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说你很幸福

第十四章:愿意吗?

你说你很幸福 小忆兮 4123 2018-11-09 02:18:18

  我回到酒店之后,在房间内心一时间还抑制不住今晚和小幽的偶遇,我望着落地玻璃外的夜景,想稍微平静下自己小鹿乱撞的内心,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也不能有,因为我已经和小婷在一起了。突然,“吱啪,吱啪......”重庆过年,放起了大型烟花,黄色、红色、紫色各式各样的颜色尽在眼前,有散花型、一柱擎天型、心型各式各样的形状,这一切相交重叠,就像一个闪光的夜晚,如繁星点点,真壮观,美丽,但是如此美景就自己一个人在享受感到有一丝寂寞,真想有个人陪着看。烟花虽美,但是就由于昙花一现一般,烟花易冷。我录了个视频发给了小婷,后边加了句“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小婷回复:“乖,开学我们就能见了,的确很美,但是都没我美,哈哈。”我回复:“哈哈,是是是,你最美了,最美你了。傻瓜,你早点休息,晚安。”。小婷:“晚安,我的小宝贝。”其实我内心有点挣扎的,因为我真的别小幽的美给吸引住了,想约小幽出来,又不敢约,不是怕拒绝了,是怕对不起小婷,虽然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约她出来喝杯东西,彻底解释下之前的事情。同时也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有小婷了,但是内心的亢奋又抑制不住,可能我就是别人所说的花心大萝卜、渣男吧。一想曹操,曹操就到了,“叮叮。”微信响了,小幽给我发信息:“到酒店了么?”我回复:“到了,你呢?”小幽回复:“到了就好,我也到了,不如......”我回复:“不如什么?不如我们出来喝杯东西吧,愿意吗?你在哪里,我来找你。”瞬间另一头没有马上回复我,此时我的内心是犹豫加不安,第一次怕被拒绝的感觉,想被拒绝,又想被接受,心里就想蚂蚁在乱走,焦灼。我望着玻璃外,心里的恶魔在想:杨宫呀,杨宫你究竟干了些什么?心在福中不知福,别吃着碗里,想着碗外,你是还是个人。心里的天使在想:杨宫呀,杨宫我和小幽只是个朋友,没事的,朋友之间只是出来喝杯东西很正常,没事的,你们很不容易关系相对缓和了下来,请别人喝杯东西也是可以的。“叮叮”小幽回复了:“可以呀,你来九街找我,我家住的酒店在那附近。”最终还是天使战胜了恶魔,小幽给我发了个定位,我打开了高德地图,这距离可不近,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穿好衣服出发了。我打了一部的士,在的士里的时间有点漫长,因为时间需要半个多小时,我又怕中途出了什么变卦,空欢喜一场。我望着窗外的景物,心情稍微缓和了下来,静静一想又有一丝内疚,我既然偷偷瞒着小婷去见另外一个女生。半个小时后,我到了和小婷约定的地方,一下车看见了整一排酒吧,这就是重庆灯红酒绿的夜晚,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都浓妆艳粉的,我微信语音了一下小幽:“我到了,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吧。”小幽玩味地回复:“你站在原地,我找你,重庆那么大你走了,我该到哪里找你。”我站在原地等了5分钟,一边呼着口气暖手,一边等待着,突然有人轻轻地拍了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没人,心想:是不是我的幻觉。再回头,小幽已经在我面前了,小幽这次没有带帽子,一席长发穿着连衣裤,加一间羽绒尽显得女人的性感,而且小幽和我靠得好近,我每呼吸一口都闻到她洗发水到来的香味,是个男人都难以招架,幸亏我还是个男孩。我情不自禁地摸着她前额的头发:“你这个幼稚鬼。”小幽吐了吐舌头:“这个就天真浪漫可爱美,你懂个屁。”一下子我就被逗到了,忍不住嘴角上扬了起来。接着,我们好像心有灵犀一样走向了酒吧街那边,即使重庆美女多,大眼睛、瓜子脸、有前有后、大长腿,但是我的眼里现在就只有小幽了,我们并排着手,由于情侣一样,而身边嘈杂的声音都防似都静音了,只听到小幽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还是我自己那不争气的心在“扑通扑通”地狂跳。最后我们选择了一间清吧,坐在一个可以看到驻场舞台的角落坐了下来,现在才 10点,所以酒吧里只有伶仃几个人,而且驻场的都没上场。我点了一杯爱尔兰炸弹,而小幽就点了一杯长岛冰茶。我们面对面有点略显尴尬,谁也在等谁先开口,我们就盯着对方,我看着小幽美丽的眼睛,看出来了她眼里兴奋中略显一丝悲伤,我不知道她的悲伤何来,但是总觉得她和以前接触的小幽大大不一样了。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开口了:“你是第一次和男的来酒吧吧?”小幽慢悠悠地说:“是,或是不是,不是啦~”我有点失落地问:“那你还和哪个男的来?老司机哦。”小幽调皮地回:“我就不告诉你,反正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哈哈。”“好的,你和哪个男的来酒吧,我也管不着,我也不会管,你爱和谁就和谁,哼。”我委屈地说。突然气氛就静了下来了,酒上来了,我们干了一杯随意的,突然酒吧的驻场美女上台开始唱歌了,第一首是:《往后余生》。因为小幽是背靠着舞台的,接着就坐了过来我这边,我们好像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我们没再说话,就静静地听着驻场美女唱歌,“往后余生,我只要你;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听着着优美的声音,我无知觉地眼睛开始泛起了水花,唱到高潮的时候,我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了,小幽察觉了之后:“宫,你怎么了?”我有点抽泣地说:“没事,眼睛入沙了,揉揉就好。”其实我是知道的,我和小婷在一起了,但是现在坐在我旁边的是小幽,而且还在酒吧这种场合一男一女的,内心一下子就内疚和自责了起来。待我平复了之后:“你看,我都说沙子入眼了,揉揉就没事。”小幽沉默了一会:“宫,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和小婷在一起了?”我一下子被问倒了,迟缓了一会儿答:“是。”