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在你心上狙一枪

第十二章:怀柔政策

在你心上狙一枪 故人不识 3011 2018-12-06 23:45:55

  “正巧!我今天来面试。”

  陆成蹊越过她直接进去,走到办公桌旁把文件放下,“赶紧下去。”

  逐客令毫不留情砸下来,江瑾言半点不退缩,反而又往里走了几步,“陆同学,你来季腾多久啦?”

  陆成蹊抿唇,一张脸明显不太想回答。

  江瑾言马上换了个问题,“那你知道我哪里能见着行政副董吗?”

  听到这句陆成蹊终于从一叠文件中抬起高贵的头,嗤笑一声,“你想见就能见?”

  江瑾言说:“就是我见不着,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引荐下啊?”

  短短几句话的交流,江瑾言已经把他整个人研究了个遍,虽然只是实习生,陆成蹊却穿着规矩的西装,身姿挺拔很有那么回事,重要的是她竟然在他胸口位置看到一枚不大不小却闪闪发光的季腾员工专用的铭牌。

  陆成蹊显然来这里很久了,说不定差那么几步就可以转正。

  “凭什么,”他说话了,顺便逼着江瑾言往门口退,“先不说我只是实习生人微言轻,风险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关系有熟悉到我必须帮你吗?再有,”他把背后办公室的门带上,“你什么样的水平,还需要点破?”

  江瑾言被说到面红耳赤,随后几张A4纸被拍回她怀里。

  那是刚刚她趁着陆成蹊不注意偷偷放在办公桌角的个人简历。

  “耍小聪明没有用,有这个时间就多填补一下你单薄的履历,季腾需要真正做事的人,而不是满脑子走捷径真正本事没几个的纸老虎,”他低头瞧着女生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慢悠悠又补了句,“忘了告诉你,顾副总平生最痛耍小聪明的人,如果这几张纸被他在桌上看到,你这辈子,恐怕是再踏不进季腾了。”

  江瑾言哑口无言。

  虽然陆成蹊扎人扎得血淋淋毫不留情面,但她知道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

  她履历太单薄,省级证书虽然有几个,可国家级证书少得可怜,加上她并不出众的社会工作经验,季腾凭什么要她。

  纵然有满腹的野心跟想往上爬的狠劲儿,可江瑾言太幼齿并且也没人教她应该用什么样的手腕,资源太少太狭窄。

  江瑾言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张脸因为刚刚起伏的怒火还保持着红晕,可却没什么表情了。

  话说重了?

  陆成蹊耷拉着眼皮看了会儿,随后抬手将背后的门锁上,“开会十分钟后结束,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他让开身子,露出一条路通往来时的电梯。

  江瑾言也没再犟着。

  “季腾半个月后在永茂酒店有项目招标,顾副总也在。”

  江瑾言走了几步的脚步停下。回头惊奇地看着说话的他。

  突然发善心了?醒悟过来刚刚那段话对女孩子来说未免太重?

  江瑾言突然有点感动,被讥讽的不悦与痛恨稍稍平复了些。

  接着听见陆成蹊继续说:“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他是不可能见你的,就算见你你又该用什么样的资本说服他收你进实习。”

  江瑾言心里才涌了几缕的光线陡然散尽,呵,有毒就是有毒,她怎么能祈祷陆成蹊嘴里蹦出什么好话呢。

  江瑾言回头朝人翻了个最难看不过的白眼,怒气冲冲地说:“收不收跟你有半毛钱关系?等你什么时候成了行政副董再来跟我说教!”

  这番话完全是被陆成蹊气出来的,江瑾言深知不能在要比赛的节骨眼上得罪他,可恶向两边生一时没忍住就脑子一热全部丢了出来。

  看着面前电梯楼层的标识闪烁跳跃,江瑾言突然没由来地一阵泄气。

  如果不是站在对手的角度,陆成蹊的的确确是个优秀到无法挑剔的学生,几乎每年都能拿到国家奖学金,更不谈以他名字发表过无数论文,学术绝对是专业的,可一想到为人……

  江瑾言顿时眼前抹黑。

  简直糟糕不能再糟糕好嘛!

  从季腾一点没收获地回来,江瑾言整个人自我冰封了一天。

  结果第二天她就把自己浸泡在图书馆,除却吃喝拉撒有限的几分钟,愣是一星半点儿没离开过座位半米以内的地方。

  知难行易。

  究竟该怎么立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呢。

  江瑾言撑着脑袋在纸上圈圈点点,遇到灵感写下来然后发到组里给其他辩手讨论,可无一不是被迅速否定下来。

  不够严谨,怎么都不够严谨,陆成蹊又那样刁钻。

  她盯着窗外艳阳高照的天,心里咬牙狠狠不爽了下。

  而另一头的经管辩论队,显然也面临着同样的局面。

  肖然盯着面前被打回来n次的论点,几乎崩溃,趁着陆成蹊出去倒水的空隙,他忍不住小声抱怨,“我觉得后面这几个论点挺好啊,对方不用小概率例子攻辩就没问题,就算有小概率事件那也不足以说明事情全貌,老陆到底在不满意什么?”

