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还珠格格后传

狂喜成癫(3)

还珠格格后传 招摇一生 3033 2019-04-15 21:45:00

  “小燕子,你慢点笑,别岔了气。”

  永琪用手抚在小燕子的背上为她顺着气,心中却有着了一丝的不悦,柳青虽说是无心的,但也实在是在臭化自已皇阿玛的形象,真正的帝王怎么会是戏台上的样子?

  柳青这个粗人真的是没有恶意的,可如果不阻止他,说不定他还会怎样的胡闹呢?但今晚小燕子也对柳青过份了点,做为她的夫婿时若是去指责柳青,他的面子真的会挂不住了。

  无奈之下,只得把目光看样了同样对皇阿玛有着最深感情的紫薇。

  果然,紫薇的脸上虽然因大家的大笑而带着笑意,却是淡淡的象是很牵强。想必,她此时与自已是一样的有些不快了。

  紫薇看懂了永琪眼中的意思,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好了啦,柳青,今儿大家也乐够了,你呢,也别闹了,咱们都向永琪和小燕子道个喜才是正理。”

  说完,又对着小燕子深深地说:“小燕子,我的好姐姐,你能瞒下这个好消息实在是太不容易。紫薇知道,你之所以这样做,全都是为了我啊!你怕一旦大家,特别是永琪和箫剑得知了你怀孕了,会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你的身上,因此而在找了尔康的这件事情上分了心对不对?唉,小燕子,我真是太糊涂了,我一直和你呆在同一辆马车上却没有发现你有什么异样,就连你这几日容易疲倦我也只往你是因为累了的方面去想。更可气的事,昨儿在曼德勒小叶子抢了我们的包袱,我还催着你去追小叶子。我现在才明白,轻功这么好的你,为什么只追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靠在墙上直喘气?我真是太不应该了,我就算是什么你的妹妹?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紫薇这辈子都会好难受好难受啊!”

  想着昨日的一幕,紫薇实在是后怕极了,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小燕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很好,紫薇你不要哭嘛,你一哭我的心就乱了。”小燕子最见不得的就是紫薇哭了,急得她离了永琪的怀抱,一把拥住了紫薇,“昨天在曼德勒的时候,我自已都没有确定是不是怀孕。连我自已都糊里糊涂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会清楚呢?”

  说到这,小燕子看了看所有用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已的亲人们,有些不安了,吞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现在也不敢保证我是不是真的有了身孕了,我......只是气不过柳青这么说我才说出来的。如果......如果是我猜错了,你们可不许笑我啊!”

  “不会的,你一定是怀上了。我现在细细想来,你这几日的种种症状都已经说明了这是真的呀。小燕子,我是个女子,而且生过东儿,我懂这个,只不过我之前一心只想着尔康而忽略了你。”

  为了证明自已所说不假,也为了可以使小燕子安心,紫薇又说:“我们这呀,现在就有着懂医术的人在,不如让他们把把脉好了。”

  “让我来。”箫剑与小燕子不约而同地把手伸向了小燕子。

  两人对看了一眼,班杰明缩回了手对箫剑说:“箫剑,还是你来吧。”

  箫剑也不推让,便将小燕子的袖子往上撸了些,露出了白皙的手腕。

  一脉之下,箫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笑道:“小燕子,你以后给我老实点,可不能乱动乱跑了。”

  “哥,你的意思是说我怀孕的事情是真的了?”

  “自然是真的,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一旦确认了自已真的怀了身孕,小燕子心中的一块大石这才放了下来,拉着紫薇又跳又叫:“紫薇,紫薇,我有孩子了!你有儿媳妇了!”

  “小燕子,我求你了,你别跳了好不好?”紫薇紧紧地拉住了小燕子使她不再继续跳跃,又笑着伸手抚下她的小腹:“这里头不但是你和永琪爱的结晶,更是我福家的长房长孙媳呀,为了这个,你也得给我好好的安份九个月好不好?”

  “好,好,紫薇,我听你的。”

  永琪听着两个女子说什么儿媳妇长,儿媳妇短,不解地问尔康:“尔康,她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啊?”

