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还珠格格后传

狂喜成癫(2)

还珠格格后传 招摇一生 3011 2019-04-14 20:00:00

  “蒙尔丹,当年如果不是我小燕子在会宾楼的柴房发现了血人似的你,你和含香也不可能今天,更不可能会有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小宝贝了,所以,不是他柳二愣子的功劳,而是我小燕子的功劳。”

  小燕子是个坐不住的人,站起来向着蒙尔丹和柳青走了过来,永琪见了,忙寸步不离地跟着。

  “小燕子,你,还有大家的恩情我蒙尔丹一辈子都记得,永远不敢忘!”蒙尔丹很清楚小燕子不是个图自已报恩的人,对于她这会子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大是不解。

  “可是这个跟柳青的乱窜乱跑有关系吗?”

  “说的好!他就是乱窜乱跑!蒙尔丹,我可跟你说,这有关系,大大的有关系!他,柳青,咒我和永琪不能有个孩子!还说我如果怀了孩子,他便向我磕头认错,而且自打嘴巴。蒙尔丹,你说,你是帮他还是帮我?”

  “喔,我听懂了!”蒙尔丹看着小燕子与一脸喜悦加紧张的永琪,喜滋滋地问:“小燕子,你一定是怀上了对吗?”

  “是,我怀上了!我怀了我跟永琪的孩子了!”

  跟一般初怀孕而羞答答躲在丈夫背后的的女子不同,小燕子大大方方地承认着:“我本想回到大理之后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可我被柳二愣子给气得呀!他,太小瞧人了!现在,他还想赖帐呢!”

  “原来是这样啊!”蒙尔丹耸了耸双肩,挡住了柳青:“柳青,这可是你的不对了。”

  “我有什么不对?我不过是开句玩笑嘛!我和小燕子打小就吵吵闹闹的,什么玩笑没有开过?难不成姑娘大了,嫁人了,就金贵了?连我这个做大哥的开句玩笑也不可以了?”

  柳青拼命地对着蒙尔丹使眼色:“蒙尔丹,咱们是兄弟,你得说句公道话,可别跟着这些人一块儿起哄。”

  “我们新疆人是信阿拉真主的,绝对不会说谎话,当然是最论公道的。你有三大不可饶恕的罪孽!”蒙尔丹一本正经地说。

  他这话一出口,包括小燕子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今日的闹哄哄不过是以玩笑对玩笑,想不到到了蒙尔丹的口中柳青却有了三大不可饶恕的罪孽?

  小燕子开始担心蒙尔丹会说出真的让柳青下不了台的话来,暗暗地扯了扯永琪的衣袖,眼巴巴地看着他说:“永琪……”

  “我知道,你别急!”永琪轻轻拍了拍小燕子的手,对蒙尔丹说:“蒙尔丹,什么三大不可饶恕的罪孽?你也说得太严重了些吧?”

  蒙尔丹一脸的严肃,面色凝重地说出了柳青的三大罪孽。

  “第一,他不该仗着自已已经有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儿思琪而得意,我们这些已经有了孩子的哪一对夫妻的小孩子不是父母心中的瑰宝?不但是我们,永琪和小燕子将来的孩子也是他们眼中的‘唯一’!这第一罪,叫自恋之罪!”

  “我的乖乖,还自恋之罪呢?蒙尔丹,这稀奇古怪的词儿你是打哪得来的?”柳青怪叫着。

  “柳青,你别打断我的话,这第一罪还是轻的呢。”蒙尔丹压下了就要抑制不住的狂笑,继续说道:“第二罪,你不该言而无信!我们现在可都是生意人,要知道信义两了对商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你呢,对小燕子这么一个女子也做不到说话算话,你把真是把我们生意人的脸给丢尽了。我想,小燕子会这么生气不是因为你拿她开玩笑,而是在气你柳大老板还象个长不大的孩子。小燕子,你认为我说的话对不对?”

  小燕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蒙尔丹也会说这样的玩笑话,笑得她肚肠都快打结了,靠在永琪的臂弯连连地点头:“蒙尔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气他这个!你看看他,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象二愣子,真是丢光了我们大杂院老老少少的脸。”

  “小燕子,你不许再叫我二愣子!”柳青可真是无力已极了,搭拉着一张脸对蒙尔丹说:“我说,你能不继续说下去了吗?”

