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林下风花

第24章 莫过于同好

林下风花 祈雨掃晴 2782 2018-11-09 01:10:35

  自从乔正豪带沈木槿去过开源茶馆后,沈木槿便是这里的常客了。老板鹤也专门为她固定了一个座位。沈木槿不喜欢太嘈杂的位置,老板便选择了一个离舞台较近但是被一个柱子与其它地方隔开的位置,让给沈木槿坐。

  沈木槿是个南方人,但她却格外喜欢听相声,相声里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也经常以引人发笑的艺术特点让沈木槿觉得尤为深意,她总是不由地想去探索这些看上去简单却富含深意的内容。小时候常觉得演员们只需要在舞台上“咿咿呀呀”随便说两句就能获得许多粉丝的青睐,觉得相声这钱实在是太好赚了,长大后才晓得“说、学、逗、唱”这四字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应该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做到游刃有余,八面玲珑又讨人喜欢的人真的是非比寻常的存在,老板鹤就是这样的人。

  “木槿小姐又来了?”看到一直空着的留位有了熟悉的身影,鹤便带了茶水给沈木槿。他深知沈木槿喜爱青花瓷的桂花茶,便也去原厂找来了好的茶叶给到沈木槿。

  “嗯,谢谢鹤。”鹤一直都是一身素色长袍,整齐利落的侧分油头,他笑起来总是温和地像阳光一样,照耀地让人内心的尘埃都可以一扫而光。

  鹤觉得沈木槿是个可交可谈的姑娘,从刚认识的时候就深感俩人像同类般。乔正豪说的没错,他们,本就是同类吧!

  虽然工作领域不同,性格也截然不同,但俩人都有着类似的三观与执着的想法。开元茶馆的初期做得尤为艰难,甚至一直在贴钱做,但在老板鹤的坚持与改革下,倒也是做出了另一番不同的风味与精彩。沈木槿也是,她不擅长做插画设计,却既然决然由油画的专业改道至插画领域,并且一点点地摸索,调整,才让自己现在能得心应手地开始做着插画工作。

  “也就两周没见的样子,却觉得好像已经许久不见了,你不来这儿我也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谢谢鹤……”沈木槿被一个男人夸奖地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们这儿正好需要做个新的海报和LOGO,也不知道木槿小姐是否有时间,能为我们这小小的茶馆做个设计呢?”

  沈木槿现在算是个自由的签约插画师,经常给漫画杂志周刊做绘画设计,有的时候忙起来就一直不见人影,有的时候闲起来,也是很闲的。

  “这段时间还有个漫画故事的结尾就结束了。结束后就能过来帮你这儿做画画设计了。”沈木槿如实回答着。

  “那就好,我这也不急,你先忙你的事好了。”鹤轻轻点头,笑着和沈木槿说,“听说你现在也有不少粉丝,他们会给你寄写书信?”

  他知道,沈木槿和自己一样,都是做事有条理的人,把事物都归纳好后,便也就不会去改动,这样,提早安排的事情,有条不紊地去做后就不会形成拖三拉四或者急急忙忙的错误。所在绘画上,也是较为沉稳,作画踏实博得了不少他人的喜爱。

  “还好,也没什么粉丝。”沈木槿也是谦虚地说。

  “能看到你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我也觉得很为你高兴。”俩人最初见面的时候,沈木槿就是乔正豪的情人罢了,虽然当时只觉得她谈吐不凡,既懂得今日时事,也深知历史长河,又通达西方典故,便觉得她不似俗物。

  可情人终究只是情人。

  而现在的沈木槿却有着插画师的身份,似乎为她的人生披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薄纱,令人着迷。

  “乔大少爷也是嘱咐了我,让我不要经常和你见面,你说这人可恨不?”

