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快绿望人心

71罪与罚

快绿望人心 柳婧微 3064 2019-02-12 01:02:00

  楚凌天不再嗑瓜子问道:“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干坐着吗?”

  楚凌天苏尚甄双双看着我,这模样生生把我吓出来一身冷汗。我捏着那莲花酥道:“干脆我把那没讲完的故事先说完……”

  和静闷在房里不出来,原本以为赵皓轩会吃蒋四清的醋,谁知那和静打错了算盘。

  不仅没有使两人产生裂痕,反倒令两人如胶似漆……偷鸡不成蚀把米,便是和静本人的描述了。

  像是上天在帮和静一样,赵皓轩捉到了奸情……

  那日正是蒋四清的生日,由于他的身份特殊,并没有大操大办。秋棠吩咐小善做好了长寿面,那日晚上端到了蒋四清的屋里。不知怎的那小善腹痛的紧,早早离了场。

  解决完内急,那蒋四清屋子的灯已经灭了,小善还以为秋棠早就回了自己屋子,她没多想便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赵皓轩在蒋四清的屋子找到了秋棠,秋棠和蒋四清睡在一张床上,秋棠是笑着的。

  四哥像是气急了,一掌震碎了旁边的衣柜。唬的屋子里的人齐齐一跳,秋棠被声音震醒,她脑子痛得很,她揉揉眉心才发现这一屋子的人……

  有笑得,有恨的,什么目光都有……小善跑来时,只看了一眼便吓昏了过去……赵皓轩血红着一双眼睛问:“你可有对不起我?”

  秋棠哽咽着:“我真的没有……”秋棠还是第一次发现,“没有”二字这么没有重量。完全不足以被人信服……

  赵皓轩拔下秋棠头上的木樨簪子,他举着那簪子问道:“那日你说我不懂木樨……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木樨簪子吗?”

  秋棠捂着脸颊不敢看赵皓轩,她怕他下一秒哭出来,更怕自己下一秒哭出来。赵皓轩吸了一口气带着凝重的鼻音道:“木樨有贞洁之意……现在你还带它吗?”

  秋棠摇着头说自己没有,她裹住身子开始摇蒋四清,望他醒来能解释一下。可蒋四清睡得沉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赵皓轩把屋子里的人全赶了出去,他就坐在那椅子上伸手又震碎了那桌子。

  他舍不得打秋棠,他消气的方式就这么简单。赵皓轩红着一双眼睛呆呆坐着,秋棠看着屋子她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心里又急又怕。

  赵皓轩站起来找了块花毯子把秋棠一裹,抱着回了秋棠自己的房间……一路上遇到的奴婢皆是跪着,没有人敢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皓轩本想把蒋四清杀了,既干净又利落。可蒋四清是秋棠最后的表亲,秋棠不忍蒋四清死,他又怎么下得去手?

  我还是第一次觉得四哥这么优柔寡断,若是我赶走蒋四清便是……至少也落得一个清净!

  可事情发生转机时,我觉得我还是太年轻了……

  这转机向不好的一面发生,祸不单行便是所说彼时。因为赵皓轩哄着骗着,把秋棠赶了出去……

  据说四哥许诺定会来接她,自那次的事情四哥再也没有碰过秋棠,可那时四哥深情款款的摸着秋棠的脸道:“无论何地我定会来寻你……”

  秋棠从那府里出来时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可惜这么久……秋棠并没有等来她的知心人。她等啊等……孩子都长这么大了,至今还从未喊过父亲一声爹爹,想起当初四哥赵皓轩的话,那还真是讽刺。

  我想,那时四哥赵皓轩可能知道了,秋棠肚子里有了蒋四清的骨肉。肚子里的骨肉是别人的,那个男子受得了?

  如此一来便是对上了,只是为什么现在四哥又来寻秋棠?难道是因为还放不下吗?

  若真是如此……四哥还真是个缺心眼又痴情的。

  苏尚甄听完捶了下桌子:“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女子?哪怕孩子不是自己的,也不能放任一个女子这么流浪……”

  苏尚甄是个太守,对待不公平之事难免奋进些,反观那楚凌天淡定许多。他剥开一颗莲子道:“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漏洞太多了……”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原本我并没有在意。楚凌天这么一说我反倒起了疑心,这个故事就像是年轻的说书先生瞎编的一样。

  我起身拨开那纱幔:“我有件要事要处理,你们先聊着……”

  这故事我觉得很诡异,不问清楚怕是死了我也无法安心。我出了快绿阁去寻我四哥,估计只有他会告诉我实情。

  我沿着路向四哥的府上走,没想到在一家酒馆找着了四哥。他正仰头喝着酒,酒水撒了他满脸,倒出来的比喝进去的还要多。

  他不在意的擦擦嘴,似是看见了我大着舌头道:“这不是小九妹吗?过来我看看……”

  我堂堂一介公主,到他的口中居然就是九妹。完全无法反驳啊……我坐在旁边端起一杯凉茶泼向他的脸:“可清醒了?”

