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日久生婚

第十章 眼熟?(修)

日久生婚 殷乔之 1922 2018-12-01 00:00:00

  安静坐着的傅沉之突然淡淡的开口,“梁程,今晚我没什么事情吩咐你,你可以随意。”

  梁程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端着酒自己找乐子去了。

  虽然众人都想跟傅沉之说上两句话,但碍于他的气势,所以没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第一个上前,见梁程自由了,便都簇拥过去。

  大腿抱不了,小腿也是可以的。

  卢云也在人群中注视着傅沉之,想起下午顾千允发来的信息,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他,不信这个邪。

  派对的一角,三四人站在那里,侃侃而谈着,不知谁突然提了一句,“最近微博上的那个记者你们知道吗?真是比当红明星还要受人瞩目,只要一发消息,必定上热搜。”

  “这件事想不知道都难吧,不得不说胆子可真大。”

  “等着看吧,藏不了多久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真想知道这人是谁。”

  他们的言谈中充斥着调侃不屑,以及更多的冷眼旁观,仿佛这个世界多死一个人对他们来说无关痛痒。

  就在这些略显嘈杂的交谈中,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突然传开。

  “请问,这是那位掉的东西?”

  派对就像被关了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一个地方。

  傅沉之依旧优雅的坐在那里,只是略微抬高的手里拿着一串车钥匙,大家都下意识的伸手摸了口袋,或者询问自己的助理,但都发现不是自己的时候,有一个人开了口。

  “是我的。”

  下一秒,卢云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傅沉之的目光对上他的,缓缓勾唇,“原来是卢社长的,难怪…有点眼熟…”

  此话一出激起惊涛骇浪。

  他们认识?

  卢云扬起一抹笑,从人群中慢慢走上前,微微弯腰从傅沉之的手里接过那串车钥匙,“谢谢。”

  “不用。”

  傅沉之收回手,慢慢站起身来,两人之间有着明显的身高差,卢云不得不抬头,但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

  “服务生。”

  托着酒杯的服务生立刻走过去,傅沉之从托盘里拿了一杯酒,“早就听过卢社长的大名了,今天一见真的很高兴。”

  “傅先生过奖了,能跟傅先生说上话才是卢某的荣幸,不知能否敬傅先生一杯?”

  “做为晚辈,该是我敬卢社长才对!”傅沉之主动碰杯,两人都喝了一口。

  虽然众人看似还在继续自己的社交,但是耳朵却竖得高高的,恨不得将耳朵黏在卢云身上去,期盼能听到一两句内容,可惜两人声音太小,他们窥探不得,只能看出两人似乎交谈甚欢,纷纷诧异卢云什么时候跟傅沉之有联系了?

  他们并未交谈太久,但给其他人的震撼已经足够了,卢云退场后,将酒杯随手一放便快步去了后走廊,在无人的地方才重重吐出一口气。

  刚才要说他不紧张是假的,特别是当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透明的一样,一点秘密都没有。

  可他明明还没来得及主动上前攀谈。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车钥匙,沾染了明显的汗渍。

  他的车钥匙傅沉之怎么会眼熟?

  虽然想不通,不过没关系,只要目的达到了就行。

  这下子其他人都不敢再小瞧他了,经过刚才那一幕,在旁人看来,新闻社的背后的靠山就是万洲。。

  梁程将刚才那一幕尽收眼底,慢步来到傅沉之的身边,笑了笑,“沉哥,原来这就是你今晚来的原因。”

  “走了。”

  事情做完,傅沉之对这种场合是一点留恋都没有,放下酒杯就离开了。

  **

  新闻社的社长办公室里,萧萝看着心情十分不错的卢云,脸上有着不解。

  “社长,为什么还要留下顾千允?以往她背后有顾家,你由着她折腾也无所谓,反正有人给她收拾烂摊子,但是现在顾家没了,你再继续这么留着她,早晚新闻社会跟着遭殃的。”

  萧萝本来以为社长知道微博上的匿名记者是顾千允后,会找个理由开除顾千允,可几天过去了,社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她按耐不住主动来了。

  卢云见萧萝将心底的欲望都写满在脸上,觉得真的是太嫩了,但他言语间并未戳破她的小心思,反而一副前辈的摸样耐心回答。

  “萧萝,我知道你很关心新闻社,我是社长,我肯定不会置新闻社的生死不管的,顾家是顾家,顾千允是顾千允,在这里,她只是一名普通员工,再说了,顾千允最近表现得很好,我没有任何理由让她走。”

  “可是微博上……”

  卢云抬手示意她冷静,然后截住她的话,“顾千允在做我们大部分的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作为同事的我们,应该鼓励并且支持对不对?你看那个被虐待的儿童因为微博上的关注而被好心的人收养,顾千允改变了那个人的人生,如果不是大众的关注,那个孩子你觉得能活多久?”

  萧萝胸口燃烧着一团憋屈的火,却因为卢云把这件事提升到了道德的高度,令她哑口无言。

  社长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顾千允的身份如果曝光,那么新闻社一定会引火烧身的。

  “萧萝,我知道你不喜欢顾千允,但是微博上的这件事,你必须保密,不然到时候有麻烦的人肯定不止顾千允一人。”

  萧萝一震,瞳孔微缩,听懂了卢云的意有所指。

  陈离儿看着萧萝黑着脸从楼上下来,就知道肯定碰了一鼻子的灰,轻快的来到顾千允的身边,心情舒畅的道,“以前我一直觉得社长圆滑虚伪,每次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但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站在我们这边,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

  顾千允垂眸没有说话。

  希望社长没有后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