  “我才说了你的二条大罪呢,我可是言而有信的人,不象你,我自然要把话说完的。”蒙尔丹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搂上柳青的的肩膀,稍一用力,便让他挣脱不得。

  “柳青啊,我呢,在北京城也呆过些日子,知道你们北京人口中的这个‘二’字是什么个意思。说你二吧,你也可真二!你什么人不可以斗嘴,偏偏去找小燕子斗嘴?她向来是我们这些人之中最重要之人,我们所有的人幸福都与她是有关系的,现如今,她又有了身孕了,当然是最最金贵的。别说你这个结拜的哥哥,就算是她的亲哥哥箫剑也不敢去惹她生气了。永琪嘛,更是不用说了!我记得你对我说过,尔康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妻奴,我们这些人的妻子都是一条心的,如果她们联起手来,有我们好受的?所以吧,我们这些所谓的妻奴也只好连妻子的姐妹们的话也俯首听命了!你这条就叫做没眼色之罪!更何况…..”

  蒙尔丹说着就按低了柳青的头对向小燕子,大笑着说:“论武功,在我们这些弟兄们之中你本来是最低的,你就好好地向着小燕子认个错吧!反正都是自已人,不算丢脸,谁也不会笑话你的。”

  在四周的一片哄堂大笑中,被蒙尔丹按住无法动弹的柳青只好服软了:“小燕子姑奶奶,我错了!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一马行不?”

  “行了,行了,蒙尔丹,你放过他吧,够了!”小燕子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可不想金琐以后见了我跟我拼命,说我欺负她的丈夫呢!”

  蒙尔丹放开了柳青,对他致了一个礼,说:“兄弟,得罪了!不过,你看,小燕子笑了,自从我在北京重新见到她以来,我还从来没有看她这样笑过。”

  “是啊,小燕子笑了!”柳青一点也不把刚才被逼着认错放在心上,接过了蒙尔丹的话,笑对小燕子:“小燕子,能让你开怀一笑,我柳二愣子就是丢回脸也算不得什么了。”

  “柳青,不许你自称二愣子,我以后也不会这样叫你了。如果你是二愣子,我小燕子就是傻大妞了!”

  小燕子想着柳青对自已的种种好,觉着自已今晚是过分了点,就笑中带泪地对柳青说:“柳青,对不起,今天是我太任性了。这样吧,等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认你做个干爹。不过嘛,你要送一份大大的礼,这可是你自已说过的喔!我看,也不用多,就你会宾楼一个月做生意得来的银子就好了。”

  “小燕子,你这,也太会算吧?合着我陪了脸皮还得赔上一个月的生意不成?没门,这亏本的买卖咱可不做!我看这样吧,你给我敬杯酒,你陪我喝了,我们之间算扯平了。”

  班杰明与箫剑等人早在蒙尔丹按住柳青的时候就已经走了过来,此时班杰明开口说了话:“柳青,小燕子是有了身孕的人了,酒虽说可以暖身,入肚却是冷的,她喝不得。你如果觉得没了脸皮,我倒可以重新弄一个,我呢,也学了些易容整容之术。让我看看,你这脸上什么地方长的差了些,让我给你用刀划拉下,我是个画画的,一定会把整得完美无缺,保证你以后比永琪更帅。”

  说着,班杰明就伸出手在柳青的脸上比来比去,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是眼睛不够有神呢?还是鼻子不够高?”

  “我的娘啊!班杰明,收回你的手!”柳青吓得打了个冷颤,后退了几步,离班杰明远了些,这才憨笑着说:“我这样挺好的,不劳你天师大人动手了。别把我弄得不男不女的,回头我的宝贝思琪见到了我,都不知是要叫我爹好呢还是娘好了呢?”

  他的最后一句话把把所有在场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倒,有几个爱夸张的,索性坐在地上指着柳青大笑:“柳大爷,真有你的!班画师,你要不真的把柳大爷整个不男不女的,直接送到宫中给皇上得了,让小路子公公好生地调教调教。”

  “这可不行,我如果入了宫,还有小路子公公的立足之地吗?”

  柳青想着既然今晚大家伙都这么开心,我索性也再疯上一回,等天一亮傅大人带着人马到来了,少不得又要装腔作势的变成柳老板。

  人生难得几回疯啊!

  翘起了粗大小拇指贴在腮边成兰花状,眼睛半眯着做出一种媚态,喉音挤出了一丝女声,仿照着戏台上那些太监们的样子:“皇上,奴才侍候您更衣。”

  果然不出所料,他这么一闹,原本还勉励撑得住的几个随从们都笑得倒在了地上,个个笑得气打结。

  小燕子笑倒在永琪的怀中直喘:“永琪,你看看他…….哎哟,我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