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渣宠蜜爱

004 收编

渣宠蜜爱 车斤心 3111 2019-05-16 07:36:00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呀?”一个成熟略带沙哑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入耳中。

  男子约莫三十出头,嗓音性感,打扮却并不张扬。

  褐色长衫仅仅是简单的在腰间系了一根皮质腰带便没有了其他饰物,两边鬓角的碎发各编成了一股麻花小辫与后面的头发一起简单的束在脑后,看起来干练清爽。

  男人的五官比较立体大气,气质却意外的并不高冷,看起来很是随和。

  “啊啊!”阿香张了张嘴,指了指自己的嘴,男人立马会意一笑。

  “门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也别傻站着等了吧,饿不饿,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男人往前走了几步见阿香没有跟上来又转过身。

  “怎么了?”

  阿香摇了摇头,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别害怕哦,这里是长生殿,门主的寢殿,是门主叫我来照顾你的,门主有要事已经出去了。”

  “对了,虽然你说不了话,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叫师捷,易月门的右护法。”

  阿香依旧是一脸好奇地看着男人,她发现,这个男人估计是这个地方最爱说话的人了。

  不过在当下的处境中,遇见一个话痨真的让人有了一点安心。

  其实刚刚阿香已经打量过四周了,四处应当是有四个立柱,立柱之间有红漆木门相连,但此刻木门紧闭根本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至于这纱幔摇曳,刚刚那个女人以及这个叫做师捷的大叔出现,都是从纱幔后走出,又消失于纱幔后。

  阿香跟上了师捷的步伐,往最近处的纱幔后走去,伸手掀开纱幔的同时只觉得一阵奇香飘过,眼前一花,竟然已经出了那所谓的长生殿。

  身后正是师捷所说的长生殿,匾额高高挂于门上。

  回过身来才发现,此殿竟然建在山中,四处开满了鲜红如雪的小花。

  应该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山,内部已经挖空,中心建的主殿便是这个大门紧闭的长生殿,两旁左右对称还建了几座偏殿,这样的建筑风格,真不像活人居住的地方,倒很像哪个帝王恢弘大气的陵墓地宫。

  殿前有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笔直延伸链接着一架铁锁桥,等阿香跟着师捷走近,这才发现,原来长生殿四周虽然是平地但与山体连接之处早已挖空,往下望去是万丈深渊一般黑漆漆的一片。

  铁索桥上面锈迹斑斑,阿香还想着可要扶着锁链慢慢走就被人人提溜着后脖领子给拽到了空中,嚯!原来铁索桥不是用来走的,是用来飞的时候借力的。

  师捷只在中途借了一次力就从石板路飞到了深渊另一端,只见他还是轻轻一挥袖,爬满红色小花的山壁竟然掩藏着一个洞。

  好吧,要不是师捷带着,阿香估计以为自己是被丢到封好的地宫墓穴之中了。

  “门主,其实我可以……”女子的话还没说完看着红衣男子的眼神就自动将后面的话给吞进肚子了。

  男人坐在一个太师椅之上,右手扇着那柄玉骨扇神情慵懒,应该是在等什么人。刚刚说话的女子就垂首立在一边此刻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咚咚,咚咚咚!”门外响起一种类似于暗号一般的敲门声,男人骨扇一和,门应声而开。

  只见是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男人,男人举在身前敲门的手因为大门的突然打开落了个空,索性自然垂下背到了身后,抬头迈步而入脸上已经挂上了熟练的微笑。

  “叔叔近日可好,听闻苏府前些时日已经被一把大火烧了个尽,侄儿还以为叔叔近来已经了却心事,云游四海逍遥自在去了。”男人走到太师椅前,低头拱手施礼道。

  “苏沐云逃了。”男人挑眉,用玉骨扇一端挑起眼前人的下巴,直视那个自称侄儿的男人的双眼。

  易月门想找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找不到,只要这个人还活着,还在江湖之中。但是如果这个人被朝廷的某些人给藏起来了,那就要费一些心力了。

  男人对这突如其来的直视并没露出任何慌乱之情,嘴角依旧是挂着那浅笑,不过此刻却显得有些刻意了。

  “既然叔叔认为那苏家小女逃了,侄儿定会好好为叔叔搜寻一番。”男人后退一步,恭恭敬敬地说道。

  红衣男子不置可否,也不想多说,一挥手骨扇打开,又给自己扇起来风来。

  “既然叔叔没有别的交代,侄儿先行告退。”华衣男子拱手低头又施一礼这才退下。

  等他后脚刚迈出大门,门便又是啪的一声合上了。

  “先让师捷带她几日,再把她带过来,以后就让她在我身边伺候吧,我不喜欢聒噪。”语末,男人斜瞟了女子一眼,显然他对之前女子没说完的话感到不耐。

  “……是。”

