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浮生好梦

四十八、你要相信他,我们也只有相信他。

浮生好梦 云安书生 5393 2019-01-11 21:48:27

  他杀得第一个人就是穆正荣,他是穆正荣一手提携的,知道穆正荣有心脏病,但是这些年药物维持的很稳定,所以他偷换了穆正荣的药,只是自己第一次动手杀人,不知道什么药量能致人死亡,只是让穆正荣昏迷不醒,但是他并不满足,他要的是命!所以在医院,他拔掉了穆正荣的氧气管子,准备逃走的时候正好叶舟拄着拐杖进来了,俞鸿将计就计,藏了起来,叶舟看到穆正荣时候他已经死了,他以为杀人的凶手刚走扔掉拐杖就追了出去了,躲起来的俞鸿借了天赐良机,故意把自弄伤,大声呼救,医生赶到的时候,俞鸿很聪明,没有直接把矛头指向叶舟,而是说自己刚进来就看见有人在对穆正荣下手,自己没来的及看清楚是谁就被人打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只就看见了地上的拐杖和已经没了呼吸的穆正荣,尽管如此大家只要调取监控就会发现是谁做,而自己没有趁机栽赃就就更加深了这样的怀疑。

  穆正荣死后,沐光集团果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各大股东趁着穆正荣的离世开始瓜分沐光集团的股份,本以为这一次可以把沐光集团一网打尽,没想到纪薇年为了帮助穆辰枫向远在国外的父母寻求帮助,俞鸿自然不会让沐光集团,更不会让穆家的人有翻身的机会,只要想帮助穆家的人都要死,所以纪家夫妻也命丧黄泉。

  从自己杀死穆正荣那一刻起,只要是想要帮助穆家的人都要死。尽管自己做的这么绝情,但是他还是低估了穆辰枫的能力,他一直以为就是一个富二代罢了,没想到穆辰枫能有力挽狂澜之力,等到自己反映过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自己已经不可能在和穆辰枫抗衡。

  但是,俞鸿没有死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表面臣服,可是私下做了很多事情,只可惜没有一件能撼动沐光集团的根本,反而掏空了自己公司。即便如此,俞鸿还是没有死心,结果他就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最终他终于让穆辰枫掉进了自己的圈套,让穆辰枫花了五千万买了一个“冒牌货”。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原本以为自己这样诓骗穆辰枫,他会对辰芷青不断的报复,毕竟辰芷青是他花钱买来的商品,他以为穆辰枫会气急败坏,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穆辰枫真的会爱上辰芷青!尽管如此,俞鸿还是没有放弃,丧心病狂的他竟然选择联合纪薇年,并编了一串的谎言,骗的纪薇年和自己合作,做了那么多事情。

  也许,自己的好运被用完了,后面的事情,老天爷没有在帮着他,反而是辰芷青,一次次的磨难和陷害不仅没有让辰芷青崩溃却叫她拥有更多愿意守护她的人,甚至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惜背叛自己,命都不要也要维护辰芷青。

  这么多年,俞鸿觉得自己过的很累,他不明白,自己只是希望苏欢留在自己的身边,不要离开他,只要她肯留下来,自己可以不追究当年的事情,甚至可以把辰芷青视为己出,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做,哀求也好,威胁也好,苏欢始终都不肯留下来,就算现在的叶舟跟一个废人一样,苏欢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叶舟,时至今日,自己始终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邱忠看着俞鸿的背影,自己跟着俞鸿的时间不算短,这是第一次自己看见他心里的荒芜和疲惫,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原来他已经是一个念过半百的老人了......

  “老板。”

  “找纪薇年来。”

  看来自己真的不了解俞鸿,他的狠决,远不是自己所能估计的。事到如今,俞鸿还是放不下,自己多说无益,只是念在当年的知遇之恩,自己会帮他。

  “好的。”

  自从谭景晞代表沐光集团中断了和简行的合作以后,简行在行业内的口碑一落千丈,业务大大缩水,但是纪薇年没有在意,这个圈子一向就是这样,人心不也是这样的吗?好在自己在海外的业务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公司尚且能够正常运转。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穆辰枫了,公司里,家里,山庄里,自己找了很久了,但是就是找不到,也没有人愿意告诉她穆辰枫去了哪里,最后她去求杜念,希望杜念可以帮助自己打听穆辰枫的消息,自己只是想见见他。

  谭景晞见到杜念的时候,有些愣神,从知道芷青和辰枫的第一个孩子是他下的手开始,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此刻见他已经是物是人非了,曾经生死与共过的人,如今却成了陌路,关键是他为了那个人背叛了所有的一切,他的兄弟,他的信仰,可是那个人根本不爱他。想到此处,谭景晞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俞锦在他身边,一开始真的很想冲去抽他,可是看着一向笑容温暖的谭景晞此刻的悲伤,她硬是忍下了心里的怨气,一个人先离开了。

  “景晞,我......”

