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17、蛋儿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69 2019-02-25 18:20:51

  十五阿哥一口气走到翊坤宫旁西长街,却停住了脚步。

  九思跟上来,有些纳闷儿,悄声问,“主子……怎不往里走了?”

  十五阿哥闭了闭眼,轻轻摇头,“是我唐突了……今晚,本不该来。”

  撷芳殿在紫禁城的东南,他这么一路往北,再往西,已是穿越了大半个内廷去。以成年皇子的身份,又是这个时辰了,已是太过冒失。

  九思便赔笑,“方才门上的爷们儿都说了,翊坤宫里没有内廷主位,只有十公主和德雅格格,所以主子您过去没事儿的。”

  十五阿哥却还是叹口气,摇头,“小十和德雅是无妨,可是翊坤宫里自有旁人。我这样深夜而来,怕是有损她们清誉。”

  九思道,“主子,那有什么的呀,不就是两个侍读学生么?您是皇子,是主子,又有什么不便的呀?”

  “再说了,您是来看十公主和德雅格格的,又不是来看她们的。您没传召她们,她们想见您还见不着呢……”

  九思说着说着,就不敢继续说了。因为他的主子爷忽地回眸,森森盯了他一眼。

  他吓了一跳,咬了自己腮帮子——好像,他有什么话说错了。

  十五阿哥叹口气,忽地回头,“走,回克。”

  .

  眼见各道宫门就要关了,就赶在这个节骨眼儿,翊坤宫门一开,一道娇俏身影活泼泼地跳出来。

  她身后,还有个更活泼的,只是那姿态有点笨。就好像一个肉球,直接卡在了门槛上,上不去也下不来了。

  便传来一声轻笑,是小女孩儿俏皮的轻啐声,“你呀,瞧把你给胖的……真是当不成钮赫了。”

  不是旁人,正是廿廿。她身后那个小蠢物,是牙青的孩子。

  经十七阿哥的保媒拉纤儿,牙青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嫔妃和孩子。这一只是刚出生不久的小不点儿,还是个女娃。

  ——就因为是个女娃,十七阿哥才敢送进来,给廿廿她们玩儿。

  因为这小蠢物,又小又可爱,故此在翊坤宫里,上自十公主和德雅格格,下至肝功能里的使女和妈妈里们,谁逮着谁喂,结果没几天,已经圆成一个球儿了。

  狼的机敏啊、灵活啊、警惕啊,因为这一身肉,就都没了。

  可是再是这样憨态可掬,廿廿也不敢大意,夜晚总要叫太监将它送回内狗房去,不能留在内廷里。

  廿廿便是赶在这个即将下钥的节骨眼儿,将这小女娃给送出去。

  夜色寂静,宫墙夹道内更是只有长风掠过。

  风吹起廿廿衣袂,又掠动她背后长辫。

  她霍地扭头,望向夹道的宫门之处。

  后头的内狗房的老太监笑着弯腰将那小狼给捧起来,跟着走出门来,见廿廿那般,便问,“狼格格,怎么了?”

  廿廿甩了甩头,“谙达,您看,门外有人么?”

  那老太监左右看看,却是摇头,“没有啊,是风吧。都这个时辰了,宫门都将下钥,必定没人随便走动了。”

  倒是那小肉狼忽地朝天叫了起来。

  廿廿吓得也顾不上人了,赶紧蹲下将它的嘴给堵上。

  “喇珠……嘘!”

  宫门外,十五阿哥不由“噗”地笑了。

  喇珠,清话,粗心的小笨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