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95、狼主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27 2019-02-14 11:12:37

  因乾隆五十年,乃是乾隆爷登基五十年的国庆,正月里在京举行千叟宴后,此番在避暑山庄更是要大宴外藩,故此十五阿哥无法分身,九月才回京来。

  距离十五福晋小产,已过两月去。

  这两个月来,廿廿虽不得随意出内廷去撷芳殿那边,却也从十公主和德雅格格口中得知,十五福晋的身子颇为不好。

  因失血过多,十五福晋体质日渐衰微,少寐懒言,潮热烦闷之外,又添了心跳头晕,身软懒食的症状。

  太医用的方子除原来调理肝脾的之外,又加调理心脾之方。然则,以廿廿等人的从旁来看,却并不见十五福晋身子有任何起色。

  德雅都急,“我十五舅舅子嗣本弱,如今只有小二阿哥一个独子,如今却还年幼,尚不知将来如何……如今又眼见着我十五舅母的身子不好了,真不知将来可如何是好。”

  在这般的暗潮汹涌里,仿佛不知人间愁苦,依旧乐天逍遥的,整个宫里也就一个十七阿哥而已。

  刚回宫来,十七阿哥便借了小二阿哥的名义,叫廿廿去内狗房,看望牙青去。

  自从三年前牙青也进宫,入了内狗房以来,这三年牙青是廿廿都跟着十七阿哥去秋狝去。这回从热河回来,小二阿哥和廿廿自都惦念着呢。

  .

  内狗房里,年方虚岁四岁的小二阿哥倒是比虚岁二十了的十七叔还要沉稳些儿。小二阿哥只是抱着牙青的头,絮絮说着想念的话儿,可是十七阿哥已经在大地上站不稳似的,走路都是上窜下跳的。

  廿廿明白,这小二阿哥是早慧懂事,知道他额娘身子不好,这便说话走路都是轻轻悄悄的,完全将一个孩子的顽皮尽数给掩藏起来了。

  十七阿哥却兴冲冲扯着廿廿的手臂,眉飞色舞地显摆,“你不知道,牙青有多威风!它一出现,就连草原上的蒙古狗全都不敢动了,全都仰头看着它的,把它当成了王!”

  进宫三年,牙青从一头小狼崽子,已经长成了一头成年公狼。才一岁的时候儿,一声狼嗥,加一场恶战,已经凭实力叫内狗房里百犬臣服,就连当年傅清傅二爷进贡的那藏獒的后代,见了它也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上前挑战。

  行围之时所有内外王公们马前马后的猎犬加起来,何止千百,竟都臣服于牙青,那情景廿廿想象也觉欢喜。

  她便轻哼一声,“不用猜,十七阿哥今年又拔得头筹了吧?”

  猎犬合围,牙青这狼王要的猎物,旁的狗谁敢抢呢?——狼群狗群里的等级森严,甚至不输人间宫禁。

  十七阿哥垂眸凝着廿廿,便“噗”地一声笑了,“瞧你,小心眼儿劲儿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我又只顾着自己拔得头筹,忘了你交待给我的事。”

  廿廿噘嘴,“那十七阿哥忘了,还是没忘呢?”

  廿廿嘱咐给十七阿哥的事,是牙青的终身大事。

  公狼一岁左右就成熟了,牙青今年都三岁多了,总不能在宫里再孤身一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