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不一样:狗儿们吃糖糖

把生活谱写

  夏清羽晗睁开她bling bling的眼睛,揉了揉眼镜像小猫一样。

  谭谨宇小心细腻,道:“给你弄醒了?”

  小心细腻的问话却没得到该有的回答。

  “老先生,拜托你以后能不能温柔、缓慢、体贴的、看看有没有东西再把我放到桌位上,什么破东西隔的我屁股疼。”夏清羽晗伸手从屁股下拿出一个被压瘪的朔料瓶。

  谭谨宇被打回原形,道:“自己瞎扔东西,怪我来了!你这位少奶奶你果然难伺候。”

  “当然怪你,你没防范于未然,就是你的错,别辩解没用!难伺候你也给我好好伺候,娘娘我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是是!娘娘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千错万错都是小谨子我的错。”

  “如此可教也!小谨子开车回家。”

  “喳!”

  路旁一盏盏组合灯向后行驶过去,天空中点点繁星跟随着移动,马路上司机们充满激情的赛车。车内的夏清羽晗看着月亮想着远方的他。

  “想他了就打电话,在这学古人寄相思与明月,他也听不见。”谭谨宇像是吃醋的说。

  接着和车载智能系统,道:“小羽,链接傻狗。”

  夏清羽晗前面的遮阳板放了下来,里面的显示屏,显示着疲惫的谭皓宇。

  疲惫的他,看见她转愁为喜,不由得心花怒放、欢欣若狂。

  谭皓宇关切的问道:“羽晗~有吃晚餐吗?手好些没?”

  夏清羽晗撒娇说:“还没!等回家吃。小小绮有给我新药,回家换。你好像有点疲惫啊。”

  “嗯~是有点!想早点见到你。”

  谭谨宇插嘴,道:“你慢慢来,别着急,娘娘被我照顾的恨好。”

  夏清羽晗算是放飞自我了,撒娇不要不要的,说:“小皓宇,他才没有好好照顾我,他做饭可咸了,他还欺负我是病号。还说我心大无脑。”

  “嗯~这我就放心了,说明你俩玩还的不错。”

  夏清羽晗可能是吃了泡泡糖,撒娇到停不下来。

  “谁和他玩的不错,小皓宇你什么时候回来?一天不见你就肠子肚子都不好了。”

  “下周五~乖~等我,要什么好吃的吗?”

  夏清羽晗撒娇说:“要你!还有一周你才回来!肠子肚子都会烂掉的!”

  谭谨宇又一次插嘴,道:“思春的女人真可怕,一周都等不了。还会撒娇了。”

  夏清羽晗被谭谨宇气急了,愤怒道:“你呀的,闭嘴!开你的车去!”

  谭皓宇一团和气说:“谨宇,开车要小心,别伤着羽晗。”

  谭谨宇傲娇道“我开车比你稳,不用你提醒我。”

  夏清羽晗接对谭皓宇撒娇说:“等你回来,你要把我的肠子肚子都安慰好!”

  “羽晗~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记得好好吃饭。我还在开会。”

  夏清羽晗震惊,道:“还在开会?你怎么不找说!你的伙伴们都听到了?”

  谭皓宇暖暖的没羞没臊,道:“羽晗~他们说他们饿了,我又不是吝啬的人,所以撒了波狗粮给他们当晚饭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谭皓宇伙伴们的嬉笑声。谭皓宇还把摄像头转到了对面,让还让夏清羽晗和他的伙伴们打招呼。

  “羽晗~和各位打个招呼吧!”

  还没等夏清羽晗说话,电话那头就说起来啦!

  “谭夫人,我们会很快的把主席还给你的!”

  “我们会帮着你看着主席的!”

  “谭夫人,你的肠子肚子太不结实了,该锻炼了!”

  “谭夫人,你的狗粮特别好吃!”

  夏清羽晗豪爽,道:“大家是饿了是吧?快让谭皓宇请客!什么贵点什么!千万别客气!”

  “夫人,威武!”

  “主席!我们要吃鲍鱼,大龙虾,霸王蟹,海鲜大餐!”

  不得不说谭皓宇是个不错的领头羊,就算再迂腐守旧的长者,和他在一起工作都会卸下包袱。他也希望伙伴们可以在愉悦的环境下,解除工作所带来的疲惫感。所以夏清羽晗变成了这场会议的调节剂。

  谭皓宇把摄像头转了回来,道:“羽晗~我会破产的!”

  夏清羽晗绝望说着“你破产就破产吧!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都被毁了!什么小奶狗就是腹黑犬!”

  “羽晗~不要这么说嘛!我会伤心的!”

  “挂了!挂了!别光顾着忙,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拜拜!拜拜!小羽!快挂电话!”夏清羽晗语速飞快就像一句说完。

  谭皓宇还是暖暖的说:“好~拜拜!”

  “小羽!快挂电话!”夏清羽晗慌张的让小羽挂电话。

  小羽挂断电话,把遮阳板搜了起来。

  “冷酷啊!无情啊!说挂电话就挂电话。”谭谨宇同情起谭皓宇来!

  “什么时候他和你一样讨厌了?”夏清羽晗惊奇的问着谭谨宇

  “我给你讲!老女人你嫌弃我一天了!这和我有毛线关系,还带上我!”

  “和你没毛线关系,也嫌弃你了!你要把我怎样?”

  “嫌弃就嫌弃被!还能把你怎样,你不把我怎样我就谢天谢地了!”

  谭谨宇表示对于夏清羽晗他也是无计可施。

  “晚上我做饭吧!给你点赏赐!”

  “娘娘你的恩惠小的收到了,你还是等着吃就好了。”

  “行吧,那我就等着吃了!要不点外卖吧!”

  “娘娘,你还是等着我做好了。”

  “做个鸡蛋羹吧!别的就别做了!”

  “心疼我啦?”谭谨宇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夏清羽晗。

  “开车!看我干嘛!”夏清羽晗受不了他宠溺的目光,不屑还害羞的说着,把头转到门的那边,看起外面的风景。

  路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一个人哼着欢乐的歌曲,轻快的脚步承载着今天的欢腾。两个人手牵手的画面,给无色的白纸上勾勒出彩霞。一群人在没心没肺的时候,开办了一场青春派队。

  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一起,用不同的幸福,谱写相同的篇章。夏清羽晗和她的他们在此篇章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