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92、残酷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51 2019-02-12 19:18:41

  因这宗事,十公主与德雅格格起身之后,草草用了点小食,便都换了素服,急急出了翊坤宫,往撷芳殿去了。

  头午里唯有安鸾和廿廿两人念书,廿廿也心不在焉,一页书整整看了一个上午都没翻过。

  公主和格格不在,师傅便也早早放了她们两个下课去。

  恭送师傅去,安鸾便赶忙离座,一把攥住了廿廿的手去,“十五福晋的事,你听说了吧?”

  廿廿点头,“公主倒还罢了,我倒是更替格格难受些儿。今儿本前后几日都是格格的至亲冥寿之日——七公主就是今儿,九公主是昨儿,十四阿哥是两日后……这已经都够格格难受去了。何成想,格格今儿又没了位姑舅亲去。”

  “谁说不是呢。”安鸾也垂首,红了眼圈儿去,“格格早晨听见,便当即险些昏了过去。我都不知该如何开解格格……”

  廿廿嘴唇动了动,却忍着没说话。

  倒是安鸾说了出来,“格格尚且如此,远在热河的十五阿哥得了信儿,还不知如何难受去。”

  这几日是十五阿哥的本生哥哥、姐姐的冥寿之日,却又没了自己的孩子去,偏十五阿哥随驾在热河,免不得强压难受,甚或还要强颜欢笑去。

  廿廿垂首,拈住安鸾的衣袖去,“安姐姐,我倒羡慕你。你年岁满了,最迟明年也该出宫去了。”

  安鸾本就比廿廿大着三岁,进宫时是十岁,这一晃三年过来,已是十三岁了。便已足岁,该参加挑女子了。

  安鸾脸颊一红,“……我是格格的侍读,格格还没嫁呢,我又哪里到时候?总归要等格格厘降了,我才能出宫回家去。”

  廿廿心下苦涩,勉强撑起笑道,“说不定姐姐不用家去,等挑女子的时候儿,皇上直接给挑中了,就留在宫里了。”

  安鸾却笑不出来,凝眸看着廿廿,“……十五福晋刚出事,你还与我浑说这个。饶是十五福晋,都遭了这么大的罪,你说我还敢么?”

  廿廿心下一沉,抬眸望住安鸾,“安姐姐也觉着此事有些蹊跷?”

  安鸾点头,“十五福晋不仅没了孩子,听说还大出血去,险些自己的命都没了……”

  安鸾说着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且那样巧,偏在戌时,正是各宫门下钥时候发作的。你想,各宫再去敬事房找总管领钥匙,再一扇一扇门地开……里外里得耽误多少工夫去!”

  “好在撷芳殿距离太医院不远,这若是十五福晋在内廷里,坐地性命是要交代了去……”

  廿廿直如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四肢僵硬着,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安鸾搓着廿廿的手,“不仅后宫里便是好呆的,便是阿哥所里,又哪里是好安身的所在去?”

  廿廿也不由得怔了神去。

  十五阿哥的所儿里还比不得内廷里人多,隐约听说十五阿哥名下除了十五福晋,也就只有四五位官女子。一共这么几个人,都住在前后三进的院子里,竟然都敢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若真是有人动手脚,那阿哥所里争斗的残酷,甚至比后宫里还要惨烈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