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夜寻几许思烟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怒

夜寻几许思烟来 雨神不睡觉 2270 2023-06-08 20:08:08

  毫无预兆的,思烟所在的洞穴位置开始往外喷发紫红色的火焰,端夜抱着思烟小心地躲避着,可怀里的人身体却越来越烫,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怎么回事?!殿下她,她的身上,都变成红色了……”

  “……是沙烬,它会和这洞穴内的火焰起反应。”一直默不作声的阎乐,此时或许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中毒者将会从体内开始,五脏六腑,筋脉骨骼……皆被焚烧殆尽。”

  “你既然知道这毒这么残忍,为什么还要把它用在我们殿下身上!你知不知道她有多信任你!”青嫣彻底绝望了,她可以接受这一世的殿下,终究还是要离她而去。

  可她接受不了是以这种方式!

  “对不起,大祭司交代过,此事不能出任何差错,一定……得让她死。”

  “不光如此,玉思烟,你知道吗,沙烬焚烧完你的身躯,就会开始焚烧你身上所有其他东西,比如你用来藏这龙族人的镯子!”生怕思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听不见,大祭司特意提高了嗓门,大声喊了出来。

  思烟痛到几乎晕厥,她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听到大祭司的话,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看着端夜,用眼神询问他真假。

  “不用管她,思烟,我不会离开你。”

  看着思烟痛到面容扭曲,却仍旧担心自己,一股无力感涌上端夜心头,高傲的他第一次低下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进思烟的怀里,感受着脸上炙热的灼烧感,流着泪,一遍一遍念着“对不起”。

  思烟了然,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腕上的镯子摘下,递给青嫣,然后如释重负地闭上眼,都说人有来生,那下辈子,端夜和青嫣还能找到她吗……

  如果真有来世,希望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再也不会轻信任何人。

  在长长的叹息过后,思烟便再也没了生机。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冰蓝色球状物体缓缓出现在思烟身体上方,两道光轮围绕着球状物体开始旋转,越来越快,上面的眼睛也在慢慢睁开。

  “这……这是什么东西?!”阎家几人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其中散发的磅礴气息,分明是来自神族。

  阎恕奎更是惊出一身冷汗,这玉思烟难不成真是神族?!

  思烟残破的身躯慢慢升起,迅速向光轮靠近,端夜抓起镯子想再给她带上,可轻轻一扯,思烟整条手臂便从躯干上脱落,耀眼的光芒过后,思烟的身体和巨大神器一同消失不见。

  端夜站在原地,望着思烟消失的方向,喃喃道,“思烟,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轰隆!!”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随后乌云压顶,倾盆大雨瞬间就浇了下来。

  洞穴内的阎家几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搞得喜出望外,也暂时放下了对大祭司的逼问,因为在他们看来,梦桑国能够这场来之不易的甘霖,就是玉思烟献祭的结果。

  如此一来,他们还要感谢大祭司才是。

  “太好了!下雨了!终于下雨了!”

  “苍天有眼啊!我们梦桑终于有雨了!”

  梦桑国内,家家户户都打开了门,每个人都跑到了大街上,放肆的奔跑着,欢笑着,此起彼伏。

  “这下你们知道了吧,我身为梦桑国大祭司,所作所为皆是为了梦桑国。”碧葶佯装镇定,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往洞外瞟。

  “是我们错怪大祭司了,不该听信谗言,望大祭司原谅。”

  “嗯,那我就不在此地多留了,你们负责解决他俩。”

  “是!”

  “慢着。”端夜看着想要溜走的碧葶,冷笑一声,“大祭司自导自演的好戏还没开场呢,怎么就着急走?”

  阎恕奎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阎国主莫听他胡说,他就是看玉思烟死了想拿我出气……”

  “本尊不对你出手,大祭司若是非要现在走,就是心里有鬼。”

  “你……!”碧葶还想狡辩,却在看到阎恕奎怀疑的目光时选择了闭嘴。她可不傻,万一露馅起了冲突,光这一大家子银狐她就对付不了,更别提还有一个龙族人加一个神兽。

  眼下只能用拖时间,等大人来救她。

  很快,阎恕奎便发现了不对劲,这瓢泼大雨下了一刻钟,不禁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甚至像天破了一个窟窿一般,一停不停地往下漏水。

  照这样下去,梦桑国就要被淹了!

  “大祭司,得想办法让这雨停下来!”

  “……”

  “大祭司?…!”

  “她没有办法。”端夜淡淡的说道,“因为,这是天怒。”

  “天怒?!”阎恕奎一惊,“我,我们为何会引来天怒?!”

  “你们觉得呢?”青嫣笑了笑,眼中却透露着悲凉,“你以为你们刚才杀的是谁?”

  “玉思烟……她,她……难道真的是……”

  “我家殿下,才是真正的水神大人。”

  阎恕奎震惊的无以复加,甚至踉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阎朔阎锐玦连忙扶住他,可他们二人又何尝不是难以置信,阎乐更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竟然亲手杀了水神,引来了天怒……本意是想救自己的国家,没想到到头来却害了所有人。

  “如果本尊没猜错,你杀了汤夫人,夺走那半颗妖丹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怕被认出来吧。”

  “大祭司……他说的是真的吗?”

  “呵,呵呵……”碧葶低低地笑出声来,她张狂地抬起头,看着阎恕奎的眼神充满蔑视,“是啊,你夫人的确是我杀的,除了她,我还杀了真正的大祭司。”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当然是高贵的神族,你以为我愿意放低身段和你们这些低贱的妖族为伍?呵呵,演到现在我也累了,不陪你们玩了。”

  “还我母亲!我杀了你!”

  “戮我挚爱!老夫杀了你!”

  阎家四人万万没想到,苦寻多年的仇人就在自己身边,还被他们当作神明一样尊敬,气得红了眼,直接冲了上去,却被一团巨大的黑气挡在身前。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气急败坏的样子可真好笑,友情提示一下,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别过来。”

  “废话少说,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阎锐玦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别去!!”

  阎恕奎刚想阻止,可为时已晚,阎锐玦踏进黑雾的一瞬间,无数道黑影闪过,阎锐玦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顷刻间整个人就变成了堆在地上的森森白骨。

  “喏,我说了吧别过来,不听话那不怪我喽。”碧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嘴角勾起嘲讽的笑。

  “锐玦!我的儿啊!!”

  阎恕奎仰天长啸,满眼猩红,面目狰狞地死死盯着黑雾后面的碧葶。

  “老夫发誓,一定要和你,不死不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