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六十九章 不是第一次

日久生婚 殷乔之 1709 2019-01-12 14:13:59

  顾千允被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身上的衣服被汗湿了,整个人冷汗淋漓,脸色发白,唇上毫无血色。

  唐岚快步上去,满脸焦急,“千允,捷儿呢?她怎么没出来?”

  “捷儿还在里面。”顾千允的声音有些虚弱。

  陆峰急急追问,“她怎么样?”

  “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闻言,唐岚和陆峰的心还是绷紧着,这都进去好几个小时了。

  因为陆捷现在生死未卜,所以他们夫妻两都没反应过来应该询问顾千允的情况,反倒是傅沉之弯下腰,低声询问,“还撑得住吗?”

  顾千允此刻满脸疲惫,虽然打了麻药,但是针刺进骨头还是疼得令她瑟缩,手脚都在轻颤。

  原来他说的是对的,摄取骨髓真的会很疼。

  “还好,就是有点困。”

  顾千允强打着精神的摸样落在旁人眼里,让人想要心生怜惜。

  “去好好睡一下。”

  顾千允被推进了病房,梁程见傅沉之在里面,便识趣的关上门,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傅沉之坐在床边凝视着病床上的顾千允,即便睡着了,她的眉宇间依旧透着那股子倔强。

  短短两个小时,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精力。

  他想,如果不是顾家败了,他跟顾千允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

  顾千允虽然睡着了,但因为心里压着事情,所以导致她做了很多梦。

  突然,她觉得身上有异样,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她想要挥开,但是胳膊抬不起来。

  她着急起来,最后蓦地惊醒,一睁眼就看见傅沉之悬在她的上方,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似乎想要不轨。

  “傅沉之,你想干什么?”

  顾千允真的吓到了,眼眸里满是惊恐,她拼命的挣扎,大声呵斥。

  “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傅沉之脸色有些黑,薄唇抿紧,“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他钳制的力度并未松开。

  顾千允瞪着他,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原本以为他虽然性格差了一点,但还算是个君子,没想到她真的是高看他了,男人都是一丘之貉。

  傅沉之瞧着她好一会儿,缓缓松开手,几乎第一时间,她立刻撑起身体远离他,满是戒备的盯着他的眼睛。

  “出去!”

  傅沉之真的转身出去。

  门打开后,顾千允听见梁程的声音,“沉哥,千允小姐还好吗?你怎么受伤了,我马上去叫护士过来。”

  受伤?

  顾千允忽然尝到了唇内有股血腥味,雪白的被子上也沾染了一些痕迹,她一怔,觉得不对劲,抬手一摸,发现自己满脸泪痕。

  她哭了?

  什么时候?

  怒气慢慢降下来,理智回笼。

  她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没有伤痕,所以这些血迹是傅沉之的?

  她好像梦到了一些事情,但具体情境她记不起来了。

  她撑起身体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走出去,梁程在门口,看见她恭敬的打着招呼,“千允小姐。”

  “傅沉之呢?”

  “沉哥去抽烟了。”

  “我刚才……怎么了?”

  梁程踌躇了一下才开口,“你陷在了噩梦里,整个人都很痛苦,沉哥想要叫醒你,你却对沉哥拳打脚踢,还咬伤了他。”

  所以她刚才是失控了,他那么做其实只是为了制止她,并不是图谋不轨!

  意识到这点,她满是窘迫和尴尬,觉得丢人。

  “千允小姐,据我所知……这不是第一次……”

  顾千允原本要迈开的步伐瞬间顿住,脸色微微发白。

  傅沉之倚靠在墙壁上,身上的衣服是凌乱的,敞开的领口露出精致的胸膛,上面有几道划痕,冒着血珠。

  余光瞥见站在十米之外的人,他没有说话,又吸了一口烟。

  顾千允硬着头皮上前,垂下眼眸,小声的道,“对不起。”

  傅沉之啧了一声,表情依旧是冷的,“下次发火前,先搞清楚状况,免得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顾千允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没敢反驳,乖乖站在那里听着,见他伤口红肿,特别是手腕处的牙齿印更是触目惊心,令人无法忽视。

  “你的伤需要处理一下。”

  他没吭声。

  顾千允去拿了医药箱过来,将他拉到旁边的椅子坐下,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他的衣服,开始帮他处理。

  虽然他衣衫半卸的画面很诱人,可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产生什么旖旎的想法,只希望快点搞定。

  不过就在处理的过程当中,她看见他衣服里还藏了其他的伤口,刚刚结疤不久,像最近几天弄的。

  她忽然想起刚才梁程的话,手一抖,棉签掉落。

  对于梦里会发狂的事情,她一点记忆都没有,醒来也并未发现异常,所以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像疯子一样对着人又踢又咬。

  现在想来,是傅沉之妥善处理了。

  “为什么要瞒着我?”

  傅沉之淡淡的道,“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顾千允忍不住猜想,那天明明有多的客房,可他还是拒绝了,原本以为他是抠门小气,故意整她,可实则是怕她半夜里又失控了…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