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束水囚爱,已入魔

熟悉的剑

束水囚爱,已入魔 江浔歌 1074 2018-12-07 02:08:06

  “夫人请先在此稍候片刻,陛下方才从御花园回来,还需沐浴一番。”晏公公对水清儿的态度倒是比对丽妃的态度好上不少,微胖的老脸上挂着笑。

  水清儿点点头,尧帝早已在晏公公与她说话时便不见了身影,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刚才也没听见脚步声,她还以为尧帝没有离去。

  晏公公目光似有深意的看了水清儿几眼,朝她弓了弓手便往寝殿里间一屏风后头走去。

  水清儿好奇的往那处看了看,上次竟然未发现那屏风后还别有天地,想必那后面便是陛下的浴池吧,听人说皇帝的浴池大多以暖玉而建,有解乏养生之功效倒也不知是真是假,她站在此处未听到里面有任何声响,想必还要往里处走上不远。

  闲来无事,她想到先前尧帝遇刺在严府时她奉的茶水来,当时他道那茶不错,如今那精致的红木圆桌上正摆着的那壶茶水,是侍人刚才才上的壶口还冒着热气,也不知陛下喝得茶水是否比她那随意泡的碧螺春好喝些,空气中淡淡的茶香味倒确实好闻。

  其实尧帝寝殿中并无太多东西,最为特别的则是那挂在龙角床头的一把长剑,分明与其它物品想必那剑并不十分显眼,不过能叫尧帝这般保存的剑必定非凡品,说不定便是多年虽他征战沙场时所佩的剑,不知为何,她竟觉得这剑有些眼熟,似在哪见过一般。

  忍不住走了过去,她细看了一会儿,确认自己确实未曾见过这把剑,但是为何却会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此剑可还钟意?”

  “中意,可我不怎么会使剑。”回了之后水清儿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去见尧帝不知何时以站在了她身后,她吓的小脸微白水眸微睁着,“不,我,臣妇是说这是把好剑,任何人看到都会喜欢。”

  尧帝越过她坐到她身侧的龙床之上,污黑的发丝因刚沐浴而随意的散落下来竟比女子的头发还要顺滑几分,发尾微湿着将他白色的侍衣沁透,隐约可见衣衫下那挺拔而修长的身体,他轮廓分明的五官许是刚沐浴的原因看着比平时多了几分妖异之感,深邃的眼睛看着床前一脸懊恼的水清儿,“朕不过问问而已,无需紧张。”

  水清儿又一次惊讶的看着他,不过马上便底下头去拜在地上,“陛下仁德,是臣妇无理。”

  去取针的侍人从殿外而来,拿着需要用的银针,晏公公正好从屏风后走出来候在寝殿的香炉左侧,那侍人也没看跪在地上的水清儿,拜见了尧帝后将银针放在床头的案几上又退了出去。

  “过来给朕施针吧。”尧帝皱了皱眉看着将脑袋低着的水清儿冷声说道,四周的温度似瞬间冻结了几分,便是晏公公也是收敛着的站着,脸上严肃起来。

  “是。”水清儿起来,还好是在尧帝的寝殿有着精致厚实的地毯,若是在外头,这般动不动便要跪着认错怕是一天得浪费一件衣服不可,不过这样的想法片刻而过。

  因为此刻尧帝所散发的威严使得她不敢再胡思乱想,微白着小脸儿,取过银针来到尧帝的龙床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