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深藏:情有独宠

爱深藏 情有独宠 170

爱深藏:情有独宠 糖醋小丸子c 2202 2019-02-12 01:45:00

  白羽轩走后,病房忽然安静了下来,季雅念呆在蓝亦芯身边,两人愉快的交流着女孩之间的趣事,欧阳亦辰并不打扰,拿着平板电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处理着伊阳发过来的文件,只是不时提醒着蓝亦芯喝水,吃药,量体温,每个环节他都亲手去做,绝不假手他人,连旁边记录体温的护士都是一脸的羡慕。季雅念看着欧阳亦辰心甘情愿做的这些,眼中掠过一抹浓烈的哀伤,转瞬即逝,快的让人捕捉不到,不过一直在观察她的蓝亦芯却将这些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床上躺着的蓝亦芯则是理所应当的指使着欧阳亦辰,一会要他这样,一会要他那样,男子居然每次都好脾气的放下手中的电脑,完成她吩咐的一切,脸上没有一点的不耐烦。两人之间的情愫,一次次刺痛季雅念的神经和心脏,她实在不愿意在呆下去,开口对蓝亦芯说到,“时间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女孩眼珠一转,“雅念姐,你明天来看我,可不可以...给我带清酒蛋糕啊?”

  季雅念皱着眉,不是不愿意,可是她这个样子可以吃吗?“你现在可以吗?...还是在过段时间吧。”

  “不要!我就要吃嘛...我就吃一点点。”蓝亦芯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比出一点点是多少。

  蓝亦芯只要一撒娇,季雅念就毫无招架之力,求助似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欧阳亦辰。

  欧阳亦辰抬眸看向她,这是她从进病房开始第一次正眼看他,却是为了求助,如果不是蓝亦芯提出这个让她为难的要求,估计她是不会看他一眼的吧,他看着季雅念的眼神有些冰凉,在转眸看向蓝亦芯的时候又恢复成了刚才的宠溺和温柔,“芯儿,伤口还没好,吃清酒会留疤的...”说完,他走向女孩,弯腰点了点女孩的鼻尖。

  那知道女孩完全不理会他说的,抱着他的手臂,摇晃着,“我真的就吃一点点...一点点嘛,这样都不可以吗?你不让我吃我会没胃口的,我没胃口就会没精神,我没精神伤口就更加不会好的...”蓝亦芯越说越委屈,最后整个眼眶都红了,声音都开始带着哽咽,连季雅念对她的撒娇都毫无招架之力,更何况是宠她宠的毫无下限的欧阳亦辰。

  只见男子头痛的抚着额头,沉思了几秒,转过头对坐在轮椅上的季雅念说道,“那就麻烦季小姐了...”

  听见他的话,两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蓝亦芯是笑的阳光灿烂,而季雅念则有些牵强的露出一丝笑容,“不麻烦...”说完,低下头,掩住她眼中透出欲哭的悲伤。

  “你的脚?...”欧阳亦辰低头看着她打了石膏的脚踝。

  “不碍事的!”季雅念扬起一个微笑,“那我先走了,明天给你带蛋糕。”说完,季雅念将轮椅向门口滑去。

  “欧阳亦辰,你送雅念姐吧...她一个人,我不放心。”蓝亦芯见季雅念正欲离开,推了推欧阳亦辰。

  还没等季雅念开口拒绝,欧阳亦辰双手已经搭上了她轮椅的扶手,“走吧...我送你...”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蓝亦芯久久的没回过神来,直到盯的眼睛都酸软了,这才缓缓的闭上眼,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谢谢你,我自己可...”电梯口,季雅念话还没说完,就被欧阳亦辰推了进去,完全不顾外面的随从惊讶的神情。

  “我...”季雅念还想说什么。刚张嘴就被欧阳亦辰一个眼刀瞪了回来,她瞬间怂了,安静的不在开口。

  电梯刚刚停在地下停车场,欧阳亦辰的司机便迎了过来,季雅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欧阳亦辰打横抱进了车里,她一震惊,下意识的挣扎,随着‘砰’的一声,车门已经关上了。

  她坐在欧阳亦辰身边,心跳的极快,随着司机收拾好轮椅,一上车,欧阳亦辰便吩咐道,“开车!格调公寓!”

  吩咐完,欧阳亦辰并不看旁边坐着的女孩,靠在一旁,闭目养神,他是真的累了,蓝亦芯未醒来的几天,他基本没睡过,等她刚醒来,伊阳又自残,他又开始忙公司的事,最近几天他就像个陀螺一样连环转,别说王鹭还被阿森阿泰关着,他没时间处理,他就连吃饭的时间都快要没有了。

  季雅念转头看着闭上双眼的男子,窗外的夕阳照在他的脸上,让原本俊朗的脸颊更显帅气,长而浓密的睫毛,立体的五官,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到惊叹。看着他眼眸下那一圈青色,莫名的季雅念心中一痛,他是真的疲惫了吧,她也不打扰转头望向了窗外。

  季雅念刚一转头,欧阳亦辰便睁开了眼眸,直愣愣的盯着看向窗外的她,眼底藏着一抹深不可测,半晌,薄唇勾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弧度。

  车子刚到格调公寓楼下,季雅念转身就看见欧阳亦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现在正低头在手机屏幕上输入着什么。在他关掉手机的瞬间,司机刚好拉开了车门,他一下车,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季雅念这边的车门便被他拉了开。

  将她送回家后,欧阳亦辰并没有打算进去,站在门口对她说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的蛋糕就麻烦你了,我会让阿陌早点过来帮你的...”

  季雅念呆在原地,望着欧阳亦辰的背影,想都没想一个问题已经脱口而出,“你对蓝亦芯算什么?”一出口,季雅念才发现她问的这个问题有多直接,这个问题有多不该问,这一个问题,这一句,曝露了太多她掩藏的情绪,明明告诫过自己他是属于蓝亦芯的,他们两个早在几年前就结束了,可是望见他离去的背影,这个问题就这样随口而出了。面对欧阳亦辰,她好像总是不能做到完全的理智,就像上次在泳池,面对他和其他女人,她是真的无法做到毫无所谓。

  欧阳亦辰听闻她的话,愣在了原地,几秒后,他转头低下眸看向她,深邃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愫,嗓音低沉性感,“她是我要照顾一辈子的人,是我这辈子都割舍不下的人。”

  季雅念已经做好了接受两种答案的准备,一种是他不会回答,一种是他的讽刺,可怎么也没想到欧阳亦辰居然回答了,还是这样的一个答案。他说,蓝亦芯是他要照顾一辈子的人,是他一辈子都割舍不下的人。难怪他对他的宠溺毫不掩饰,那是因为她是他许下一辈子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