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百鬼众魅:妖妃要上天

44认命

百鬼众魅:妖妃要上天 那小刀 1334 2019-04-16 01:04:29

  她歪头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不同来。

  朱聪突然笑了,像横刺而来的箭,银瓶乍破,渗出浓黑的乌血。

  “给少爷送去了?”

  小桃悚然而惊,勉强的笑道,“嗯,送去了,少爷十分欢喜。”

  “那就好。”说着从袖里拂出一袋沉甸旬的金子塞到她手里,笑得温和,“这是老夫人赏你的。”

  小桃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朱聪,脑中电闪雷呜般刮过呼啸的大风。“你们,你们要做什么?”撤换山庄大门的守卫是第一步,以养伤为由龟缩缨络轩是第二步,接下来,他们要做什么?

  小桃惊恐的退后半步,一跤跌在地上,面无人色。

  云绵山庄,要变天了。

  朱聪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容如同恶鬼般阴惨瘆人,“守好心,管住嘴,可别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挑恐惧的望着朱聪,“奴,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

  朱聪满意的拍了拍她剧烈颤动的肩膀,笑得如煦春风,“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

  手指如刀尖冰凉的划过小桃颤粟的脸颊,“嗯,这才乖。”

  “去吧,净净身,你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让人看见又是大麻烦。”

  “是,是。”小桃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逃出院子,只留下身后朱聪诡异冷励的脸。

  

  建武十七年,3月20。

  靖安王府别院。

  夜已深,月正圆,桃花香雾浓,梧叶西风冷。

  没有雨,碧空万里,花月生香。就像景澜眼中的泪,泪澜干,枯竭若井。

  明月苍茫,在刹那间照亮了人世的肮脏和无奈,照亮了人性的懦弱和丑陋,照得她心中一片荒凉的苍茫。那个夜晚又再次袭来,一只只形状丑陋的恶鬼,混杂着血水泪水涕泪横流的脸,抖抖索索如爬虫般的蠕动,留在脸上身上洗也洗不掉擦也擦不破的恶心粘腻的感觉,落进骨髓粗糙恐惧张狂的绝望......

  不能想,不能看,不能碰,永远不能结痂的痛入灵魂的悔痛,稍加触碰就化脓流毒浑身恶臭,漾着永远不能见光的疽虫,日夜锥心。

  痛得她撕心裂肺,直入骨髓。

  原本,她以为他是她最后的救赎。

  却发现,终是他将她推向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从此,她日夜沉伦,不得解脱。

  月光落地成殇,带着锋利的冰渣子,割破她最后的虚妄。

  她闭上眼,他不会来了。

  母亲说的对,她的人生已污垢不堪,而他的人生正崭新铮亮,前程似锦。

  就像那柄鲜妍的桃花扇,即使花落人亡两不知,依旧烂漫的开出朵朵纯粹热烈的心头血,指间砂。

  那么,就让她最后任性一回,梦一回桃花林间,拈指微笑那一个回䀵,他眼底如泓的暖意融融;她抚琴他弄笛时情意缱绻的凤求凰;水光潋滟中,他执子之手,逗弄着池中锦鲤,温热的温度搔动了她心中的痒。月色青辉中,他摘一朵桃花,挽于她发间,红花娇面,他轻呼: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桃花妍妍飘零若雨,映着他眼中的深情,灼烫了她一生的悸㤼……

  景澜郡主菲色的衣裙逶迤成一朵硕大的桃花残,西风拂过,荡漾起层层迤逦的的涟漪,张扬在零落的桃花雨下,带着淡淡的桃花香,一起入梦,一睡不醒。

  有血色从她袖间寥落成河,蜿蜒成汩汩的清泉,洗净这尘世的污浊。

  尘归尘,路归路,挺好。

  周围似有人声沸过,风过入耳,只觉寒冷透骨。像沉沦于冰天雪地,不得救赎。

  恍惚中似看见一张惨白的脸,那真真切切的哀伤,瞬间刺痛了仿佛在雪水中浸泡的冷硬的肢体,满园的桃花色再一次充斥在她眼前,那样血红的颜色,那样冰冷的温度,瞬间刺得她浑身颤抖。

  原来,在梦里,她依然得不到救赎。

  原来,繁华落尽,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原来,她终究挣不过过天命。

  她闭上眼睛,黑暗袭来。

  母亲,澜儿认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