  易月门长生殿前的石板路尽头,阿香和师捷坐在深渊峡谷的边边上,望着对面满眼的红色小花,师捷单方面的聊着天。

  本来还以为被俘虏到易月门会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没想到就是第一日被人点了脑袋头疼了许久,好了竟然就被默认收编了。

  随着身体的恢复,阿香的内力也恢复了七七八八,已经可以用轻功同师捷一起飞过铁索桥了。

  “门主叫你去做他的贴身侍女,以后就不能同你天南地北的聊天了真是让人伤心呐,你不知道,除了你整个易月门都没人愿意和我待在一起超过两天。”

  “……”

  “阿单那个小丫头也是整天一副冰山脸,以后你要是遇见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商量哦!”

  “……”

  “门主喜静,你不会说话……呃,你不说话当然也不会惹到他什么,不过你还是万事小心。”师捷俨然一副苦口婆心的老大叔模样,阿香也只能一一点头,并没有因为他一开始口无遮拦的实话而有任何情绪波动。

  “……”

  “去吧,阿单来叫你了。”

  阿香回头,正是师捷口中那个唤作“阿单”的冷脸女子,她的全名其实叫单虹梅,听说还是师捷给她起的。

  那一年阿单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孩,师捷也还是一个年轻俊郎的少年,投入易月门没多久的一次外出任务,捡到了被一个单姓的大户人家丢在后门的阿单,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把一个襁褓中的婴孩给丢了出来,反正就是被师捷给抱回了易月门,那时红梅花开,就叫了单虹梅。

  一开始师捷还不是如此爱说话,大概是阿单小的时候实在太爱哭,师捷只得抱着她不停的哄啊哄,等阿单都长大了不需要哄了,师捷却已经养成了事无巨细念念叨叨的习惯。

  估计也正是因为师捷太唠叨,阿单长大了到了叛逆期竟然变得沉默寡言了,后来一次出任务,阿单顺手把当初将她扔出门外的单家给杀了个干净,回来后因为任务完成的漂亮被升了级,和师捷就成了同级便再也受不了话痨师捷,自己搬出了师捷的院子,变成了如今的冰山美人。

  师捷爱说话,门主自然也不会让他近身,于是师捷就成了每一个新来易月门的人的入门教习师傅,后来门主更替,师捷有幸当上右护法,可还是干着老三样。

  “走吧。”单虹梅冷冷的看着坐在崖边的阿香,并不愿意多说什么。

  “阿单,晚上回小院吃饭吧,我做你最爱吃的冰豆腐。”师捷显然不会和这个自己从小拉扯大的计较,每次遇见都会万分殷勤,万分慈爱的邀请。

  冰汤其实就是师捷煮的甜汤水,小孩子天热就爱喝点凉的,师捷就聚内力于掌心化冰,再将它切成一块一块的放于盘中。

  方方正正像豆腐块一样,小阿单一直就叫它冰豆腐。

  每每不说话还好,可现在阿单一见他如此,本来冷冰冰的气场只会更冷,“不必。”

  “……”

  阿香跟着单虹梅走向长生殿,自从那日被师捷从里面带出来,她就再也没进过长生殿。

  这次同上次不同的是,没有人再领着她了,单虹梅走到长生殿的大门前并没有推门的意思,而是侧身到一边,让她去推门。

  阿香看了看单虹梅,见她没有要陪她进去的意思便去推门。

  可是轻轻一推,门根本没有要开的意思,而且阿香甚至怀疑这门别是一个假门吧,不过还是再次用力推了一把试一试。

  门倒不是假门,这次一推就开了,只是开得太突然,而阿香使的力也不算太小,竟然直接跌了进去。

  身子刚完全跌进去,身后的大门就“啪”一声关上了,阿香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正想转身去拉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过来!”

  声音其实并不大,可是却让人心神一怔无法反抗。

  阿香便乖乖转回身去,向声音的源头走去。

  纱幔轻扬,红衣男人这次正站在那面铜镜之前。

  男人似乎是正在试穿新衣,软榻已经移到了铜镜一边,上面堆着各式各样的红色衣衫,男人身上刚刚已经穿上了一件便在铜镜前左右侧身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其实大门紧闭本不应该有什么光线能照进来,到处该是漆黑一片,今日仔细瞧瞧原来长生殿里供着一颗极大的明珠,哦不,可以叫明球了,该有一个西瓜那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