  “我想你如果不是为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也许吧。”

  “告诉她放手吧,她不会在有机会了。”

  “辰......”终究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叫穆辰枫的名字。“穆总在哪里?薇年只是想见见他。”

  “辰枫不会再见她了,他们不会在回到去了。”

  “她已经知道错了,穆总就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吗?毕竟为了穆总,她失去了那么多。”

  谭景晞突然觉得很无力,纪薇年爱的自私,为了得到穆辰枫用尽了手段,甚至不惜伤害穆辰枫;杜念爱的卑微,为了纪薇年他可以不顾及自己,他们从来不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

  “杜念,你知不知道苏欢前几天找到了山庄,找到了芷青和辰枫,苏欢求芷青和辰枫帮她救人,芷青给了她钱,辰枫没有反对,并且把人放了,现在芷青和辰枫在瑞士童姨哪里。”

  “你说什么?!”

  杜念不敢相信,穆辰枫竟然真的放走了自己的仇人!

  “你明白吗?”

  谭景晞看着愣在原地的杜念,他知道杜念不敢相信,可是这就是事实,为了辰芷青,穆辰枫一次一次的改变原则,最后甚至放过了苏欢。拍了拍杜念的肩膀,谭景晞说道:“告诉纪总,放下吧。”

  等到杜念反应过来的时候,谭景晞已经走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简行,看着纪薇年渴盼的眼神,杜念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安慰她,这么深的仇恨他都放的下,又有什么是他不能为了辰芷青可以放弃的?

  杜念相信,如果没有这些事穆辰枫也会像爱辰芷青一样爱着纪薇年的,可是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如果,那些事情就是真实的发生了,他们之间就是错过了,不可逆转。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的,他也忘记了纪薇年在听到这些是什么样的反应,只是他隐约记得身后有许多东西摔碎的声音,还有谁凄厉的哭喊声,和不断涌向一个方向的人群。他始终不明白,自己原本不该伤心的,为什么自己却偏偏这么难过。

  后来,他知道了,这是对纪薇年的爱,他已经没有自己,纪薇年的喜怒哀乐就是自己的喜怒哀乐。他又觉得,自己和穆辰枫是一类人,为了心中所爱可以放弃所有的人,只是穆辰枫比自己幸运很多倍,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包括未来,可以让他放弃一切的人始终都深爱着他,而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恩赐。

  按照俞鸿的吩咐,邱忠亲自赶到简行,正碰上纪薇年知道事情后在办公室里发狂,邱忠做了一把好人,把围观老板丑态的员工赶回自己的工位去了,自己关上门总裁办公室的门,拉上窗帘,点上一根烟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纪薇年发疯,偶尔有东西朝着自己飞过来了,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挡出去。

  终于,一顿大闹,纪薇年精疲力竭了,看着眼前始终气定神闲的邱忠,瘫坐在椅子,死死盯着邱忠不断的喘着粗气,纪薇年眼里的怨怼在邱忠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慢悠悠的掐灭手里的烟,找到一只没有摔碎的水杯给自己倒上一杯水,慢条斯理的开口到:“纪总,若是瞧不上这些物件儿,也不用这么糟蹋。”

  “少废话,你来干什么?!”

  纪薇年现在的样子在邱忠的眼里就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疯子一样,邱忠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如果不是听命于人,自己断然不会和这个疯子见面的。

  “我想,能让纪总这么发疯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穆辰枫以外,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是又怎么样?”

  “我以为纪总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定有过人之处,如今看来,沾了儿女情长不过如此。连父母大仇都能忘了。”

  “少拿这些话来刺激我,你那个料事如神的老板,给别人养了几十年的女儿到头来还不是抓不住人,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邱忠倒是没想到今日的纪薇年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虽然她这样说,但是邱忠倒也不在意,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看着纪薇年。

  “你说的这些话,或许对我老板有用,但是,我只是一个传话的,明白吗?”

  纪薇年看着沙发上悠然自得的邱忠,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对付他,更何况是他的老板。

  “说吧,又想怎么样?”

  “看来纪总不是很喜欢我,既然这样我还是先告辞了。后面的事情就请纪小姐自己解决吧。”

  尽管刚才杜念的消息让纪薇年气得发疯,但是还没有到完全失去理智的地步,邱忠不会无缘无故的上门找上自己的,何况自己的把柄还在俞鸿的手里,就算是要彻底摆脱俞鸿自己也要销毁那些证据。

  “少废话,到底想怎么样?!”

  “纪总,这不是合作的态度。”

  真是俞鸿的好狗,这笑里藏刀的样子,真是如出一辙!纪薇年对这样的态度早就不耐烦了!

  “邱忠,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要是有事儿,我一定会拉着你们一起死。”

  “难道纪总以为,俞老板用这么多年某的局会在乎这些?”

  “你!”

  对于纪薇年的言语威胁邱忠根本不放在心上,从最开始纪薇年就是一个棋子,尽管他不知道俞鸿最后会把纪薇年怎么样,但是一定不是合作伙伴的结局。当然,邱忠来也不是为了争一时口舌之快的。

  绕过纪薇年,邱忠重新坐会沙发上,点上一根香烟,对面镜子里折射出外面的墙上挂着禁止吸烟四个字,邱忠抬头看见,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纪薇年知道这是一种挑衅,但是此刻的自己根本没有精力去处理这些。

  “纪总现在什么打算?”

