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龙少的金丝雀

第197章 我今天轻点,不咬你了

龙少的金丝雀 梁檀雅 2034 2019-03-15 11:15:00

  龙冠霖迅速抓住她的手腕,头压了下去,准确的摄住了她的唇,两唇紧贴在一起,起初周忻露还是奋力的挣扎,但在他野.蛮的掠夺下,慢慢的停止了挣.扎,闭上了眼睛,她的温顺让龙冠霖加深了这个吻....

  喘着粗气的龙冠霖把头埋进她胸前那柔软的丰盈上,贪.婪的嗅着。

  周忻露已经红透了,全身泛着粉嫩的光泽。

  手腕还被他钳制住,动弹不得,但是自己这么没出息的就被他的吻俘.虏了,让她更是羞愧难当。

  “没有吻过别人。”龙冠霖依然埋在她的胸前。

  “嗯...什么?”周忻露光顾着害羞了,没有听太清。

  “没有别的女人,一直都是你。”抬起头,一张俊脸紧贴着周忻露的额头,龙冠霖就这样自然的说了出来。

  他知道这次是自己先低头了,他不想让怀中的小女人误会他与那个女明星有染,就算自己接触那些女人,初衷是为了引开鬼叔的人对她的搜索,但这些是不会让她知道的。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听了他的话,周忻露的眼眶又红了。

  她也只是一个小女人,而眼前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是那么的特别,因为他的一句解释,再次热泪盈眶。

  “有没有骗你,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抱起她直接压在了床上,如果他真的有其他女人,怎么会为她忍耐呢。

  他要在床上让她彻底明白,他是多么的想她。

  周忻露被压到床上,那具高大身体压的她喘不上气,伸出手托住他要啃咬她脖颈的俊脸,再不阻止,她可就...完了。

  “不...不行,真的不行,冠霖,我相信你...不可以这样。”

  “露露,放手,你会受伤的。”龙冠霖已经到达了极限,被她这时候喊停,几乎不顾一切要用强的了。

  但理智还是占领了上风,强制压下自己的粗.暴,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忍住,一定会伤到他的露露。

  “我..我明天还要拍写真的,你想让我见不得人吗?”周忻露这时候还是很清醒的,刚才已经大哭了一场,明天眼睛就会肿起来,如果再让这个双眼通红的野.兽得逞,那她明天就别想出门了。

  “跟我欢.爱就没脸见人了吗?”龙冠霖因为她的话,脸拉的老长,眼神中那嗖嗖直冒的寒气还真是让人胆颤。

  “不是那个意思了,是..是你每次都弄得人家全身都是红点点。”想起他每次都像一只狼狗似的啃咬她,致使她每次都要穿高领的衣服,在S市时,正值冬天,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妥了,但这个小岛可是四季如春,明天拍照可都是穿非常清凉的衣服,这要被人发现了,她还要不要见人了。

  “那就不要拍了。”龙冠霖才不管她拍什么写真,他只想到自己已经憋了这么久了,今天就要吃她,头又要压下去。

  “霖...霖..霖...你先等一下,明天是最后一天拍摄了,你忍一下好不好。”周忻露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还主动亲了一下他的鼻尖来安抚他。

  “我今天轻点,不咬你了。”面对这样的周忻露,龙冠霖就是狠不下心,但还是想努力说服她。

  “不行,你现在这样说,一会儿就会忍不住,求求你,今天只抱抱睡觉好不好,霖....这次拍摄对我很重要的,你就答应我好不好,霖...我都不计较你与那个女明星搂抱了,难道还不行吗?”周忻露搂住龙冠霖的脖子温柔的跟他撒娇,周忻露知道她的龙大人最吃她这一套了。

  果然,龙冠霖无奈的趴在了她的身上,好久没有说话。

  “霖,我..快被你压死了,喘不上气了。”被压在下面的周忻露终于受不住了。

  “别说话,睡觉。”龙冠霖侧躺到一边,被她这样强制踩刹车,他很难受的,有些别扭的躺到床的一侧,他大老远来找她,却还要忍着。

  “嗯...”看着他别扭的后背,周忻露顺从的答应了一声,不在说话了,一条滑溜.溜的小胳膊从后面搂住他强壮的腰,明显感到他身体紧绷了起来。

  知道她的龙大人还是关心她,在乎她的,就够了,嘴角流露出久违的笑容,柔软的身体贴着那具壮硕的后背沉沉的睡了。

  而龙冠霖一晚上咬牙忍着不去碰身后那个光.溜.溜的小女人,忍的好辛苦,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清晨周忻露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露露,周忻露,你还在睡懒觉吗?快起来,全剧组都在等你呢。”麦克在门外敲门大喊。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窗外那大大的太阳,周忻露一下子坐了起来,她记得有定手机闹钟的,而且为了防止她听不到,音量可是调到了最大,怎么会没听到呢。

  “等一下。”周忻露坐起来,冲着大门喊了一句,裹着被单跳下床,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扭头,看到床上的龙冠霖。

  天呀,一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怎么把他忘了,这可怎么办,被麦克堵住了,她完了。

  此时的周忻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在屋里踱步。

  突然灵光乍现,她想到办法了。

  “起来,起来呀,冠霖,你快起来。”跳上床,推搡着龙冠霖,可是床上的龙冠霖就是闭着眼睛,任凭她怎么推就是不睁眼。

  知道他是故意的,一定还为昨天的事闹别扭,周忻露坏笑着开始捉他痒,跟他这么长时间,当然也摸透了他哪里怕痒了。

  “小东西,再胡闹,就地正法。”龙冠霖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双眼已经又是骇人的猩红。

  “好了,冠霖,没时间闹了,你的房间在几层,你快点爬窗回去。”这就是周忻露想到的办法,让龙老大爬窗逃走。

  “你在开玩笑吗?”龙冠霖眯着危险的双眸,他没有听错吧,这个小女人让他爬窗逃跑。

  他们是偷.情的奸.夫***吗?

  “只能这样了,现在麦克堵在门口呢,快点,时间不多了。”周忻露还是认为自己的这个办法很好,催促着堂堂的龙老大去爬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