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书玉界

6,心愿一【爱在七夕离别时】(4)

书玉界 暖夏寒凉 6569 2019-03-15 10:53:21

  病痛与失忆,再到相爱却再也无法相守。这一桩桩,一件件,本不该由她这样一个小女生承受如此之多。她想要的一直并不多,想要去守护的,也就这么多。不过是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能够幸福,能够安好,不用一直因为自己离开而久久无法释怀。

  在那场记忆里,萧羽璃从最初的旁观者的看戏心态,到最后她希望能够帮她更改结局。或许她无法抗争病魔,也无法帮她延续生命。可是,她想努力去做到让杨希雨活的久一些,至少没有那一场意外。

  至少……让她没有遗憾!

  交流平台的杨希雨还是那个一身漆黑,化着浓妆的杨希雨。还是那个一脸安静到冷漠,悲伤难言的不忘初心的小女生。

  “你,愿意……帮我完成心愿吗?”

  似是希望,又似乎不带希望。声音有着犹豫,更多的是无力。

  “你还好吗?”

  她未答,只是伸出一直藏在秀发里的手,暴露在萧羽璃的眼前。

  “我快消失了……”

  我快消失了……

  短短的几个字,却让萧羽璃难受的不行。那几乎完全透明的手指,那麻木而哀伤的眼眸,无不让萧羽璃难受。

  她想说些什么,想要去安慰这个即将消失的女孩,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词来说。

  “你会帮我完成心愿吗?”

  杨希雨又问了一次,那只手又藏回脖颈与秀发之间那颗头颅,又缓缓低垂了下去,似乎明白不会被人接受一般。

  “会!”

  “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你一定要好好的!”

  坚定而确定的回答,响彻杨希雨耳畔,勾起了已藏在膝间嘴角。

  萧羽璃被送走那一刻,似乎听见杨希雨那声已经缥缈模糊了的“好”。

  杨希雨,相信我,一定会尽一切帮你完成心愿!

  你一定,一定要等我回去,别食言才好!

  当那一声好字落下,等候在外面的书玉界界灵看着开始缔结灵魂契约的萧羽璃终于松了口气。

  这个惹祸精,还以为又要闹出什么事来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开始第一个心愿了。

  契约完成时,那杨希雨所在的原世界忽然光芒四射,萧羽璃的身影随之扭曲,而后渐渐消失在了书玉界界灵眼中。

  第一个心愿,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完成,希望一切安然无事吧!

  头痛欲裂,恶心反胃,这是萧羽璃附身到身体时第一感受。当然,如果说之前还是感受的话,那么这一刻,她第一时间捂住嘴,翻身吐了一地。

  老天啊!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附体会这么痛苦呢?一点准备没有,差点就吐床上了。

  欲哭无泪,直接虚脱的趴在床沿动都不想动一下。

  “砰砰砰~”

  “姐,睡了吗?”杨夕琳一如往常,敲了敲门,便径直推门进屋了。

  未曾想,刚一开门就被一地污秽之气给熏的恶心。捂着嘴,皱着眉,眸光一扫,发现自家老姐趴在床沿一脸苍白,再无往日嚣张的欺压自己的精神头儿。

  “妈,妈,呕~妈,姐吐了!”

  杨夕琳一脸惊慌,转身就朝客厅大喊。

  一边干呕,一边又四处寻找着扫把和畚斗打算清理秽物。

  萧羽璃虽然吐的惨了点,但是杨希雨这具身体的记忆,却是一点不落的接收了。这时她很清楚,杨夕琳闻不得异味,这会让她无法控制的反胃呕吐。

  往常杨希雨遇到这个,会将随身带的口罩和香薰物品给她暂时用着,可以勉强缓解一下。可是现在,别说她根本来不及拿,就说她现在虚软无力的情况根本起不了身!

  “出去!夕琳,等会我自己收拾就好,你先出去吧!”

  “怎么了?怎么了?希雨怎么吐了?”杨妈妈刚到门口就闻到一股子异味,进门后就看到小女儿忙着找东西清理,大女儿脸色苍白躺在床沿正试图劝说小女儿先出去。结果没说几句,又吐了。那一脸的苍白,看着揪心。

  不顾满地的污秽,和整屋的异味,慌忙过去伸手探向萧羽璃额头。顿了顿,一脸着急的叫自己小女儿。

  “夕琳,这边我来清理,你先快去给你姐倒杯温开水。还有,把医疗箱也带来!那里面有温度计和退烧药。”

  “你这孩子……唉,这么烫,估计要去医院才行!”

  “好,我这就去!”

  说着就把刚找到的扫把和畚斗放在一边,先去倒水拿医疗箱。

  杨妈妈抽回手,转身去卫生间用干毛巾浸水,又拧半干才出来给萧羽璃擦了擦脸。那冰凉的触感令萧羽璃的毛孔都舒张了开,很是舒服。

  看着杨妈妈转身清理秽物那忙碌的身影,萧羽璃满是感动。

  “妈,你们真好!”

  “你是我们大家的宝贝,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妹妹也是大家的宝贝,如果有天我不在你们身边,那就让妹妹替我对你们好!”

