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爷,宠妻为上

第48章 突兀的转变(2000字)

冷爷,宠妻为上 路千持 2061 2018-11-07 00:00:00

  “还有啊,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不是说我是他大哥,他就能随便把我按插进去。

  再说,你也知道我并不想进公司,我也不擅于处理公司的业务应酬之类的。

  我每天读书写字画画,挺好,生活安逸宁静,又可以整天陪着你。难道你不乐意吗?你以前说过,你最向往的就是跟我一起过这样的生活的。”

  “是,是挺安逸的,我以前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们总是要过日子的,你不进公司,我们拿什么进账?没进账,我们这日子怎么过?将来拿什么养老?”蔡文可一脸的不乐意。

  唐伯轩笑了,“我们不是有分红吗?再说了,就算没有分红,我是唐家大少爷,你是唐家大少奶奶,还能让你吃苦受罪?还能让你无以养老?”

  这些蔡文可又何尝不知道,但她现在想得到的,可不只是这么简单的不吃苦受罪,有钱养老。

  唐家的当家主母无比风光,高高在上,她自然也会对这个位置动心思。

  当初嫁给唐伯轩,就是因为他是唐家长子,很有可能接任唐氏集团总裁之位,并成为唐家的下任家主。

  可谁知,她这个丈夫却是个不追逐名利,只顾舞文弄墨,诗情画意,一心只求个安然自在的胸无大志之人。

  最终,集团总裁的位置由比唐伯轩小了十几岁的唐鹤轩拿下。

  唐伯轩似乎无所谓,但美梦终成空的蔡文可却不甘心。

  此时,看着自己丈夫一脸的憨笑,蔡文可真是恨铁不成钢,眼珠微转,立刻红了眼眶,“话是这么说,可是……都怪我,结婚这么多年,也没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不能给唐家开枝散叶。

  爸妈也因为这个不喜欢我,从不帮我说话。就算有一天分家产,我们也是最吃亏的那一个。

  鹤轩管着集团自是不用说了,墨轩虽然也没进公司,但他有个儿子,虽然来路有点不明,但总归也是唐家正经八百的孙子。

  我们呢?公司没有立足之地,又没有孩子,还不是最没有话语权的?”

  “文可,爸妈哪里不喜欢你了?是你自己太敏感了。再说了,有没有孩子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都不在意还有谁能说什么?好了好了,我前两天画了幅画,是你喜欢的风格,走吧,去看看。”

  ……

  清晨,天边晨光乍现,宋绵幽幽转醒,瞪着眼睛看了眼窗外,。

  时间还算早,可她却没了睡意。于是伸了个懒腰,舒服地喟叹一声,然后起床,开房门准备去洗手间洗漱。

  刚一开门,就看到门外的人。

  “……妈,你怎么站在这里?”看着宋怜芝,宋绵微怔,问道。

  今天她起的比往日早了许多,没想到妈妈也起来了。

  “哦,妈是想看看你起床了没。”宋怜芝笑了笑,“起了那就去洗漱,过来吃早餐。”

  宋绵抬头往餐厅的方向看了一眼,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顿时觉得又幸福又愧疚。

  每天一起床就能吃到热乎乎的早餐,自然幸福满满。

  但,因为她,母亲每天都要拖着不怎么康健的身子起早给她做早餐,她又觉得满心惭愧和心疼。

  “妈,你起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儿?我早餐随便在外面吃点就可以的。”

  “习惯了,睡太久妈也睡不着。”宋怜芝温和地笑道,“你快去洗脸刷牙吧。”

  宋绵点点头,进了洗手间。拿了牙刷挤了牙膏刚想刷牙,一抬眼就看到宋怜芝站在洗手间门口,有些怔怔的看着她。

  宋绵讶然,“妈,怎么了?”

  宋怜芝盯着她的脸,幽幽地开口,“没什么,妈就是觉得,你这样子可真好看。”

  宋绵忽然觉得她今天有点怪怪的,要知道,以前担心她早恋,从来都是刻意忽略她的长相,更别说像现在这样,说她好看了。

  她张口刚想说什么,宋怜芝又开口说道:“小绵,再过一个月你就满十八岁了,成年了就是大姑娘了。所以妈觉得,妈也不该再过多的干涉你。”

  宋绵看着她眨了眨眼,一脸的不解。

  宋怜芝见她这样,又继续说道:“妈也是女人,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知道女孩子都是爱美的。

  花样年华,正值青春,正是应该神采飞扬,肆意释放自己美丽和魅力的年纪,妈妈却总是拘着你,把你的原本的美丽掩盖起来。

  虽然是为了你好,但却是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为你着想,也略显专制了些。

  所以,小绵,从今天起,你就恢复你本来的样子吧。”

  宋绵:“……妈,你……”

  前两天不还觉得她模样扎眼,以本来面目见人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吗?

  这才过了两天,思想改变这么大吗?

  宋怜芝似乎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喃喃了一句,“行了,就这么定了吧。你赶紧洗漱完出来吃饭。”

  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满头雾水地洗漱,吃饭,然后进房间去换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

  她的皮肤很白,颇有些冰肌玉骨的意味。眉目如画,微微一笑便艳若桃李。

  宋绵恍了恍神,以这样的模样去学校吗?

  她反倒有些不习惯了呢。

  只是愣了两秒,宋绵就走去衣柜前,取了平时穿的衣服穿好,又顺手把黑框眼镜架在了鼻梁上。

  背上书包,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小绵,怎么还是这副打扮?”宋怜芝正站在客厅,看到出来的宋绵依然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打扮,皱了皱眉问道。

  “妈,我这副样子学校的同学都习惯了,我自己也习惯了,突然间转变画风,我怕吓到同学们。那些可大都是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贵族子弟,把他们吓出个好歹我可赔不起。”宋绵呵呵笑了两声,开着玩笑。

  没想到宋怜芝却是一脸的严肃,“小绵,你是不是还在怪妈妈?怪妈妈之前对你干涉太多?”

  宋绵连忙正了脸色,“不是的,妈……我,我只是暂时没有其他样式和颜色的衣服而已,等我回头买了新衣服再说吧。”

  为了解除母亲的疑心,又不愿这么突兀地就改变自己的形象,宋绵急中生智,想到这个借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