接着小幽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了,一口接着一口长岛冰茶地喝,我也一口接着一口地把我的酒喝了,很快一杯就被我们解决了。可能小幽一点上脑了就语气加重了:“宫,我们不醉不归。”我急切地问:“小幽,你是不是有点醉了,够了够了,我们不喝了。”她没回答,直接就又点了两杯威士忌,我们一人一杯,此时即使再优美的歌声,都感觉到一丝悲伤笼罩着我们俩,我不知道悲伤从何而来,但是又真实存在。“咳咳”小幽细细喝了一口酒,就被呛到了,但是她依然一边咳嗽着,一边和我干着来,我劝她别喝了,但是却喝得越大口。小幽的小杯威士忌就在那几分钟就被她消灭了,她呆呆地坐着,过了一小会,突然就倒在我肩膀,我回头看着她,她这个时候已经睁不开眼睛了,整块面通红,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我和小婷一起之后就喝得那么凶,但是我看着此时此刻的小幽,我莫名觉得自己是个做错事的小孩,而且心好痛好痛,我想用手轻抚着她,但是又止住了,我的双手无处安放。我不知道小幽挨着我肩膀多久了,因为每分每秒都过得有点漫长,脑海里的灯红酒绿都好像都延迟进行一样。突然,小幽用手捶着我的心口有点小抽泣地轻声说:“宫,你真的个坏蛋,大坏蛋,超级无敌大坏蛋......”我也轻轻地答着:“对,对,对,我是大坏蛋。”直到小幽的声量慢慢地变弱,甚至都不出声了,我轻轻地拍了拍小幽地脸蛋,“小幽醒醒,醒醒,醉了吗?”无人作答,我知道小幽真的是醉了,我这个时候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小幽的酒店是哪一间,过了10分钟,20分钟,30分钟,小幽还是没醒。因为我们干坐在这里也是没折的,所以我结账后,背起了小幽走出了酒吧,小幽的香味和酒味一下子扑面而来,自己在心里说:你真的是一个小妖精呀。她头躺着我的肩膀,她的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而且呼出的气都是热热的,我有点把持不住了,此刻的你虽然醉了,但是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性感的女孩。我背着小幽在街上走的时候,四周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但是我现在却是有点头痛,是用她手机打电话给她家人呢,还是去开房呢?最后经过我几秒钟的挣扎,我还是绝对了后者。接着我背着小幽去找酒店,我走一段路歇会,走一段路歇会,终于找到了一间小酒店,但是这家小酒店的名字叫:“××情侣酒店”,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但是实在不想再找了,就犹豫了一下就进去了。我把小幽先放在酒店前台的沙发上,接着去开房,本来是打算要一间双人房的,但是这间酒店是做情侣酒店的,我无奈只能开了间情侣大床房。我把我的身份证给前台小姐姐,接着她玩味地说:“小小年纪就来开房,现在的小年轻真是青春活力呀。”做好了登记,后指了指小幽:“她的身份证呢?”我赶紧去找了找小幽的衣袋,才发现小幽没带身份证。我委屈地跟前台小姐姐说:“她没带,可以通融下么?我额外给1000元给你,可以么?”前台小姐姐犹豫了一下:“好吧。”毕竟是小酒店,星级都没,估计是抵诱不了金钱的诱惑,就有点严肃地说:“后果自负哦。”我说:“好。”接着拿回身份证拿着房卡,重新背起小幽去坐电梯上楼了,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小幽可能坐了电梯,一下子酒精冲了下脑,直接就在我的肩膀上开吐,完全没有任何女神的形象,弄得我一身,连头发都是她的呕吐物。我也没在意什么了,开了灯,赶紧把她放到床上,开了暖气,拿毛巾擦了擦她的嘴巴,马上就进厕所,把她的沾染到他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发现我的上半身都未能幸免,接着洗了衣服,洗了澡,就穿着我的那条三角底裤,围着浴袍走了出去,找了衣架,挂起了衣服,祈祷衣服明天能干。等我闲了下来,才发现这里的灯光都是淡红色的,整个房间充满了暧昧的气氛,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幽,我又不争气地起了生理反应,我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脸说:“宫,你不可以,不可以”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我把小幽的羽绒脱了,看着小幽穿着紧身连衣裤,那翘臀和在发育的胸部,此刻的小幽要多妖媚就有多妖媚,我一下子忍不住想入非非,当我清醒了马上用被子盖住了小幽,只露出她的头,她嘴里还默念着:“喝,喝,喝,不醉不归。”我弄了条热毛巾,敷在她的额头,坐在床边,呆呆得看着熟睡的小幽,她的脸部轮廓真美,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一下子就入神了,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她的脸庞,她的眼角突然流了下一丝泪水,我用手擦了擦,轻声地对着入睡的小幽说:“你呀,究竟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呀,连睡觉都流泪。”此刻我所有邪恶地念想全无了,只有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刺痛。接着,我就打电话喊前台再拿一个枕头和被子上来,就在地毯上打了个地铺。经过一晚的折腾,当我打好了地铺,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那晚,我们就两个人孤男寡女在一间充满暧昧的房间里,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睡了一晚。不是她不够吸引,是我没资格对她做点什么,对的,是我没有资格。我们虽然此刻睡在一间房,但是我知道我们已经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了,或许我们注定错过;也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开始过;或许小幽的悲伤不是由我而来;或许......或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