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快绿望人心

27放我走吧

快绿望人心 柳婧微 4370 2018-12-07 02:14:00

  苏湫脱掉完颜梧琪的鞋袜,完颜梧琪却还是在哭,血肉已经和衣物沾在一起。脱鞋犹如剜肉一般疼,苏湫怕完颜梧琪忍不住疼,拿过木棍让完颜梧琪咬着:“忍着点!会很疼。”

  完颜梧琪摇摇头泪已经止住了。

  苏湫给完颜梧琪上完药长舒一口气。

  赵佶站在完颜梧琪旁边难受的说不出话,上前打了赵元佐。一拳把赵元佐打醒,赵元佐看着燃烧的宫殿抱着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怎么会?怎么又不会?

  苏湫走到赵佶面前:“上药救人一共二十两银子,还请端王结清。”

  赵佶蹲在地上看完颜梧琪,听见苏湫的话对着苏湫说:“滚!唯利是图!”

  一把银票被赵佶扔在地上,苏湫捡起来对着小厮说了声我们走。

  赵佶去扶完颜梧琪,却被完颜梧琪一把推开:“你那般待我,不如让我死在火里!”

  完颜梧琪强撑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赵佶看的心疼打横抱起完颜梧琪往太子府外的马车上走。

  完颜梧琪却仍在失神,眼神像个空洞一样。窝在赵佶怀里不动也不说话。

  赵佶抱着完颜梧琪上了那驾大马车,王妃先用手帕包住手腕独自坐上后面那小马车。

  在马车上完颜梧琪抱膝坐的离赵佶远远的也不理赵佶,赵佶也只是呆呆的坐在完颜梧琪身边。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下车时赵佶抱起完颜梧琪往端王府里跑:“唤太医来!”

  太医来看了一眼:“这没什么大碍,这些药正是治疗烧伤的好药,只需要多用几次药便好了。只是……”

  赵佶给完颜梧琪盖上被子,把完颜梧琪的伤脚露出来:“但说无妨。”

  “这药老朽也只见过,莫说是我了怕是宫里这药也少见。还请端王给姑娘处理伤口吧!老朽也只能给开些调理的药,老朽无能告辞了。”

  赵佶喂完颜梧琪喝药,完颜梧琪不张口估摸着心里还堵着气。赵佶唤来小五喂完颜梧琪喝药。

  赵佶抬脚往外走,完颜梧琪叫住赵佶:“赵佶!放我走吧!”赵佶脚下一顿忍住怒气接着往外走,赵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完颜梧琪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放我走吧”。

  “不可能。”

  完颜梧琪气噎眼中含着泪:“你留不住我,你信吗?”

  赵佶笑的冷:“今日起,夫人要好好养伤不准夫人随意走动。都听清楚了吗?”

  数星殿的人面面相觑没想过完颜梧琪就这么被禁了足。

  赵佶见无人应答又问了一遍:“听清了吗?”

  殿里的人齐齐跪倒道了句:“是!王爷。”

  赵佶从数星殿出来派人布下马车往天香楼里走,出来时赵佶和身后的六个小厮手里皆是包裹盒子。赵佶一摸口袋,气的把手里的盒子摔在地上。

  赵佶分明是来买些药,七个人大包小包的往外走,买了这么多的东西活脱脱像是把天香楼打劫了。

  赵佶回想那时苏湫笑的狡猾从里间拿出一个药盒:“这正是端王要的东西,一个月便好的八九不离十了。”

  赵佶派人接过去两个盒子:“多少钱?”

  苏湫又从里间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让赵佶闻:“端王爷!这是上好的去痕膏,毕竟姑娘家身上留下疤不好。您掌掌眼!”

  赵佶又派人接过来还没问多少钱苏湫又说:“这是上好珠钗,取自东海的贡珠,经过海水的洗礼生出一种香味。令人身心愉悦,正是哄人的好东西,您看看。”

  赵佶正欲开口苏湫又从里间拿出来一个盒子,赵佶开口堵了苏湫的嘴:“你这是哪里是酒楼我看倒更像是百宝楼!怎么什么东西都有?”

  苏湫一个错愕笑着放下那盒子:“端王都这么说了,不如给您推荐一道菜治烧伤最好!”话毕打个响指小厮推来一个火炉,火炉上还炖着汤锅,汤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苏湫掀开汤锅盖:“王爷!您看看。”

  说完又给赵佶盛来一碗,奶白色的汤在碗里散发香气让人食欲大增。赵佶有些不屑,这汤水熬的如此稀,怎么好意思端出来?

  赵佶往嘴里送了一勺,嘴里的浓香瞬间侵占赵佶的整个感官:“看起来这么稀,到嘴里竟然那般香稠。这是什么汤?”

