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归天下

第二十二章 她就像一个仙女

轻归天下 顾莫微尘 3426 2019-01-12 00:34:39

  宁慕轻回府后,花了三日的时间,终是将那朵火凰花与其他药材融合,制得了十枚药丸。此时,她伸了个懒腰,走出回府后新建的药庐,来到竹亭里,半倚在躺椅上与小豆子一起悠闲的看着苑中打在一起的陌言与林芷二人。宁慕轻喝了口茶,对小豆子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宁姐姐,你可不知道呀,你闭关制药这三日,老妖婆对那陌言哥哥下了两回迷药。可是一次都没成功,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既然没成功,那他们二人怎么又打了起来?”

  “我要是告诉宁姐姐,宁姐姐要帮我保密吗?”

  “成交!”

  小豆子奸诈的说道“因为我今天偷偷给陌言哥哥下了媚药,陌言哥哥泡了半日的冷水,实在忍无可忍了,就与老妖婆打了起来!”

  “好呀,小豆子,你也学坏了?!陌言哥哥对你这么好,你还对他下药!”

  小豆子撇嘴道“宁姐姐可是答应了我不说的,这也不能怪我嘛,那个老妖婆一天欺负我,我不报复报复她,实在是难消我心头之恨呀。这里就陌言哥哥能收拾那个老妖婆,我也是没办法嘛,再说了,我已经尽力选了对身体没什么伤害的媚药了。”

  宁慕轻点了点小豆子的额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嗯嗯,我保证!”

  两人又打了一会儿,终是发现了宁慕轻。一同收手来到她跟前。林芷气愤难当的对着宁慕轻告状道“你瞧瞧你这属下,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种死脸该早点把他换了。乘你不在,一天欺负我,你可得给我个说法,要不然....”

  陌言一言不发的抱手站在一旁,宁慕轻看着林芷,出声道“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要不是你把陌言惹急了,他怎么会对你出手,我上回说过什么,你可别忘了。”

  林芷闻言,气焰一下就暗了,却也还不甘心道“谁得了便宜了,我都没得手嘛。”

  宁慕轻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好了好了,我错了,以后尽量控制。你们主仆一天就知道欺负我!”

  宁慕轻无奈的摇了摇头“药我已经制好了,我准备明日就去给承哥哥治腿,几日之内应该不会回来。你给我安分点,别惹出什么事来。”

  林芷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第二日,宁慕轻起来用了早食后就去了睿王府,旭霖承几日没见到宁慕轻了,知道她在为自己制药,此刻见到她一脸笑容的样子,自是知道药已制成了。旭霖承双手紧握着拐杖,老实说,现在的他确实有些紧张。

  宁慕轻扶着旭霖承坐下,蹲在他的腿边,握了握他的双手道“承哥哥,我今日开始给你治腿。你别紧张,治疗后并不能立马就能站起来,你也别担心。会有一个过程的。时间到了,你就能恢复如常了。”

  旭霖承看着蹲在自己旁边的美丽少女,心也似跟着她说的话,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好。”

  宁慕轻示意旭霖承躺下,又吩咐了张正东将之前就准备好的东西又检查了一遍,说到这个张正东,他正是顾村中与旭霖承同行的那位医者,也是小豆子在睿王府中收的半个徒弟,那日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傅竟从一个白首老人活生生的变成了一稚童,很是受了一番打击。不过还好,几日的时间他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着小豆子还是一如往常般的恭敬,甚至在得知林芷的身份后,还执意的称呼林芷为师祖。宁慕轻还记得林芷听到他这声师祖时,脸上那一阵白一阵红的样子,可是没把她笑死。

  待一切检查无误后,张正东将旭霖承的裤子尽数褪去只在他的关键部位遮了一张薄毯。旭霖承这才意识到宁慕轻为自己治腿期间,自己的下半身是这样‘袒露’在她面前的,一时十分的窘迫。宁慕轻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柔声道“承哥哥,现在我只是个医者。在医者眼中是不分男女的,只有病患。你懂吗?”

  旭霖承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但还是有些放不开,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现在可不是顾忌男女之防的时候,难道承哥哥就甘愿一辈子无法站立行走吗?”

  旭霖承听完,沉默了许久,终是闭眼点了点头

  宁慕轻见他算是接受了,将用火凰花制成的药丸取出两粒,一粒融入水中,一粒喂了旭霖承服下。张正东端过那盆药水,仔细的擦遍旭霖承的双腿。不出一刻,药性发了,旭霖承感觉自己的双腿发热,越来越热,不过一会儿由热变为痛。他猛地睁开双眼,激动的看向宁慕轻。

  “承哥哥别急,我知道你现在双腿有知觉了,可是还没到时间,再等一会儿。”

  旭霖承点点头,此刻他的双腿越来越痛,就像是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撕扯他腿部的筋脉一般,他的额头很快的冒了很多的汗。但就算如此的痛,他的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与希望,他的腿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了。

