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跨过千山万水

惊天大逃亡(一)

我跨过千山万水 不讲言情 2166 2018-11-09 01:27:50

  段一凡开着车,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将要去哪里,他看着车窗外。

  这个城市好繁华啊,我好像从没这么看过这个城市,他想起他早上不吃饭,门口卖烧饼的那个大爷,总给他多放豆芽,卖胡辣汤的那个阿姨,总是多给他放豆腐脑,他看到城市里最高的那个灯塔,又在晚上响起了钟声。

  “原来他是这个时间响的啊。”段一凡在心里说,但是他却仿佛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一样,因为这个时间,他之前就已经睡着了。

  在一个荒郊野岭,他把车子停在了一旁,然后说了一句“这车开着真爽,等我有钱了,也买一辆。”

  突然一凡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他想起来那个短信,那个500万的汇款短信。

  短信是真的吗?真有人给他汇了五百万吗?会这么巧吗?

  段一凡有些思绪响在了心头。

  他点燃了一根烟,仔细想了想发生的事。

  如一给我打电话,然后有人郭宇说有人给警局送了一段视频,视频了我进了那个梁飞的家里,然后我被通缉了,我妈知道我现在是嫌犯吗?

  四年前

  那时候有一个青春爱情电影,叫《同桌的你》,一凡拿了两张电影票,来到了荆如一的面前。

  “如一,你这星期有空吗?”

  如一知道一凡喜欢他,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张源,如一不知道张源为什么和她分手,也为什么消失不见,可能如一只是想告诉张源,你在不出现,我就要和别人在一起了。

  如一看着一凡青涩的脸庞,说“我这星期六有空,怎么了?”

  “我,我想请你看个电影,星期几都行”

  一凡十分高兴,因为他手里这两张电影票是比较特殊的,可以兑换成任意电影票,而且是任何时间。

  “那星期日吧,我星期日早早来来。”如一是走读生,星期五要放假,星期一要上课,所以星期日就会提前来到学校,以免耽误星期一的课程,如一也比较开心,因为她也挺期待这部电影,电影预告片里的男主女主就仿佛她和张源,而如一也坚信,张源会回来的。

  同时,正在如一抽烟的时候,突然一下子还几展灯光照着如一这一片,那是一展强照明灯,而如一似乎明白了什么,上车就开始跑,奔驰不愧是奔驰,不管是提速还是速度都十分优秀,但是后面的灯光却一直没有消失,一会传来了喇叭声。

  “段一凡,你已经被包围了,请下车,接受法律的审判,法律会正确的对待每一个人。”声音很大,又是夜间,这附近很大的范围都应该听得到,如一更是可以听得见。

  “我qnmd,停下老子才完蛋了!有人陷害老子,你们懂个**。”

  然后如一更是轰大了油门,更快的像前开去,可是后面的人就好像是摸清了如一逃走的方向一样,在前面堵着。

  “我CNMD,来吧,大不了今天就死了。”奔驰不愧是奔驰,两辆车都没有堵住它,反而是被奔驰撞到了一旁,然后迅速把车提到了更快的速度

  该怎么办?怎么办?

  如一心里只有这两句话,后面的警笛声也开了起来,如一更是慌张,怎么回事,警察怎么知道我在这,不会啊,警察如果来抓我,宇哥不会不告诉我啊,而这时候,电话响了

  是戚少的,一凡接了

  戚少直接很大声的说了一句话,就立马把电话挂了

  “宇哥要我告诉你,赶紧把手机扔了!”

  “我cnmd,这么一回事啊。”说完一凡立刻把手机扔了,旁边都是深山野林,车在路上十分不好开,而一凡却顾不上这么多,车子颠颠跛跛的像前开着,过了好大一会,一凡确信把那些警察摔开了,就也慢了下来,可是刚慢下来,又是一些黑色的车正在像一凡开过来,这些车不像是警车,更像是私家车,可是不管是什么车一凡都知道,不能在此处逗留。

  一凡立刻向旁边的小路拐了进去,可是跑了一会,前面竟然是死路,车子不能在往前面过了,四周全是死路,后面还有车在追,更不能后退了,车子一但进去可能连车门都打不开了,一凡只能下车开始往深山野林里跑,可是后面一个人一直穷追不舍,这个人就像影子一样紧紧的跟着,慢慢距离越来越小,那个人一下子飞扑向一凡,一凡被那个人扑倒在地上。

  那个人体态有点瘦小,可是力气却极大,一凡被那个人推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多圈,来不及一凡去问是谁,那个人手机多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一凡立刻就知道了这是什么,这是一把刀!

  这个人没有给一凡喘息的机会,飞奔过去就向这一凡的胸口一刀刺下去,一凡马上翻了一个滚,闪到了一边,然后用脚使劲的瞪了一下那个人,那个人身手十分好,见这一刀扑了空,遍立刻又向着一凡的方向辞了过去,但是却被一凡踢了一脚,两人都在之后站立起来,一凡看着那个人,而那个人也在打量着一凡,他没想到对面这个人会反应如此快,而一凡也明白,对面这位是铁了心要杀人要除掉他,两人就这样一直在打量着,一凡不敢慌神,因为对面这位特别会抓机会,就第一次的那个扑倒,一凡就能感受出来,这时对面这位神秘人,突然向前跑去,手里的刀反握在手里,这样的拿刀方法,并不是要杀人,而是要创伤别人,从而最后更好的杀人灭口,仅仅那个人向一凡恍了几下,一凡的身上就多了好几道刀印,这个刀印不深,却十分疼痛。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摆脱这个人,一凡在心里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一个能用的,身上也多了好多刀印,这时,一凡看见前面一根不粗不细的树,突然灵机一动,向着那颗树跑去,而这个人而紧跟其后,一凡见距离差不多了,向前一跃而起,两手抓住树干,用身体摆动的惯性360°转了一圈,两个膝盖正好碰在那个人的头上,一凡用的力道十分大,那个人一下子被撞晕在地上,一凡拿起刀,把那个人的衣服全部扯了下来,把兜里的东西全部拿走,一凡没有杀死这个人,因为他不知道杀了人之后还能不能回头,但是怕这个人清醒过来,一凡用衣服打了一个水手结把这个人绑在了树上,不敢久留,然后飞快的向着树林的深处跑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