  苏湫一笑带着几分骄傲几分惨淡:“这是在下亡妻留下的一道美食,恕在下无可奉告!”

  赵佶放下碗:“本王……本王不知道,戳中苏老板心事还望见谅。”

  苏湫没说什么又是狡猾的笑:“王爷请往这里看,渐渐快到夏天王爷不如买这么一件夏衫既能遮住那姑娘的伤,又显得很美丽何乐不为呢?”

  赵佶摸摸那衣服衣服材质很不错,想象了完颜梧琪穿上的模样,赵佶命小厮接过那四套夏衫。

  等赵佶清醒过来兜里的现银没了,银票也没了。

  小厮唤了声王爷:“王爷!现在我们回府吗?”

  赵佶把东西捡起来:“不走干吗?回府。”浩浩汤汤的东西塞了一马车,这才是真正的奢侈。赵佶这才明白苏湫那活貔貅的名声是从哪里来的。

  话说那端王心心念念的大包小包往完颜梧琪屋子里送,可不巧完颜梧琪却还是一个模样,犹如死人脸一般静静的坐在床上。头上未着珠钗显得十分恬淡,只是更多的是有些憔悴。

  赵佶拿出珠钗:“这是我给你买的,你看看可欢喜?”赵佶跑到梳妆台边拿起镜子给完颜梧琪照着脸:“你看看!”

  完颜梧琪看了一眼再没了别的动作,冷冷道“王爷眼光好,我这下贱之人用不着。”

  赵佶一愣从最底下的盒子里拿出一件鹅黄色的夏衫往完颜梧琪身上一比:“你看看这衣服出奇的好,你换上试试吧!”

  完颜梧琪还是没有动作,完颜梧琪放下那件鹅黄色的衣衫:“这春寒料峭冻死我一人,倒是可以让这府里清静”。

  赵佶一走近完颜梧琪,完颜梧琪脑子里浮现的是那人在面前脑浆迸裂的画面,反胃的厉害完颜梧琪干呕起来。

  “完颜梧琪!你就这么讨厌我?”赵佶一怒之下推翻了放在桌子上所有的盒子。很大的响声吓了完颜梧琪一跳。

  赵佶背对着完颜梧琪捡起一个精致的盒子:“给夫人上药!出了差错唯你是问。”

  赵佶走后完颜梧琪忍不住放声大哭,嘴里喃喃的说着赵佶的名字,似恨又似情。

  哭了会儿完颜梧琪拿下头上的珠钗放在怀里,嘴里呢喃的喊着疼。

  完颜梧琪把珠钗放在胸口抱着膝盖,哭声一直没停,完颜梧琪喊着疼不知道是脚还是心。

  小五见完颜梧琪哭的撕心裂肺心里心疼跟着一起哭:“夫人!别哭了伤还没好,会伤身子的!”

  完颜梧琪哭累了才睡着,小五趁着完颜梧琪睡着给完颜梧琪的脚上药,完颜梧琪的伤口又因为乱动裂开了,小五心疼完颜梧琪一边哭一边上药。

  完颜梧琪痛的倒吸一口冷气却还是没有醒。吓了小五一跳:“夫人!你疼吗?”

  完颜梧琪没吭声睡得好好的,小五接着给完颜梧琪上药:“夫人,你真是命苦。”长长的一声哀叹小五上完了药。

  事情再次恶化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早朝上。

  章左相参了太子一本,原由是行凶纵火,烧伤朝中重臣。如此逆臣如此的一个疯子,怎能再做堂堂太子?参的这一本头头是道,皇上握紧了腰上的朝珠。

  章左相从太子府回来听闻了太子纵火的事情,章左相心中很是后怕。若是在那太子府没有回来,怕是回来的就是一缕魂魄了。

  皇上听了话没说什么反问各位爱卿怎么办?如果太子党说出合适的理由,顺水推舟正好这事便可以遮过去。赵元佐依旧还会是太子。

  太子党李大人起身:“当日的庆生宴微臣也在场!当时分明是端王的姬妾冲撞太子,这不能怪太子。还望皇上明察!”

  皇上松开朝珠:“端王何在?”

  赵佶心下一惊!怎么这事还会和完颜梧琪扯上关系?赵佶站出来跪在殿中:“儿臣在!”

  皇上向下看着那赵佶:“那女子可是你的姬妾?”

  赵佶尴尬羞愧的笑着:“那不是儿臣的姬妾。”

  众人哗然太子党李大人先发问:“那不是你的姬妾你怎么带到太子庆生宴?莫不是在骗人?”

