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二十五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

日久生婚 殷乔之 1797 2018-12-10 23:12:58

  “你不用管我知道什么,总之,绝对比你想象得多,我现在忙着其他的事情所以没空理你的破事,但是如果你非要逼我来对付你,我绝对可以满足你。”

  顾千允今天的目的只是警示她,让她收敛一点,不要太嚣张了。

  萧萝咬牙切齿,心里明明憋着气,但是莫名不敢发了,她不知道顾千允到底知道些什么,十分没底,惶恐不安。

  陈离儿觉得萧萝这摸样一看以前就做过亏心事,不然现在能这么憋屈,但是真解气。

  顾千允和陈离儿离开新闻社,对于微博上的事情陈离儿还耿耿于怀,唐森仁也打来电话,他们三人约在咖啡厅,顾千允实话实说。

  “什么,那条消息是你发布的?”

  唐森仁和陈离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瞬不瞬盯着她。

  顾千允点点头。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沉默,唐森仁将身体靠在椅子上,“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用意,但既然你这么做了,肯定有你的道理。”

  陈离儿一直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不会看人脸色,老是说错话,但是这一刻,她选择没有多问。

  对于搞定傅沉之,顾千允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觉得求人办事不该太过于直白,要婉转迂回一点。

  所以她一咬牙,特意跑去挑选了一份礼物,然后送到万洲,但没有梁程带领,她是上不去的,只能给到前台。

  她心里不放心,一个小时后打电话过去,前台回答已经把礼物给到梁助理了,她怕礼物被退,所以等了一个小时她又打过去确认,当知道礼物没有退回时,她彻底松了一口气。

  翌日,她又拿了一份礼物给到万洲前台,一连五天不重样,前台小姐姐看她的目光都充满了异样。

  应该觉得她是花痴吧。

  这一次顾千允可是下了血本,真的是勒紧了裤腰带。

  都说拿人手软,这下子傅沉之收了她那么多的礼,总不会再让人把她赶走了吧。

  第六天,顾千允信心满满的正式去拜访,结果前台打完电话询问后,笑得特别专业且迷人的告诉她,“不好意思,傅先生没空!”

  “……”

  What?没空??

  顾千允傻眼,然后急急的询问,“你有说我是谁吗?”

  前台依旧保持着绝对的礼仪,耐心十足,“说了。”

  收了她的礼物,结果连面都没见着。

  顾千允现在很生气,傅沉之什么意思嘛!

  傍晚十分,一辆车从万洲的地下停车场开出来,等候多时的顾千允欣喜的立刻冲上去拦着,“等一下!”

  梁程看清来人,急忙踩下刹车。

  顾千允毫不犹豫的跑过去,一把拉开后车门,胸腔急促起伏,有点喘,“傅沉之。”

  他优雅的坐在后座,睨了她一眼,俊美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有事?”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在他的注视下,原本的喜悦慢慢转换成局促,就怕又被拒绝,她不安的站在车外,想要观察他的表情,但因为车内的光线有点昏暗,她看不清楚。

  车内传来他不分喜怒的声音,“不好意思,如果是对公,麻烦先预约,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如果是对私,我跟顾小姐好像没什么可聊的。”

  顾千允愣了愣,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那些礼物…”

  “是抵房租,我明白。”

  他明白个鬼啊!

  “梁程,关门开车。”

  梁程不得不过来,但顾千允没动,所以他无法关门,提醒了道,“千允小姐,麻烦让让……”

  顾千允下意识的后退,可反应过来又冲上来拍打着车窗,“傅沉之,傅沉之——”

  可车子很快消失在她的眼前,顾千允抓狂,简直不敢相信傅沉之可恶到这种地步。

  这个男人绝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谁抵房租会一天一天的送礼物啊,本来以为他收了礼,至少会比之前多一点点的耐心,谁知,这次不仅没耐心,还耍了她。

  他太狡猾了!

  现在细细一想,他第一次没拒绝礼物,还让她接二连三的买,就是想看她的笑话。

  最关键的是,她的钱就这么打水漂了,将近快一万了,几乎是她现在全部的存款。

  而且她还吹着冷风在停车场的出口蹲了三个多小时。

  “啊嚏——”

  顾千允搓了搓鼻子,更讨厌傅沉之了。

  好想打个电话过去臭骂他一顿。

  该怎么办?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她需要拿到一百万,搁以前,一百万对她来说就是零用钱,但是现在真的太重要了。

  虽然她可以找唐森仁借,但是这段期间,她已经麻烦他太多了。

  顾家垮了后,那些曾经围绕在她身边的人全部离开,唯有唐森仁一直站在身旁支持着她。

  记得有人劝唐森仁,不要跟她走得太近,会有麻烦的,但他从来都没放在心上。

  这份情谊她始终记得。

  只是傅沉之现在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更别说让他接受采访了。

  突然顾千允想到了一个人,眼睛都亮了,他一定知道。

  梁程看着拦着自己的人,很是无奈,“千允小姐,我真的帮不了你。”

  “你跟着傅沉之那么久了,一定知道怎么可以让他愿意听我说话,拜托你教教我,拜托……”

  顾千允双手合十,满脸恳求。

  梁程没有办法,只好给出了一个主意,“沉哥喜欢茶,你可以试着投其所好,或许他高兴了,就愿意听你说了。”

  关于顾千允的事情,沉哥向来亲自处理,梁程是真的不敢乱出主意,自己跟着沉哥多年,他们之间万事都好商量,唯独在顾千允的事情上,傅沉之近乎偏执。

  梁程从不敢越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