  他用袖子抹了把脸道:“一直都是清醒的,你那里见我醉过?”

  他大着舌头说自己清醒,我怎么这么不信呢?他躺在坐垫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酒瓶。他开口道:“我倒是像醉一场啊……九妹儿啊……我心里有点苦……”

  我倒了杯酒陪他喝着:“你和秋棠是怎么回事?你可是抛弃了她?”

  他嘴里不知念叨着些什么,我趴在他的他的嘴边细细听了会儿,隐约听得出是秋棠二字。我把四哥扶起来问道:“几年前,你为何把秋棠赶出去?可是因为孩子?”

  他推了我一把,我懒得坐起来索性就这么躺着吧。他自己一个人絮叨着突然骂了句:“你个小屁孩儿,别瞎猜!什么都不懂,只会乱说!”

  这话我就不高兴了,我坐起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说谁小屁孩儿?喝多了口无遮拦。”

  他仗着年纪比我大又喝多了,便这么欺负我。若不是希望能得出些答案,我早就走了。

  四哥揉揉眉心道了句:“脑阔痛……”他看见我接着道:“九妹儿啊……你在此陪着我,不过就是因为秋棠的事情,索性我便告诉你。”

  四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着:“当初你四哥我犯了一桩大罪,落了个抄家的罪名……”

  我把那杯没喝冷掉的茶泼过去:“怎么糊涂的更厉害了?”我闻闻酒杯疑惑道:“泼的就是茶水啊,怎的醉的越发厉害?”

  四哥出奇的没发脾气,他瞪我一眼抹抹脸道:“说了我没醉,怎的你还不信?”

  说完这话他嘲讽的一笑:“堂堂四王爷落了一个抄家的罪,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的确难以置信。”

  他赵皓轩坚信一句话,那便是富贵险中求。这抄家的罪名不是别人凭空安给赵皓轩的,而是四哥他自己太作了……

  赣州有一批走私犯,走私了一大批私盐。四哥爱出风头带人直接把对方团灭了,那批私盐并未销毁上交,反倒被四哥独吞了。

  他顿一顿我痛心疾首道:“四哥……你糊涂啊!这等事情你都敢做,你以为你有几个脑袋?”

  四哥又倒了一杯酒道:“这事的凶险我自是知道的。原本就想着我只孤身一人,富贵那便是富贵,抄家那便是抄家……可是我遇见秋棠了呀!”

  赵皓轩遇见秋棠后不愿再犯险,那批私盐只能尽早的处理掉。连卖加上自己用,处理的倒也快了些。

  当年父皇生辰上的长寿面,便是赵皓轩用私盐做的。私盐比不得官盐细腻,少不了有那些块头很大的盐块,父皇一口咬到盐块时就起了疑心。

  父皇他是天子啊!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事,那人怕是活腻了。可这活腻了的人,还是父皇的亲生儿子。

  赵皓轩捉到蒋四清和秋棠的奸情后,事情暴露了。父皇知道了那私盐的存在,也知道了那私盐现如今在谁手里握着。

  赵皓轩是个敢犯事不知怎么处理的人。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不知求饶,不知怎么解决,但是他知道他要护着心爱的人……这人便是秋棠。

  赵皓轩那天摸着秋棠的脸道:“无论何地,我定会来寻你……”

  高高在上的赵皓轩,他说话竟然带上了乞求的口吻,秋棠抱着赵皓轩哭着喊着说不走。两个人就像是在上演最俗套的话本子,最俗套反倒有最真挚的感情。

  赵皓轩狠狠心推开秋棠道:“你走吧!这里不许你再踏进一步……希望我还能有寻你的那一天……”

  秋棠摔在地上,小善把赵皓轩扶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没有顶撞赵皓轩。小善看得出这次事情的严峻,他们小夫妻的事情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

  出了府里的大门秋棠捂着胸口便吐了,她趴在那半人高的大缸上不知吐了多久。小善拍着秋棠的后背给她顺着气,秋棠头埋在缸里,隐约能听见她的哭腔:“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那么久没吃过他做的东西了……怎么还会这么反胃啊?”

  秋棠直起腰用手帕擦擦嘴:“小善……你觉得他还会来找我吗?”

  小善红着一双眼道:“小姐……”

  秋棠不肯带着小善离开,她希望小善能嫁给南风。自己已经没了家,至少小善嫁给南风也算是有个家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