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快穿:少年你要淡定

第二十二章 少年与英雄

快穿:少年你要淡定 晏且谣 2336 2018-11-09 00:23:16

  游乐园一行以陈雅云信誓旦旦保证再也不会跟他们几个一起逛游乐园为结束圆满落幕。

  高二的日子比高一过得更快,眨眼间又是一个学期过去,每一个人的情况都在稳步提升,沈盼明和苏言笙这两位不消多说,原本就是两个大佬凑到一堆里,沈盼明带着苏言笙与同学之间关系愈发融洽,而沈盼明的琴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

  而李雪瑶之间的变化更突出,她在慢慢蜕变,变得自信大方,且在陈雅云的带领下学会了穿衣打扮,虽说不能全然融入将来那个名媛圈子,却也不再有人敢拿她的身份做文章了。毕竟从前还能说一句披上龙袍不像太子,如今那些会说这样的话的人都比不过她了,哪里还会这样自打脸给人递出个笑柄。

  陈雅云是始终如一的自信,倒是罗晨一脸绝望:“你们咋都跑那么快。”

  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很难追啊喂。

  对此苏言笙笑而不语,沈盼明则是摸摸他头,慈爱道:“好孩子,脑子不够勤奋来凑啊。”

  罗晨:“……没有爱了!”

  沈盼明微微一笑:“我的爱是给我家人的。”

  说完还刻意朝苏言笙看了一眼,忽然恍然大悟:“哦,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逆子,好吧,爸爸不爱你了。”

  罗晨大怒,与沈盼明大战三百回合,一转头看见了班级后门口目瞪口呆的李雪瑶和一脸看破红尘的陈雅云,默默收回了把沈盼明往桌子上压的手。

  看透一切的晏晏:“任务对象绝对是故意的,所以一个与网络世界基本隔绝的人为什么卖腐卖得那么熟练。”

  两个大美女来串班,又是期末考考完的放假前夕,平日被紧张的学习压得喘不过气的一干儿精英自然是要起哄的,个个伸长了脖子去看。苏言笙一面看着这群年轻的灵魂,一面跟晏晏交流:“晏晏,苏照的身体怎么样。”

  苏照的身体状况一直都是个定时炸弹,高一之后做了那次手术,虽说休养之后也能正常活动,甚至于不那么剧烈的运动都可以接受,可中途也发生过几次哮喘,也一直随身带药。哪怕一直有惊无险,最初时候医生的苏家话却也是不敢忘的:“不复发还好,万一复发,就麻烦了。”

  苏照是苏父苏母的独苗苗,自幼体弱,大病小病不断,对这方面自然是上心得很,连带着沈盼明也不敢不小心。

  晏晏给出的答案是不容乐观。

  这一刻苏言笙是活蹦乱跳,可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下一刻就得住进ICU。

  这也是苏言笙一直担忧的事情,沈盼明出事的时间节点还没过,虽说如今李雪瑶和罗晨也不见的有什么仇家,可万一呢,万一他嘎嘣一声脱离了世界,沈盼明还是被剧情线推着走上了老路,那怎么办?

  此外,他私心里也觉得沈盼明这样的人,不该死于意外,他天生就该光芒万丈,就算是老天一时亏欠了他,他也能将自己当得的东西夺回来。

  所以说,就算一定要走,他也希望是尘埃落定之后。

  “所以,苏照是必须死吗?”

  晏晏给出的答案算他意料之内:“苏照的存在不符合‘规则’,就算留下来也是终身离不开病床。”

  “如果言笙你真的想给他们留个念想的话,听说如今也可以将人冻起来……”

  “不了,”苏言笙拒绝了晏晏的提议,“说起来苏照应该在高考之前就没了,不然沈盼明的成绩不该是那样。”

  “可罗晨和李雪瑶是毕业后才正式在一起的,那如果苏照没了,那任务结果怎么算。”

  这次晏晏答得极快:“主系统会顺推世界,由之前的线,走到一个最合理的结果。在任务者中途无过错被迫离开小世界的前提下,主系统会按最终顺推结果计算等级,所以言笙你不用担心这一点。”

  苏言笙应了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恰巧寒假作业也下发下来了,之前苏母也通知了沈盼明寒假一起搬到苏家陪苏言笙,沈盼明自然是乐意的,可当听说苏母寒假期间要出一趟差,期间叫他帮忙看着苏言笙,他才忙不迭地应了。

  放假依然是苏家派车来接人,沈盼明和苏言笙两个同车走。

  家里阿姨做了好饭好菜对两位少爷表示欢迎,成绩还没下来,只不过这俩是完全不用操心的,苏母也就与他们拉了几句家长,就叫他们回去休息了。

  倒是之后她还敲了苏言笙的门:“我瞧着盼明生日也快到了,过了这个生日就成年了吧。这孩子孤苦,倒不如我们做主替他办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与苏母单独相处,苏言笙也还是有些拘泥的,他微微笑着,应道:“我觉得挺好。”

  沈盼明读书晚,过了这个生日,也确实是成年了,他原本也有帮沈盼明庆祝的意思,倒是叫苏母先提了出来。

  苏母点头:“那到时候你帮忙联系一下看盼明有什么玩得好的朋友吧,其他方面我这边会找人筹办的了。”

  苏言笙:“好。”

  不过三言两语,便交代好了一切事情,苏母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果断走出房间:“要不我到时候还是留在家里陪你们……”

  她儿子在一年一年长大,她也在一年一年变老,当初也是二十七八结婚,三十出头才得了这么个儿子,如今将至知天命之年,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硬下心肠将儿子抛在国内自生自灭。

  苏言笙看着这位母亲,发觉女人虽看着依旧是端庄优雅,眼尾却也添了细纹。

  她曾经是个要强的闺秀,后来是个成功的女企业家,无论是家庭还是婚姻还是事业,都叫人艳羡,唯独这么个儿子,生来含着金钥匙,却似乎是没有那样深的福泽,好容易养到这么大……

  说白了,无论如何,她也是个母亲,与儿子血浓于水的母亲。

  苏言笙笑了笑,笑容里带着安抚,也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妈。”

  “我和盼明会好好在家等你回来的。”

  苏母没在说什么,道了声早些休息,就退出了儿子的卧室。

  良久,晏晏开口了:“言笙,其实你就是故意的吧。”

  与谁都玩得来,却偏偏与苏母不亲近,明明若是苏言笙愿意,也总能将人哄开心的。

  只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明白,若苏照无论如何都保不下来,最难过的也还会是这个女人。

  “她是个好母亲,”苏言笙道:“我要睡了,晚安。”

  就这么硬生生掐断了对话,晏晏没再出声,说要睡的苏言笙却是睁着眼,清醒得很。

  苏母一直都是个明白人,明白自己的儿子随时都有可能被送去抢救,但也正因如此,她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不愿意明明是自己担心,却反过来叫儿子担心她。

  在她心里,她儿子首先是个独立的、该被尊重的个体,然后才是个将死之人。

  苏照足够坚强,她不会刻意将他看得柔弱。

晏且谣

苏言笙的一些想法其实还是片面的,而且也有不敢面对的过往,这些东西都需要慢慢解决   然后就是因为以上这些问题,他不可能就那么快敞开心扉接受一个对象,所以感情线进展不会太快,但甜还是会甜的_(:3」∠)_   然后就是,求个收藏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