  “打算?哼,我有什么打算?辰枫为了辰芷青那个贱人连报仇都能放下,我还能有什么打算?!”

  “穆辰枫忘了,难不成纪总也放下了?”

  “你的好老板守着苏欢这个贱人,说一句重话就要我的命,我哪里有机会下手。”

  “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害死你的父母的人是谁你就该去找谁,现在你处处针对苏欢不过是泄私愤,她的女儿抢了你的男人,你抢不回来所有就把怨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纪总这么做,有些不地道了。”

  “都是一丘之貉,有什么冤枉她的?如果不是她水性杨花,我父母怎么会有这样的无妄之灾!”

  “纪总,想合作就要有诚意,对吗?”

  纪薇年看着邱忠冷下来的脸色,没在说什么,时至今日自己虽然暴跳如雷,但是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知道有些事还是不能当面明杠。

  “好,只要能收拾了叶舟和辰芷青,我可以放过苏欢。”

  “这才是合作的态度。”

  “叶舟已经逃走了,不知道俞鸿的诚意在哪里?”

  “苏欢已经在老板那里了,你认为叶舟会袖手旁观吗?”

  “都这样了,他还会来吗?”

  “纪总,如果他不来,就枉费了俞先生对他的用心良苦了。”

  “什么时间。”

  “随时。”

  邱忠没有再说什么,纪薇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会不来的,否则也对不起她前面做的那些事情。

  尽管穆辰枫已经告诉了辰芷青,但是下了飞机还是让司机把辰芷青送回去家里去,自己和谭景晞汇合去了山庄。叶舟已经醒了,但是人很虚弱,还是只能躺在病床上,穆辰枫赶到的时候他刚刚被注射了镇定剂昏昏睡去,他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苏欢。别说他身康体健能不能找到苏欢,就现在这个状态,就是给他找到了,他也救不了人只能白白送死。

  站在门外,穆辰枫极力克制着自己,俞锦看着穆辰枫的样子一直很担心,尽管自己恨叶舟,但是谭景晞说的对,如果叶舟就这么死了辰芷青一定过不了心里的坎儿,她和穆辰枫之间就真的没有以后了。她真怕穆辰枫冲进去掐死叶舟,但是幸好,尽管已经青筋暴起,尽管紧握的拳头泛白,尽管眼里的怒意骇人,穆辰枫最终没有冲进去。

  穆辰枫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在门外站了很久,俞锦提心吊胆了很久,反而谭景晞倒是不怎么担心的样子。

  回到会客室的时候,穆辰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俞锦给谭景晞和穆辰枫到了水,自己坐在谭景晞身边,始终如坐针毡,会客室静的让人发慌,俞锦很想开口问问穆辰枫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又或者是替辰芷青说说好话,可是谭景晞一直暗暗用力握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俞锦只得忍下心里一堆话。

  良久,穆辰枫平静的开口问道:

  “陆启有什么消息传回来?”

  “没有,我们现在只知道苏欢是俞鸿带走的,去了哪里不知道。”

  “有人能从山庄把人带走,证明我们做的不够。”

  这句话看起来是在指责山庄的安保问题,但是谭景晞是知道的,山庄的安保体系是顶级,如果不是有内应俞鸿别说出去,他根本就进不来。

  “陆哥已经处理好了,他那里没有消息,只是为了图财。”

  “你先回去,公司不能没有人,这个时间公司不能出事儿。”

  “童姨哪里你安排好了?”

  “放心吧。”

  “公司有我出不了事儿,穆南就在一边儿有事儿你就找他。”

  “我知道了。”

  “你都想好了?”

  谭景晞略带探寻的语气,让穆辰枫转头看了他一眼,穆辰枫知道谭景晞在问什么,淡淡一笑说道:“放心。”

  得到这样的回答,谭景晞才放下心来,带着俞锦回去。俞锦一直不知道他们兄弟两人之间打的哑谜,坐着车里心神不宁,她实在不明白谭景晞怎么敢把穆辰枫和叶舟放在一起。谭景晞看着俞锦,无奈的摇摇头替她系好安全带,说道: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看现在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

  “可是,你不在谁能看住他。”

  “我是辰枫的好兄弟没错,但是如果辰枫真的要收拾一个人话,我根本保不住他,更何况是在他的山庄里,从他知道消息到回到山庄,多的是机会,可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他今天为什么不带姐姐来?”

  “小锦,你真的理解不了辰枫对芷青的深情。”

  “这种事情不是深情就能解决的吧。”

  “辰枫把这件事已经告诉了芷青,他不带芷青来,第一舟车劳顿他不想芷青在为此伤神,第二他必须自己来见叶舟,他要先逼着自己冷静面对这件事,才能在芷青失去理智的时候陪她一起去面对。现在苏欢在俞鸿的手里,叶舟半死不活,这两个人对芷青来说既是魔鬼也是至亲,他们生了芷青却也因为他们的任性给芷青带来了无法挽回伤害,芷青自己未必都能理清楚自己,所以辰枫必须冷静下来,只有这样才能帮到芷青。”

  “他真的做的到?”

  “你要相信他,我们也只有相信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