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泪雨落时恰逢清秋

第四章 乐康宫

泪雨落时恰逢清秋 苏未许 1001 2018-12-06 23:55:00

  一个破落的院子里传来一阵喧闹声。

  “你个臭婆娘!”一个喝醉了酒的大汉骂着,说着,还将桌上的酒碗砸了过去,正好砸在门槛上。

  兰一适才刚一走进去院子,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慌忙跑过去。

  “爹,你怎的又喝这么多!”兰一看着喝醉了酒的李凭,只觉心中悲苦,却又无可奈何。

  “兰一回来了,快,快去打两壶酒!”

  “兰一!”一个衣着破烂,额头还流着血的老妇人从一旁爬了出来。

  “娘!”看着从桌下爬出来的娘,兰一连忙跑过去将越芳扶了起来。

  看着兰一过去将越芳扶起来,李凭破口大骂:“李兰一你今儿个要是敢帮她,老子就打断你的双腿!”说着,李凭站了起来,有些歪歪倒倒。

  听着李凭的话,兰一心里的怒火仿佛被浇了油,猛烈地燃了起来。

  “那我也告诉你,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便去求我家小姐将你打入大牢!”

  “一个侯府小姐能有多大本事!”李凭满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兰一见没有吓住李凭,便又开口道:“我家小姐可是东临未来皇后!”

  ……

  “娘,你跟我走!”兰一握着越芳的手,低声说着。

  “我…”越芳有些犹豫地看了看门外。

  “娘,当我求你了,走吧!”

  次日。

  怡染院。

  “小姐,兰一带着她娘连夜离开了京都!”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子半跪在地上说道。

  “派人护送她们离开,莫让她们发现!”顾清秋闭着眼睛说道。

  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

  乐康宫。

  “母后!”凤离歌朝着温如行了个礼。

  “皇上,可是许久没有来过哀家这乐康宫!”温如好似没有看到凤离歌脸上的不悦,浅笑着说,只笑意不达眼底。

  “朕近来政务繁忙!”

  “那今日又是为何呢?”如此一句,将凤离歌来的目的挑到了明面上。

  “朕…朕只是想问母后为何不同儿臣商议,便下旨立了清秋为后!”

  “你已亲政,后宫之事自是不能久搁。清秋与你一同长大,且秉性温良恭顺,又是平陵侯嫡长女,自是后位之不二人选!”

  温如的话让凤离歌无从反驳。

  “朕…”凤离歌有些说不出话来,却仍想着能否变更温如的意思。

  “离歌,哀家已经老了,总是希望看到皇室兴旺,这样,哀家也能无愧于先帝!”温如的一句话好似一柄重锤,打破了凤离歌的希望。

  “朕知道了!”不一会儿,凤离歌便离开了乐康宫。

  “日后清秋怕是要吃些苦头了!”看着凤离歌离去的背影,温如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

  “咳咳咳!”忽而温如咳嗽了起来,一旁的赵嬷嬷连忙拿了锦帕,拍着温如的背。

  赵嬷嬷接过锦帕,看见上面的鲜血,连忙折了起来,藏在了袖子里。

  “不必藏了,咳咳…哀家知道!”说着,又咳了起来。

  “太后!”看着温如日渐憔悴的脸,赵嬷嬷的神色忧伤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