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冷淡娇妻有点皮

第9章 聂家

冷淡娇妻有点皮 韩大提子 2087 2018-10-12 21:34:01

  “快来吃饭呀~”,笙歌摆弄着碗筷。

  一行人这才慢悠悠的过来吃饭,被这香味勾的食欲大开。

  笙歌眼巴巴的看着大家夹了凤尾虾,糖醋小排,松鼠鳜鱼,醋溜小白菜...

  结果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只埋头吃。

  这下换笙歌不淡定了,自己的手艺应该还是挺好的呀,难道重生了手艺也不行了?

  “嗯,好吃。”哪怕只是三个字,也是薄宸难得给食物的高评价了。

  “嗯嗯...”大家附和着。

  笙歌松了口气,聂妈妈开口道“王师傅,您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这时候不远处的王师傅,正尝完笙歌给仆人做的几道菜。

  眼底掩饰不住的惊艳之色。

  搓搓手,红着脸说“回少奶奶,这些,都是笙歌小姐做的。”

  想当年,不少豪门就冲他这做饭的手艺争先恐后,高价请他,如今....

  心里不由得感叹到“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笙歌小姐的手艺真是我这个老人比不上的。”

  笙歌笑笑,“哪有,在王师傅面前献丑啦。”

  餐桌上大家都一愣,旋即聂爷爷笑了起来“不错不错,我们笙歌这两年真是长大不少啊~”

  瞧这语气里满满的自豪。

  聂妈妈聂爸爸此刻也是很欣慰。

  夜子淮也是觉得胃口极好,吃惯了名贵的西餐,如今这桌中餐倒真有些家的味道。

  薄宸眼睛里的欣赏更加浓烈,从前面无表情的大总裁,如今,却笑弯了眼。

  笙歌心里一慌,这个男人,没事笑什么笑,不知道自己闪瞎眼吗。

  如今这么温柔是闹哪样,这么露骨,一看就不是花花公子。

  笙歌从来没接触过薄宸,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万年清贵的薄大总裁,难得露出这么温柔的神情,却被人当成了,变态....

  哎~也不知道薄宸知道她现在的想法脸会黑成什么样。

  也不算难得了,薄大总裁在笙歌面前挺失控的,眉眼含笑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大概,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要是他的员工在这里,怕是要惊出一身冷汗。

  大家愉快的用了餐,一起陪爷爷去客厅看新闻。

  然而....新闻并不那么愉快...

  因为,它正在播聂氏小姐与秦氏解除婚约的事...

  夜子淮和薄宸觉得这是她们的家事,不便打扰,就先行离开了。

  笙歌瞥了眼爷爷,脸果然黑了。

  “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秦家那孩子欺负你了!”

  聂爷爷毕竟活了这么些年,当年笙歌对秦一铭什么样,秦一铭对笙歌什么样他也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只是笙歌太倔,他想着都是孩子,或许能培养出感情,也就由着她去了。

  可这不代表,秦家的孩子,可以欺负他聂家的孙女儿!

  “爷爷~”

  笙歌听见爷爷不是怪她,而是先问有没有被欺负,心里暖暖的,乖巧的去抓爷爷的手。

  “爷爷,谁能欺负你孙女儿啊~”

  “我以前那不是小不懂事吗,接触了之后才发现自己不喜欢秦一铭。”

  “不喜欢了,就分开了呗,毕竟都浪费了两年,不能再浪费下去了。”

  大概不是自己的经历,笙歌只觉得那两年过的极快,仿佛这两年什么也没做。

  聂爷爷沉默着,“聂立,如君,秦家当真没欺负笙歌?”

  聂爸爸聂妈妈此刻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又担心老爷子身体,只得附和着说没有。

  聂爷爷叹叹气,“那就好,这两年秦氏借咱聂家发展的很好,虽说咱不如以前了,可秦家若欺负你,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笙歌沉默着,这才几天啊,她已经无数次感觉到亲情的温暖了,她很满足,很幸福。

  聂爷爷忽的问,“小柔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聂爸爸聂妈妈脸色一沉,笙歌却丝毫没有变化,“她说那儿环境挺好,想留在那里,我觉得应该尊重她,就同意了。”

  聂爷爷点点头,混浊的双眼看向远方,像是回忆起什么“小立啊,我当年,是不是做错了?”

  聂爷爷一手创立聂氏,几乎垄断整个市场,当时的聂氏可谓是风生水起。

  商场难免树敌,聂氏更是树大招风,当时有一家走投无路的小公司,挟持了聂老爷子的妻子,逼他拿出五个亿。

  聂老爷子去了,没有谁比妻子更重要。

  可那匪徒竟过于激动和紧张,失手杀死了他妻子。

  至此聂老爷子崩溃,正值壮年当意气风发,他却整日浑浑噩噩,像没了魂。

  公司没了主心骨,收益日渐下降,不少核心人员离开,甚至濒临破产。

  而此时,是聂立站了出来,力挽狂澜,把公司拉回正轨。那年,他二十岁。

  他用了十多年,拼命的加班,拼命的努力,终于让公司焕然一新,到达鼎盛时期。

  而后,聂老二,也就是聂立的弟弟聂伟,不满意父亲的偏心,执意要执掌聂氏。

  当时聂老爷子也觉得自己确实对聂伟关注较少,加上聂伟几次三番的闹腾,几次三番的表决心要历练自己。

  他干脆就直接让聂立决定了,聂立本就不喜争抢,若不是不想父亲再操劳,当时也不会站出来。

  在他眼里,妻儿最重要,所以他同意了。之后带着妻儿周游各国,也算是弥补了那十年无法陪伴的时光。

  笙歌十六岁时,聂爸爸决定建个葡萄酒庄园,自己种葡萄,自己酿酒,就是为了让聂妈妈喝到她最爱的葡萄酒。

  刚开始有太多事要忙,便将笙歌被送回了聂爷爷家,也就是那个时候,笙歌去了秦家,是聂爷爷同意的。

  聂爷爷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

  聂老二接班是聂爷爷同意的,可聂老二从公司鼎盛时期接手,到只能生生将这个公司勉勉强强维持住,聂爷爷看在眼里。

  他也更加清楚,从与秦氏合作之后,聂家,也基本被掏空了。

  笙歌去秦家是聂爷爷同意的,他很后悔。就算她们表现无异,可他还是觉得,退婚这事没那么简单。

  即便聂爷爷当初确实是想让他们历练,不给他们禁锢,可此刻,他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

  聂爷爷看起来很是落寞,这让笙歌心里狠狠地扎了一下。

  “爸,别多想。你看我们现在都很好,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也是笙歌想要的。”

  聂爷爷沉默着,缓缓起身,拄着拐杖出去。

  笙歌赶忙去扶着,聂爷爷却摆摆手让她坐下。

  看着爷爷佝偻的身影,笙歌有些喘不过气,只觉得心像针扎一样疼。

  她发誓,她要秦一铭,付出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