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二十二章 男人嫉妒起来也是不讲道理的

日久生婚 殷乔之 1727 2018-12-08 14:08:16

  “呜呜呜呜…”

  刚才傅沉之在场,陈离儿只能拼命忍着,现在包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情绪再也憋不住,突然大哭起来。

  唐森仁有点懵,“她怎么了?被吓到了?如果是,这反射弧度也太长了吧!”

  顾千允当然明白陈离儿为什么会哭,偏头对他说,“唐森仁,你先出去一下,一些女孩子的事情你不方便听。”

  唐森仁不服气,“什么女孩子的事情我不方便听啊,以前读书的时候,你们俩的卫生棉还是我去给你们买的呢,记得不,还有陈离儿染了一屁股的血,我给打的掩护……”

  陈离儿哭得更加厉害了,顾千允白了他一眼,“出去!”

  唐森仁不情不愿的起身。

  顾千允见她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有点手足无措,“姑奶奶,别哭了,万钧那种人说的话你也信啊!”

  “我前几天是喝醉了…而且对于那晚我一点记忆都没有…所以我害怕…千允…我真的好怕…”

  陈离儿不停的抽泣,泪止都止不住。

  顾千允知道这事糊弄不过去,只能实话实说,“你那天是喝醉了,也被他们带走了,不过刚好遇见警察临检,所以就被占了一点小便宜,而且很明显刚才万钧就是故意吓唬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亲自把你送回去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陪你去医院检查,你绝对是完完整整的,还没拆封过,医生的话你总不会怀疑了吧。”

  陈离儿吸了吸鼻子,泪慢慢止住了。

  “不过说真的,以后不管遇到多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不可以胡乱灌自己酒了,听到了吗?”

  “不会了。”

  这一次真的把陈离儿的魂都快吓没了,她那里还有胆子再醉一次。

  “我陪你去洗把脸。”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

  陈离儿也怕这副窘状被其他两人看见,急匆匆的跑出去。

  听见脚步声进来,以为是唐森仁,顾千允抬头却对上傅沉之的目光,顿时心跳如鼓。

  傅沉之径直走到位置坐下,顾千允告诉自己出息一点,然后用如常的声音道,“我去看看离儿怎么还没回来,先失陪一下。”

  “狗每次看到同一个人都会乱吠,大部分的人会觉得那是条恶犬,但细细一想,原因是否在人不在狗?”

  他突然开口令顾千允微愣。

  “今天这狗出现在我地盘,我清理了,但是下一次若在其他地方乱吠,我没工夫多管闲事。”

  傅沉之捞起自己的外套,“麻烦转告森仁,我有事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聚。”

  直到包间的门关上,顾千允才反应过来傅沉之是回应自己刚才敬的那杯酒,还顺带揶揄了她一番。

  他出手并不是帮自己,只是有人在他地盘上乱来,如果下次万钧再找她麻烦,他是不会再管的。

  万钧在他的眼里就是一条乱吠的狗,而自己被狗追着乱跑,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男人说话还是那么刻薄毒辣。

  嘴巴里跟长了刀子一样。

  唐森仁进来就看见顾千允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又见傅沉之从包间离开,猜到刚才这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人,立马就问,“是不是傅沉之为难你了?”

  顾千允将情绪镇定下来,一本正经的瞎编,“没有,他有事,接完电话让我转告你下次有空再聚,然后就走了。”

  “真的只说了这些?”

  “不能还能跟我说什么?我们又不熟!”

  唐森仁的脸上充满了狐疑,目光一直没从她的脸上挪开,顾千允心虚不已,刻意挑起一个他不喜欢的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其实你不必为了我跟傅沉之闹得不愉快,商场如战场,本就没什么情分可讲,再说了,傅沉之也没用见不得人的手段,他虽然狠绝,但也算光明正大的弄垮了顾家,这也证明我顾家气数已尽,就像一个朝代一样,不可能永永远远都不被取代。”

  “而且伯母也说了,商场上的事情很复杂,我们身在圈外,或许有很多地方我们都没看见,还有总不能因为小时候吃过我家一顿饭,就觉得他欠我们家大人情吧。”

  顾千允不希望唐森仁因为自己家的事开罪了傅沉之。

  唐森仁将身体靠在椅子上,微微抿唇,神情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儿他掀起眼眸认真的看着她,“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但从今天起,我们以后都离傅沉之远远的,少跟他打交道。”

  “好。”

  顾千允不想让他担心,还是点点头。

  陈离儿回来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红的,但是精气神已经恢复了,又变得叽叽喳喳起来。

  “咦,傅先生呢?还没接完电话吗?对了森仁,你跟傅先生认识啊?他结婚了吗?有女朋友吗?”

  唐森仁见她特别感兴趣的摸样,脸色不佳,“陈离儿,闭嘴,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许!赶紧吃你的东西,吃完我们走了!”

  陈离儿悄悄问道,“千允,他吃错药了吗?干嘛那么激动啊!”

  顾千允轻轻一笑,凑到她的耳畔,“他就是嫉妒,以后少刺激他。”

  陈离儿恍然大悟,也是,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一个游手好闲,一个事业有成,那的确不是一般的打击。

  原来男人嫉妒起来也是不讲道理的。

  **

  自那天后,她没有再跟傅沉之打过照面,两人又恢复成以前的模式。

  同住屋檐下,却从不会见面,但是她知道,无论多晚,每一晚傅沉之都有回来。

  因为她的窗户外每一晚都会有微弱车灯闪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