  “这个嘛!”尔康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一声:“她们两个瞒着咱们私下里早已来了个指腹为婚了。如果小燕子这一胎生的是女儿,就要嫁给我的东儿为妻。紫薇还告诉我,你的小燕子还把我未来的儿媳妇娶了个小名叫南儿,为的是对上我家东儿的小名。”

  “这两人还真是想什么就做什么!儿女之事由得了父母做主吗?”永琪也跟着尔康干笑了:“就算小燕子这胎生的是女儿,可也是东儿的表妹啊,这个,能成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满人最重血统,三代之内的近亲是不得通婚的。尔康,你也不劝劝你的紫薇。”

  “你能劝得了你的小燕子吗?”尔康呲着牙乐了:“行了,别想的太多了,小燕子这一胎生下来的不一定是个女儿,就算真的是南儿吧,将来这两个孩子也不一定会看对眼。现在我们就不要操这个心了,也别去扫她们的兴。”

  说完尔康又冲着随从们说:“大家伙说要怎么样来给永琪和小燕子贺喜呢?我们该不该一人敬永琪一杯酒?”

  “要,要!福额附说的对极了!五阿哥,这酒嘛你可是一定要喝了。”

  “好,我喝!”永琪朗笑着说:“不过可不能一人一杯啊,我可没有这么好的酒量!要不这样,我一口气喝下三杯,你们看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啊?你先喝干了我这杯再说!”柳青率先将手中的酒杯送到了永琪的面着:“永琪,你方才说要给我敬陪罪的。我看呢,你的罪也不用陪了,今天我也有不是。你只消喝干了这杯,我们算是扯平了。”

  永琪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对柳青:“这样行了吗?”

  “行!永琪,现在的你可比从前爽快的多了!”柳青大笑着拍了拍永琪的肩膀:“我这一关可是过了,至于别的人嘛,我可管不了。”

  “别人自然会体量永琪的不胜酒力的。”

  永琪的话才说完,却见又有一杯酒出现在了面前,原来是班杰明。

  班杰明笑而不语,对于他的敬酒,永琪二话不说便接了过来一饮而尽,然后说了声:“班杰明,谢谢你!”

  班杰明才退下,箫剑的酒早已递了过来。

  永琪忙说:“箫剑,你就算了吧?我们以后喝酒的日子多了去了,今日你就让我少喝一杯吧?”

  “以后是在家里,如今却是在外头,这酒跟酒嘛,也是有不一样的。”

  箫剑挑了挑眉:“今日喝与不喝,你自已看着办吧!不过嘛,记得尔康说过‘大舅子难缠’的喔。”

  永琪无奈,只得也喝了,心头大呼不妙,看来他们今日是非得把自已灌倒不可了。但是,箫剑的酒不得不喝啊!

  “紫薇,我再喝一杯行不?就一杯!”尔康竖起了一根手指,悄声对紫薇说。

  紫薇知道今日实在是开心之极,骨子里的顽劣性子也藏不住了,便抿嘴一笑,倒了一杯酒交给了他:“就一杯喔?”

  “遵命,夫人!”尔康乐滋滋地接过了紫薇手上的酒杯,送到了永琪的眼皮底下:“未来的亲家,我这杯酒你可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吧?”

  “尔康!”永琪瞪了永琪一眼,没办法只好接了,一口喝尽。“行了吧?”

  “行!永琪,你好样的!”尔康夸了一句,然后说:“下面轮到谁了?”

  “我们了!来,永琪,我们敬你。”蒙尔丹和尔泰双双走了过来,手中各自拿着一杯酒。

  “你们两个就别跟着起哄了好不好?”永琪的酒开始上头了,说话也结结巴巴了起来:“我们......改日.....改日再喝。”

  蒙尔丹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酒杯对着永琪直笑,尔泰却是会说的很。

  “永琪,我从小就是你的伴读,我们两个的感情比我哥可是深的多了,我哥的你都喝了,我的酒你岂有不喝的理由?蒙尔丹嘛,虽说与我们认识的晚了些,相处的时间也少了些,可这情义这东西是能以时间的长短来论的吗?所以,蒙尔丹酒的你也必须要喝!如果你今日不把我们两人敬的酒也喝了,说明我和蒙尔丹在你的心中比不得柳青、班杰明、箫剑与我哥!我们,可是会很受伤的!为了我们不受伤,你就勉为其难其难地喝了吧!”

  “哈哈,尔泰,你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我再不喝的话,今后不知要被你说笑多少回呢?好,我喝!”

  一手接过了一杯酒,就要往嘴上送,小燕子急忙拦着:“永琪,你行吗?”

  “小燕子,你别拦着我!我的酒量又不差,又喝两杯还醉不了。”

  永琪只觉自已的脸已滚烫,但这面子还是不能丢的,含糊其辞地对小燕子说着。

  “小燕子,男人,是不可以说不行的!只有喝趴下,也不能说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