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质子帝尊:皇妃也翻墙

拜见师傅

质子帝尊:皇妃也翻墙 行影殇 1506 2018-11-09 11:08:35

  顾熙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不知道帝鞅把这一切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看着那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人,无比的心疼也很心酸。生平第一次那么想要知道那个名为叶枫的男子为何人?也想知道她所说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世界?第一次这么充满了好奇。帝鞅不想再看她那暗自垂泪的伤心模样,便走了过去,说:“既然那么爱他,为何还要嫁给皇上?那你先前的做派又是为哪般?”顾熙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听到声音未免吓了一跳,这回顾熙瑶没有不满的说出,只是瞪了一眼便沉默不语了,就在帝鞅以为她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她慢慢的开口了,“如果我说,我不是原先的我了,那个为了自己爱的男人不顾一切却被弃之如敝履的女子已经香消玉殒了,而我是来自另一个不属于这里的灵魂者,你可信?还没等帝鞅回答,顾熙瑶又讪讪的说着“很荒谬吧!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呢又更何况你们呢?不论如何,谢谢你!在你报完恩以后,别再来了。我总有一天还是要走的,我不希望也不想伤害任何人。对不起!你很好,如果我先遇上的是你,或许我会爱你也不一定,只是人生便是如此!你我只不过都是我们各自生活中的匆匆过客而已。””顾熙瑶抓了抓后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让你见笑了,人嘛总有那么一两天处在失常的状态。对了,你突然来我这,有什么事吗?”帝鞅看着恢复正常的她,心里不免比刚才舒服了一些,但是心里却是知道她只是把那份思念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而已,恐怕是有自己这个外人在,未免有些不好意思才这样吧!帝鞅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就是想……就是想即便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心里也是无比的满足。不想让她看出以免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很快收拾了心情,说:“不管怎样?我们都是朋友吧,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聊聊天嘛,再说了我只是来报恩的,不是你让我教你练武的吗?”

  一听练武,顾熙瑶完全把刚刚那阴霾的心情都没有了,转而高兴的在地上转着,好不开心,就像一只在花间嬉戏的蝴蝶,让人不由的想跟着她想起来。等她反应过来,说:“不对啊,你我这样孤男寡女的相处不好,我怕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我觉得吧,我们需要一个身份,一个合适且名正言顺的身份。”只见顾熙瑶眼珠子转着指不定想着什么鬼主意呢,没等帝鞅反应过来,就直接弯腰跪下,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跪可把那个帝鞅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把那跪着的女子扶了起来,想着“或许这个身份也不错,至少这样她心里没有负担,自己也能名正言顺的以师傅的身份与她呆在一处而不招反感。况且,她打的什么鬼主意他自然知道,只是想以这身份束缚住他的心罢了,可是她却不知,若她心里如果不是有人,不论是何身份,只要他想,他毫不介意。”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帝鞅欣然的接受了师傅这个身份。

  不等顾熙瑶有所反应,帝鞅便冲着顾熙瑶,说:“瑶儿,过来,为师先给你瞧瞧。”还没等顾熙瑶走过去,帝鞅便一把把她拽了过来,顾熙瑶没有站稳,直接摔在帝鞅的怀里,闻着淡淡的清香,让人觉得安心。帝鞅看着趴在自己怀里不断问着味道的女子也不打扰她,任她闻,心里也更加确定了师傅这个身份真好的感慨。过了好一会儿,顾熙瑶才焕然大悟自己还在人怀里呢,有些窘迫的起身,问:“师傅,要如何查看?徒儿需要做些什么呢?”帝鞅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乖巧的女子,说:“不用,你只需放空,不要抵抗为师的力量即可。”就这样,帝鞅把自己的额头与顾熙瑶的额头轻轻的挨着,彼此的呼吸交融着,未免让人觉得有些那个啥,不会是他还没有放下假公济私吧?于是,那个顾熙瑶就说,师傅,只能这般为我查看吗?帝鞅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是。”顾熙瑶看着那一脸平淡而且没有一丝起伏的的语气,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也有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顾熙瑶说:“那就开始吧?”

行影殇

新文,如有不尽如意的地方万海涵,也请各位多关注,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