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十八章 当头一棒(修)

日久生婚 殷乔之 1882 2018-12-05 01:11:15

  唐森仁抿抿唇,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开口,“我妈让我去万洲上班,已经疏通好关系了,万洲现在谁负责,你应该知道吧。”

  顾千允点点头,想起他刚才色变的摸样,试探性的问,“你怕傅沉之?”

  唐森仁就像被抓住尾巴的猫儿一样,“谁怕他了,我只是不想见他而已。”

  顾千允很少看见唐森仁如此失态,“你们很熟?”

  “只是小时候一起玩过。”唐森仁不拿她当外人,所以提醒道,“我跟你说,以后遇见傅沉之记得绕道走,傅沉之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若卷入他的圈子,小心死得难看。”

  “你的朋友我都见过,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提及过傅沉之?”

  唐森仁黑着脸道,“他小时候不爱说话,给他一本书他能坐在那里看一天,后面我就不爱跟他玩了,不过他跟我一起去你家吃过饭,你不记得了?”

  饶是多年的朋友,唐森仁也没好意思说出当年被傅沉之整得哭爹叫娘的事情。

  “没什么印象。”

  叮的一声响,手机进来一条短信,顾千允拿起来看了看,是梁落音发来的短信。

  “唐森仁,我什么事都可以由着你,但是进万洲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沉之已经答应我会好好培养你,我知道你介怀顾家这件事,但是商场上的事情本就非常复杂,你不要以为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就是真的,还有我提醒你,千万不要插手傅沉之和顾家的事,那不是你管得了的。”

  顾千允眼眸微闪,没有多说什么,将手机递过去,唐森仁看完后眉头蹙起,怕她心里有负担,又解释了一下。

  “别听我妈瞎说,我真的只是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很容易被吃得骨头都不剩,我不想活得那么累,每天都在算计。”

  “嗯,这件事你考虑清楚,不过就算你去了万洲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顾千允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唐森仁她住在傅沉之那里,不过现在见他的态度,还是算了吧。

  但是此刻顾千允的心里别提多心虚了。

  唐森仁瞥了一眼时间,突然咧嘴一笑,“顾千允,快十一点了,要不你今晚就住在这里算了。”

  顾千允果断拒绝,“不要,我走了。”

  唐森仁起身,“那我送你!”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唐森仁不满的控诉,“顾千允,你干嘛每次都不让我送你啊,我现在连你住在那里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背着我有野男人了?”

  “神经!”

  “那你让我送你。”

  “不要!”

  唐森仁紧跟在顾千允的身后,她转身瞪着他,“不许跟着。”

  他傲娇的脑袋一撇,双手抱臂,“切,不送就不送。”

  顾千允离开后,唐森仁缓缓关上门,知道她不想让自己看到她窘迫的一面。

  其实那怕她顾千允现在住的是下水道管子,但在他的心里,她还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顾千允,对生活永不屈服。

  **

  顾千允走在路上,想起这短短一个月发生的事情,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周围的人,都跟傅沉之有一些牵扯,甚至给她一种错觉,她永远都逃不开有傅沉之的世界。

  她一直以为在顾家衰败之前,她跟傅沉之是两条毫无交集的平行线,但是从唐森仁的言语下骤然发现,其实她应该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傅沉之了。

  他来过顾家。

  在遥远的记忆中,仿佛是有那么一个白净纤瘦的男孩出现过,隐约记得他很好看,唇红齿白,睫毛卷翘,他不爱笑,可一旦笑了,仿佛大地回春,冰雪融化般让人感觉温暖。

  回到别墅一片漆黑,顾千允不知道傅沉之有没有在家,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十分小心翼翼,跟做贼一样。

  就在她准备快速奔回房间的时候,突然看见客厅燃起了猩红的一个亮点,格外诡异。

  她猛然吓了一跳,眼睛瞪圆,本能的后退,短短两秒钟,脖颈后面已经起了一层惊恐的细汗。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点燃的烟。

  “傅…沉之?”

  烟又亮了一下,然后被彻底按灭,随即黑暗当中传来一抹低沉的嗓音。

  “顾千允,注销微博。”

  她一震,眼眸中全然不敢置信,“你,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再继续下去就不仅仅是我知道了。”

  顾千允瞳孔微缩,抿了抿唇,“就算我现在注销,那些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会继续报道,大家有权知道这个社会的真相。”

  “哼,你是不是觉得你这样做很伟大?可是我告诉你,你所谓有权知道真相的那些人,正在一点一点的把你推入地狱里。”

  “他们天天分析着你微博上的蛛丝马迹,因为找到你的一点点信息而洋洋得意,甚至肆意传播,他们其中一些人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的后果吗?他们知道,可有谁出来阻止呼吁吗?没有,因为觉得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刷刷微博看看新闻而已。”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他们的心里会有一丝丝的歉意吗?不会,因为他们真的很无聊,他们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犯罪,这件事只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已,而且很快就会被抛之脑后,在他们看来,只有动了刀子才算是杀人。”

  顾千允愣在当场,虽然他的话冷漠又犀利,可她忽然感受到一股暖意袭来,声音颤抖的从喉咙溢出。

  “傅沉之……”

  他自然能听出她情绪的翻涌,以及那一抹感动,啧了一声,轻嘲道,“我只是觉得大部分的人恶毒又愚蠢,不想让他们如意,仅此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