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二十七章 惺惺作态

日久生婚 殷乔之 2246 2018-12-12 23:58:10

  虽然顾千允在心里把傅沉之骂了几百遍,但她还是在讨傅沉之高兴这条路上努力着。

  为此工作的空隙她还特意百度了一下,下面出了很多答案,她看得认真。

  什么试着了解他的爱好,然后谈他感兴趣的东西,表现出你的诚意……

  这一条行不通,昨晚她不就投其所好了,也很有诚意,结果呢,热脸贴了冷屁股。

  又连续看了一些,但都是些没什么实质性的建议,突然她看到其中一个网友说,请吃饭喝酒,酒喝高兴了,事就成了。

  顾千允觉得这个有戏,现在的商人谈生意的时候,不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

  说干就干,顾千允马上打电话预定了一个餐厅,还让他们备了一瓶酒。

  万事俱备,她摸出手机想给傅沉之打电话却发现自己没存他的号码,所以她又联系了梁程。

  拿到傅沉之的号码后,她编辑了一条短信,修修改改才发送出去。

  “傅先生,我是顾千允,今晚能有幸请你吃饭吗?”

  当发完这条消息,她的精神就高度集中,手机稍微有一点动静她就会立刻拿起来看。

  可是那边久久无答复,久到顾千允都怀疑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掉了。

  最后终于受不了这种煎熬,她鼓起勇气拨打过去。

  万洲的会议室里,底下坐着各个分公司的老大,正在召开万洲季度会议,氛围严肃认真,突然,傅沉之抬手示意暂停一下。

  所有的人都充满了疑惑,包括梁程也看过去。

  “喂。”

  当手机里传来低沉的嗓音时,她因为太紧张了所以傻在了那里,空气中留白了好几秒,等她反应过来去回应的时候,那边已经挂断了。

  顾千允暗骂自己真没出息,只能硬着头皮再拨了一次。

  当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的时候,傅沉之微微蹙眉,拿着手机起身,对梁程吩咐,“休息五分钟。”

  在所有人瞩目中,傅沉之离开会议室。

  顾千允这一次刚接通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傅先生,我是顾千允…”

  “我知道。”

  “我想请你吃饭。”顾千允说完,又小声的补了一句,“可以吗?”

  原本以为他会拒绝或者询问原因,但他仅仅只是沉默了两秒钟便答应了。

  “时间地址发给我。”

  顾千允眼睛亮起来,“好,我马上发给你。”

  “还有事吗?”

  “没有了,打扰了,那晚上见了。”

  那边挂得很快,几乎她刚说完,手机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这么不想听到她的声音吗?

  顾千允一下班就去了唐森仁那里挑酒,唐森仁特别潇洒大方,让她随便选,可是当她看中其中两瓶酒时,唐森仁瞪大了眼睛,像割了他的肉,心疼的一把抢回去护在怀里。

  “这两瓶不行。”

  “为什么?”

  “这酒我都不舍得喝,绝版了,有钱都买不到。”

  绝版的,那证明傅沉之也没喝过。

  “我就要这两瓶。”

  “不行!”

  顾千允双手合十,脸上写满了恳求,“拜托,我真的很需要这酒!”

  唐森仁一般情况下是对顾千允的要求有求必应,但是这瓶酒也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你要不看看其他的酒,也有很不错的,干嘛非拿这酒啊。”

  “我就要绝版的。”

  唐森仁眉头皱紧,看着手中的这瓶红酒,犹豫了好一会儿不情不愿的递了一瓶过去。

  顾千允把两瓶一起抢过去,脸上堆满了微笑,“一瓶不够。”

  唐森仁骂道,“顾千允,你还有人性吗?一瓶都不给我留!”

  “谢谢了。”

  顾千允拿着酒就跑,生怕他反悔了。

  唐森仁冲着背影吼道,“喝完瓶子给我拿回来,我闻闻啥味儿。”

  他的心都在滴血。

  如果唐森仁知道这酒顾千允是拿给傅沉之喝,他应该会暴跳如雷吧。

  顾千允到餐厅后傅沉之还没有来,让餐厅帮忙醒酒。

  她坐在位置上一直在想等下如何开口,先敬几杯酒,让气氛起来,然后再进入主题。

  绝对不能操之过急。

  要稳住。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服务员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顾千允抬头,发现傅沉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桌旁,站在那儿用晦暗不明的目光盯着她。

  “傅沉之……”顾千允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太妥当,起身后又赶紧补了一句,“傅先生,您来了。”

  暗自提醒自己在他的面前言辞应该更谨慎一点才行。

  傅沉之回头对服务生说了一句没事后,然后坐在她的对面。

  顾千允示意点菜,点完后服务生细心的给他们倒了红酒。

  傅沉之浅尝了一口,薄唇轻启,“酒不错。”

  顾千允浅浅一笑,很是娇媚好看。

  “你喜欢就好。”

  菜上齐后,顾千允又亲自给他倒酒,很殷勤。

  傅沉之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深邃的眼眸凝视了她几秒,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桌上的菜肴两人动得都不多。

  “傅先生,我再敬您一杯。”

  “理由?”

  “谢谢你收留我,没有让我睡大街。”

  顾千允此刻脸上就像戴了一张完美的微笑面具一样,表情恰到好处。

  “这菜不错,傅先生尝尝。”

  用公筷夹了菜到他面前的盘子里。

  今天的顾千允像极了常年混迹酒桌上的人,事事都做得完美无缺。

  两瓶酒有一瓶都被顾千允喝了,虽然她脸上染了好看的红晕,略微有点醉熏,但依旧努力保持着该有的仪态。

  因为傅沉之不会喜欢看到她醉酒失态的模样。

  她不知道傅沉之的酒量有多好,但喝了这么多,他的表情始终没有变过,不冷不热的。

  可能天塌了,他都是这副德行吧。

  不过她猜测他的心情应该还不错,不然以他的脾气早就走了,那里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顾千允觉得差不多了,试探性的开口,“傅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新闻社,在横川还是有些影响力,不知道愿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傅沉之放下手中的酒杯,“你觉得我吃了你的一顿饭,就要接受你的采访?”

  “接受这个采访对你来说没有害处不是吗?”

  傅沉之的嘴边有一抹轻讽,睨着她,“只要我想,万洲的门槛能被杂志社的人踩烂,我并不是非你们不可,可若你们必须是我,那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惺惺作态,你这些天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想请问一下,那一件是真心实意的?”

  顾千允的嗓子像被海绵堵住了,她着急,但就是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你最近没少在心里骂我吧,觉得我不可理喻对吗?觉得我故意为难你对吗?你知道你刚才笑得有多假吗?顾千允,若你今日不是有求于我,你会坐在这里对我笑脸向迎吗?”

  顾千允没料到他会如此不留情面,震在当场。

  傅沉之起身,“谢谢你今晚的邀请,不过抱歉,对于你刚才的提议,我依旧拒绝!请以后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大家都挺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