  宁慕轻算了算时间,又给他把了把脉,终于将早已备好的银续针取出,开始为他行针。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旭霖承也早已痛晕了过去。旭霖承醒来时,天色都已暗了,他微微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发现上面插满了银针,再一扭头,才看到宁慕轻正跪坐在自己床前睡了过去。烛光照着她的脸将她长翘浓密的睫毛印出两道好看的阴影。旭霖承看得有些入迷了,他觉得此刻的宁慕轻简直美得就像是传说中王母娘娘身旁的仙女。对的,仙女,他是他的仙女,若没有她,自己也许将会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废人而已。旭霖承还不知道的是,就是此刻这个简单的画面将会刻在他的脑海里,跟随了他一辈子。

  “啪”轻轻的一声烛爆声,宁慕轻惊醒过来,她紧张的看了看旭霖承的双腿,又给他把了把脉发现一切正常后舒了口气这才发现旭霖承已醒了过来正定定的盯着自己,她还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的腿,连忙道“承哥哥,一切正常。你别担心。”

  旭霖承回神,扯开嘴角道“我不担心。”

  “那就好,这些针要到卯时才能取。你先睡吧,我会守着你的。”

  “我睡不着了,要不你陪我聊聊天吧?”

  “好呀,承哥哥想聊点什么?”

  旭霖承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我记得慕轻你就快要及笄了,及笄以后可要嫁人了,慕轻心中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呢?可有想过?”

  宁慕轻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嗔了他一眼道“承哥哥怎么也与皇后姑姑一般呀?”

  “母后也问过你吗?”

  “可不是嘛”

  “那你是怎么答的?”

  “我不想嫁人。”

  不想嫁人,这么说就是还没有心爱之人?旭霖承听完,心情很是复杂说不上是失落多些还是庆幸多些。不过也好,还没有心爱之人,就是说自己有很大的机会能成为那个她心爱之人。旭霖承假装微怒道“胡闹,怎么能不嫁人呢!女子早晚都是要嫁人的。”

  宁慕轻“噗呲”一声笑出了声“承哥哥不仅像皇后姑姑还更像皇姑父。”

  旭霖承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宁慕轻。

  “我曾跟皇姑父说我愿终生不嫁,守着忠武王府。皇姑父当时就是这般与我说的,语气也与承哥哥你一模一样。”

  旭霖承眼神一黯,续而笑得无奈道“你呀!”

  很快,卯时到了。宁慕轻收起笑脸,一脸认真的为旭霖承拔针,待终于将银针都取下后,张正东将刚刚熬好的药端了进来,宁慕轻看着他喝完药后对他说道“承哥哥,此后五日,我每日都会为你行一次针,这五日十分重要,我需要住在你的府中,你让下人给我收拾一间卧房出来,最好离你这近些。”

  “好。都听你的。”

  睿王府的下人动作都很利索,很快就将旭霖承院中的一间厢房收拾了出来供宁慕轻休息。宁慕轻简单的沐浴后,躺在软床上沾枕即眠,但也许是心里还担心着旭霖承的双腿,也许是新换了住处不适应,这一觉她睡得极其不安稳。梦中她隐约感觉到她的身旁坐着一个人,那个人一直看着自己,她能感觉到他的薄怒,也能感觉到他看了自己很久,终好像深深的叹了口气。她想睁眼看看是谁,但这一日一夜的疲倦让她如何都不能睁眼。待她再醒来之时,屋内除了她自己以外,再无他人。“难道是自己太过疲惫,产生了幻觉?”宁慕轻喃喃自语的疑惑道。

  这五日,宁慕轻除了睡觉以外,基本都是与旭霖承在一处。为他行针,陪他谈天,甚至是陪着他下了几盘棋,虽然她的棋艺确实很臭。旭霖承有一瞬甚至觉得,若是这一生再不能恢复了,但有一佳人能日日如此相陪,不烦朝事,不忧天下,择一山清水秀之地终此一生,未尝不是一种幸事。不过很快,旭霖承就打消了这个不可取的想法。旭国初建,虽目前看来百姓安居,边境无战事还算是安稳,但实则父皇一直不肯册立储君,导致现下朝中派别分明,人心不稳。大皇兄虎视眈眈,以他的性格,就算是自己不愿与他争夺,他也是不会放过自己,况且这天下,他没未想过要让给任何人过。而外,虽六年前忠武王大胜冷国后,冷国对旭国称臣。但这许多年过了,冷国也渐渐开始不安分起来,暗中竟有与南部蛮夷部落结盟之意。父皇从小就对自己说过,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现下旭国表面平静,实则内忧外患,暗藏危机,他不可能视而不见,这是属于他的责任,他必须扛下来。

  五日之后,第一阶段的疗程总算是完了。旭霖承双腿的筋脉也在慢慢的复合。宁慕轻之前让旭霖启准备的药材与寻的温泉现在就要派上用场了。因旭霖承中毒之事并没有广布,现下毒解了,更是只有寥寥几人知晓,为了不让下毒之人察觉,几人决定对外称受康王邀约,到他邑都郊外新买的宅子作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