  赵佶依旧是惭愧的笑:“臣在出门时正好得来消息,太子给臣多备了一个位置。臣怕在庆生宴上失了颜面,恰好到了太子府上看见太子扫洒的婢女,和太子说过借过来先撑过庆生宴,太子当下也应下了。这才是当时全部的事情。”

  众人没了异议,皇上又攥紧朝珠想着是不是要安抚天下之口真的废了赵元佐。

  李大人细细思量了下:“不对!当日太子口口声声说“三弟!把她给我吧!”如果那婢女真是太子殿下的,太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端王你这分明是扯谎!”

  赵佶笑了不是惭愧而是志在必得:“原来!李大人知道这事是由太子殿下提出来要收了那婢女啊!”

  李大人笑的得意:“那是自然!”李大人说完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如此这般岂不是告诉天下人,太子纵火与端王的姬妾没有半点关系?若是这般太子赵元佐被废便成定局了。

  李大人没说话退回自己的位置。

  赵佶接着说:“父皇!朝中在场的大臣可能都知道儿臣对王妃的感情,儿臣万万不会寻别的人伤了王妃的心,至于太子庆生宴上的事归根结底无非是太子色欲入了心魔,怎的能怪旁人?”

  皇上松开朝珠:“众人意下如何?”

  满朝文武齐齐跪倒,同呼了声:“太子品行不端,还望皇上明断!”

  皇上看着殿下跪着的臣子,由于太子纵火很多人居家养病,连朝列都跪的参差不齐,皇上闭一闭眼:“太子品行不端,公然纵火行凶,现革去太子之位,立赵元禧为太子,择日继位。”

  赵佶跪在地上脑中“轰”的一声空白,联想起母妃说的话,难道这一切都是母妃的计?赵佶见众人都站起来了也跟着站起来,不对!就算母妃再厉害怎么会算到那太子什么时候发疯,怎么又会算到太子一定会中意梧琪?

  希望真的是自己想错了!

  下朝时一个公公截住了赵佶:“端王爷,陈妃娘娘有请。”

  赵佶往陈妃宫殿里走问那公公:“母妃她有什么事情吗?”

  公公腼腆的笑着:“这事奴才可不好说。还请端王自己去问吧!”

  走至陈妃的束桐殿公公推开门,“端王请。”

  赵佶进去陈妃坐在高高的主位上,赵佶的脚步声在大殿上发出“哒哒”的响声。陈妃单手支着头听见赵佶的脚步声一指座位:“坐。”

  赵佶等了会儿没有人上茶,这才注意到屋子没有下人:“母妃!有什么事情吗?”

  陈妃正襟危坐起来:“你父皇老了,总是要选继大统的人选,你准备这么办?”

  果然是这样的对话赵佶回了句:“听父皇的命令,只要新帝给我留下端王的封号就好。”

  陈妃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只说了句:“算了!你走吧。”

  赵佶给陈妃行礼:“儿臣告退!”

  完颜梧琪在屋子里闷着无聊,小五抬来一个箱子,居然是皮影戏!小五给完颜梧琪唱了一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完颜梧琪看的入神哭了又笑了,感觉脚上的伤也好了一些。

  这时有人听到数星殿里的声音走了进来,那女子穿一粉色衣服用手帕捂住鼻子:“这是怎么回事?怎的乡下的肮脏东西也进来了。把这王府当成什么了?”

  完颜梧琪拦住小五摆摆手让小五下去了:“你是何人?是哪里来的奴婢?”

  那粉衣女子脸色有些不好却还是捂着唇笑着:“我就住在妹妹隔壁的冷翠苑,名叫敏儿。比妹妹早一年入王府。”

  完颜梧琪心里一空临潢没有妻妾这一说,完颜梧琪的老爹在丧偶后娶了后娘,这事还被人作为茶前饭后说了三年。

  临潢对于伴侣是极其忠贞的。但赵佶好像并不是。

  完颜梧琪嫁到这里时坐了一顶粉色的小轿子,轿子走偏门入了王府。

  入了王府后才知道赵佶有妻子也就是现在的王妃。完颜梧琪爱着赵佶,心中再怎么不在乎赵佶有妻子那也是假的。

  真正深爱的人不愿意自己的爱人拥有除自己以外的人。

  可赵佶不仅有而且好像不只两个。

  完颜梧琪一笑:“我以为这府里只有我和王妃呢!”

  敏儿冷笑一声:“妹妹怕是不知,王爷明面上十几个夫人,暗地里还有数不清的暖床丫头。”

  完颜梧琪心里一抽脚上的伤似乎疼的更紧了。敏儿没在意完颜梧琪的异样顿一顿接着说:“前天我那里竟然有蚊子,想着给王爷送些香囊赶蚊子。没想到看见两个穿着极其清凉的丫头在嚼舌根。妹妹你想知道她们说什么吗?”

  完颜梧琪把薄被往外推推,和敏儿这一番对话激了一身汗:“你说便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