  “还能不满意什么,你没发现陆成蹊从头到尾都皱眉挑剔嘛,说明这次对手很厉害。”接话的是一个长发女生,也是这次辩论赛一辩。

  “汉文厉害?”肖然噗嗤一下子笑开,随即指向身边只顾埋头翻书的男生,“你是不记得当时汉文二辩被我方二辩逼到什么地步嘛!就差当场哭出来了!”

  “可这次二辩换人了,”原来担任二辩的宋文强抬起头,推了推眼镜,因为陆成蹊的参与,他这次被调到了三辩的位置上。

  “可我们也换成老陆了啊!”肖然据理力争。

  “江瑾言好歹下一任队长,而且小尖脸柳梢眉的,嘴皮子应该挺利索……”

  “而且,你们听说了没,”女生越讲越起劲,“这个江瑾言每年的学期排名也是院里数一数二的,证明智商不低……”

  “说够了没?论点找到了?”

  热闹闹的议论猛然被外面进来的人沉声打断。

  陆成蹊推门进来,脸色一如既往得不愉悦,“对手是什么样子我不管,我在乎的是我们能展现出怎样的实力。觉得自己写得没问题所以沾沾自喜,”他目光从肖然身上擦过去,“还是觉得对方一脸聪敏没打就怕了?”

  在陆成蹊赤裸裸的注视下刚刚还议论得兴高采烈的女生立马埋下头羞得红彤彤。

  他说完话就不再开口,拉开椅子在一旁坐下。手机屏幕却亮了两下,随后一条微信消息弹进来。

  汉文黄鸭:“陆成蹊,今晚有空吗?”

  不知道这女的脑子里又在打什么算盘,陆成蹊本能地反感,“没空。”

  黄鸭:“那我去找你,我有空,也有事情跟你说。”

  陆成蹊刚要再次拒绝,手机又叮咚一声进来一张图片,他这次看完却没上次回复得迅速,良久后才打了稀疏的几个字:“八点,实验楼四楼C113。”

  江瑾言一吃了晚饭就去赴陆成蹊的约。

  夜色微凉,从宿舍往实验楼的地方又是一条没什么人烟的绿化带,更是让人头皮发麻。

  江瑾言快步走着,可脑子里飞速盘算这次亮底牌的胜算到底有几分。

  偶尔路过一两个牵着手的压路情侣,她飞快地穿过他们。

  八九点的实验楼依旧灯火通明。S大科研项目是校里一项特色,每晚都有学生或是导师彻夜不眠不休地趴在实验台上研究,故而实验楼整夜都是有人的,灯也从不熄灭。

  江瑾言搭着电梯上去很快找到陆成蹊所在的教室。

  宽大的科研室里灯光如炽,走廊却是漆黑一片,黑白强烈的对比下,江瑾言竟然觉得陆成蹊在的范围内有股说不出的温暖。

  她走到门口,透过半开合的玻璃窗能看见陆成蹊露出一半的脑袋,他正坐在桌上埋头写着什么,鼻梁上竟然架了一副细框眼镜。

  眉头紧蹙,嘴角微勾,明眼人都知道这人正在炸毛。

  良久他又像茅塞顿开,手里笔在桌面轻叩两下后又在纸上飞速滑动着。

  只要不张口说话,这人安静做事情的时候还是难得得顺眼。

  江瑾言撇了撇嘴角,推门进去。

  嘎吱一声响,陆成蹊被惊动地抬了头,嘴唇抿了抿。

  “得,别用那副眼神看我,都说了今晚是和平协商,明晚就比赛了,我们保持愉快的合作关系。”

  “你以为我看到那张图还能愉快?”陆成蹊摘下眼镜,一瞬不瞬地盯她,“给你五分钟时间解释,发给我的图是个什么意思。”

  “得嘞。”江瑾言拉了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下,因为靠得近,她能清晰看得见陆成蹊纤长的眼睫毛扇了两下。

  “赵媛之前是真有社交恐惧症,那张图是心理医生给她开的病历,不信你自己去问,地址都在上面。”

  陆成蹊:“说重点。”

  “好的。赵媛后期积极治疗过,辩论赛胜了几场后她也从中渐渐获得自信,隐约有摆脱社交障碍的兆头。可由于上一年汉文的惨败,很可惜,这姑娘现在又恢复原样,或许还更糟。”

  江瑾言说到这儿短暂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去看一旁陆成蹊的脸色。

  可后者几乎波澜不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