会让她发现。

  心脏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酸涩和刺痛的感觉从那个接触点迅速蔓延开来,很快让她红了眼眶。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难过,亦或是单纯的想哭。

  一看到她,本来一脸幽怨的男孩迅速红了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梦游不行吗?”

  说着,就把托盘递到她身前,因为心虚声音变得很小:“吃不吃?不吃我拿去喂鸭鸭了。”

  鸭鸭是她和钟起云养的雪橇犬。

  钟意状似随意的抹了一把脸,伸手接了过来,颇为嫌弃的道:“你做的?能吃吗?”

  “不吃就拉倒。”

  钟起云懊恼的想抢回来,钟意却一个转身走了进去:“我有点冷,把门关上。”

  钟起云犹豫了两秒钟,还是跟着走了进去,砰地一声带上了门。

  钟意走到床边桌子前慢条斯理的吃起来,钟起云则坐在一边静静的看。

  直到她把最后一口粥送进嘴里,他才低声问了一句:“姐,你……疼吗?”

  钟意察觉到他的视线,才发现自己因为不雅睡姿而暴露出许多吻痕,青青紫紫的一片,看起来像是被人狠狠虐待了一番,瘆人的厉害。

  她的脸上闪过狼狈和不堪,赶紧伸手遮住,隐去心头那些翻滚的情绪:“不疼……”

  他握紧拳头:“我听到她们说的话了,是我妈和大姨妈逼你去的,对不对?”

  钟起云低着头,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看到他的情绪,可她却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恨意丛生。

  “不是,是我自愿去的。”

  钟起云愕然抬头,歇斯底里的喊:“不可能,你不是这样的人。”

  钟起云拒绝相信这个事实,他摇着头,一霎时仿佛天崩地裂,轰得他险些坐不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