  “啊?”沈木槿觉得惊讶,她从未想过乔正豪会对别人这样。

  “他既要把你当情人养着,又不让你获得爱情。真是自私的人啊!”鹤只慢条斯理地喝着茶,他着实为沈木槿感到惋惜。在他眼里,沈木槿代表着另一个自己,女版的自己,看着沈木槿委屈,便也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般。

  他自是不希望自己委屈的。

  “现在也听说乔家知道了你的存在,有什么打算呢?”鹤也稍有不理解,为什么沈木槿愿意委曲求全般的委身于乔正豪。他更希望沈木槿能逃离乔正豪的禁锢,获得不一样的人生,得到更高的人生高度。

  “我还不知道。”

  自从乔家知道了乔正豪有情人后,乔正豪便也再无顾忌,经常在沈木槿那留宿。沈木槿近期对于调查“父母双亡”这件事有些消极怠工,她似乎有些害怕再去查下去,现在所收到的种种证据都表明,那个幕后指使者是他……她害怕最后查出来的那个人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那个人。

  “是有什么原因吧?”鹤见到沈木槿的眼神里带着故事,聪明如他,一下子就猜测到了沈木槿留在乔正豪的身边一定是有目的的。

  沈木槿随即惊讶地抬头望了眼鹤,又轻轻地低下头,“嗯”了一声。

  “如果你信得过我,便和我说说看。”鹤是个温暖的人,他声音很轻,但却有着丹田发出的沉稳气质。

  沈木槿心里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这些话是否能和他说。

  “若觉得不便就不要说了。只是见不得你受委屈罢了。”鹤笑着说道,他有着一双笑眼,无论何时何地,看着他眼睛便能忍不住回应他相似的笑容。

  他的话太有穿透力了。

  “见不得自己受委屈……”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过。

  沈木槿心里的枷锁一下子被打开了。她便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都和鹤说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其他原因呢!”鹤听后像是如释负重般地回应她。

  “啊?什么其他原因?”沈木槿好奇地问。

  “你该不会不知道吧?”鹤继续说道,“乔正豪身边可是不乏女人的,追他的女人数也数不过来,也不知多少是真的动了感情,也不知多少是为了钱,又或者是借他炒作的女星……”

  沈木槿听闻,只觉得心脏一怔,微微作痛。她曾经幻想过,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必定是不缺女人的。可当这些话由别人告诉自己的时候,心里着实有着被撕裂的痛楚。

  为什么会这样……心会痛……

  “可是,他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鹤看了眼沈木槿的表情后继续说着,“多少女人在他面前走过,他都没有去动过念想。却唯独对你,有着想要占有的冲动。”

  “他……也只是玩玩的吧。”

  沈木槿说着,她觉得乔正豪从没对自己用过心,她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禁锢自己,但也从未想去知道答案。这就像是一道封锁已久的门,不用它的时候,没有人会去解开上面的锁,可往往却是门背后的真相是破解一切迷局的答案。

  “他从来不玩。”鹤提醒到。

  “如果你想要探寻真相,也许我该带你见一个人。”鹤和沈木槿说着。他知道,沈木槿对真相的渴望。

  沈木槿稍有担心,在这个时间的关头,她却胆怯了起来。也许木棉说的对,根本不要去在意真相了,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才是最好的状态。

  “你可以不用急着回答我,这个要求长期做算。”鹤笑着说。

  沈木槿微笑着点了下头表示感谢。

  她拿起茶杯,侧身鞠了下躬:“我以茶代酒向你敬一杯,谢谢你!”

  “呵——我可不喜欢看到这么世俗的木槿小姐啊!”鹤并没有领情,“以茶会友就是对茶的尊重。何况若是喝酒的话,我更喜欢行酒令呢!”

  木槿自是明白他的话中意思,笑了。自己拿回茶杯,细细品茶起来。

  “得了!你好好听相声吧!我这得去忙了!”鹤撩了下长袍,拍了下裤腿便起身告辞。

  “好的,您慢走。”沈木槿站起来,也准备目送他往后台走去。

  “如果将来有什么困难,便来找我,我定义不容辞!”他说着,便给了沈木槿自己的名片,让她妥善保管着。

  这个斯文清秀的男人在走之前给沈木槿吃了个定心丸,让她不再觉得漂泊不定。这样的知己同好,此生能得,也便是足够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