  笑容有些虚弱,可是神情仍旧满足。

  “姐,自己的事儿自己做。要对爸妈好,你得自己来才行哦!”

  “哼哼~姐,你还没长大,没嫁人,就想着把你小妹我推出去……姐,你太坏了!”

  拿着东西进来的杨希雨听姐姐的话,翻了个白眼。

  整天就知道差遣我,压榨我,还没嫁人就像让我替你尽孝?略略略……想得美!

  可是心底,杨夕琳却把话给记在了心里,也有了一丝疑惑。

  为什么姐忽然说这话?她不是矫情易感慨的人啊!

  “那也只对你坏!”

  萧羽璃看着杨夕琳笑的格外的坏,一点不掩饰。

  记忆里,这个妹妹一直对姐姐杨希雨格外的照顾和容忍,她会撒娇,会包容,会用自己的一切对杨希雨好,反而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杨希雨。她们两姐妹最爱斗嘴,即使杨希雨总爱对她呼来喝去,可彼此间微妙和谐的相处模式却是那般轻松愉悦。

  在满是美好真挚的回忆里,杨夕琳对杨希雨来说就像黑暗中的光芒,而大家对她的爱就像一簇火焰一直在温暖着她,支撑着她一直坚强下去的理由。

  这应该也是杨希雨一直保持初心没被污染的原因吧!

  可惜,她……

  快消失了!

  若完成心愿,萧羽璃想找书玉界界灵好好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若是可以,她想帮她,让她不会慢慢消失掉!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在自己能够完成任务回去!不然别说杨希雨,就算她自己,也没办法活下去!

  “嘁~”杨夕琳朝着门口努努嘴,毫不留情的揭老底。“你对寒夜哥哥更坏,我顶多算第二,略略略……”

  “额……”

  这熊孩子,仗着自己生病,忘了以前每次糗完自家老家的下场是什么了吧?

  萧羽璃尴尬的瞅了眼门口一如那场记忆里一般冷着脸的秦寒夜,半响不没找到词接这话。毕竟原来的杨希雨在的时候,对这家伙前期的确是坏到不能再坏了!

  但是女生的小心思和男生有时候也没差,并不会喜欢就会表达,更何况杨希雨这种关键时刻反应迟钝的家伙?欺负人家到最后,连什么时候喜欢上都不晓得的,又怎么能指望她什么?

  最后,冷场的尴尬气氛还是杨妈妈开口化解的。

  “就你调皮!”

  “好了,把温度计给你姐量着,先看看情况。要是严重的话就去医院看看。”

  “老妈最偏心,哼哼!寒夜哥哥,是我之前吵到你了吗?对不起啊!”

  杨夕琳想起自己之前大喊大叫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

  秦寒夜摇摇头,表示并未在意。

  萧羽璃接过杨夕琳手里的温度计,默默含在嘴里没吭声。

  但这安安静静配合的举动却让其他人都愣了愣,可随即想想可能因为她太难受没力气斗嘴,也就释然了,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份异样。

  秦寒夜站在一边看着那份难得安静下来的侧脸,脸色柔和了很多。没有往日喧闹,没有那锋芒毕露的霸道,此刻秦寒夜眼中的扬夕雨有这平日来没有的宁静和温和,让他原本带着烦躁的心情也安定了些。

  “哇!38.7度,快39了。姐,你昨晚睡冷冻库了?”

  等了几分钟,杨夕琳取出温度计一看,调侃道。

  这边的气温偏热,还属于炎夏季节。平日有些小感冒很正常,但是很少有高烧这个程度的。

  “……”

  扬夕雨是牙尖嘴利,但是萧羽璃却不是。面对杨夕琳的怼人功力和平日里她两姐妹的互怼情意,萧羽璃真的是难以招架。只能默默闭眼,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摸摸茶杯,发现开水微温,可以饮用了。随手扣出一颗退烧药,连着茶杯一起递过去。

  “给。”

  萧羽璃睁开眼看了看秦寒夜,接过茶杯。将药直接放入口中,喝了口水,咽了下去。那干脆利落的速度,让所有人都愣了。再听到那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谢谢”时,更觉得意外。

  “你……就这么把药吞了?”

  “姐,你尽然没闹?”

  “烧坏脑子不正常了!”

  “……”

  内心有个mmp不知当不当讲!

  你才脑子不正常了!

  你才脑子烧坏了!!

  怪不得扬夕雨说你是混蛋寒夜,果然是真言!

  不过,不愤归不愤,萧羽璃再迷糊也意识到自己虽然努力想要模仿扬夕雨,可是终归自己不是真的扬夕雨。她和扬夕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一个犹如永远向着朝阳的向日葵,一个犹如夜里静默在黑夜里的浴血玫瑰。

  她们之间有着太大的区别,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也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在刻意模仿下,陌生人或许看不出,可对于这些亲近的人来说却能很明显的感觉的到其中的不同。特别是现在几乎在意杨希雨的人都在,了解她的人也都在。自己这个冒牌的就算顶着真实杨希雨的身体,也无法避免时间久了不会被怀疑。

  萧羽璃看着几人惊讶且稀奇的样子,脑袋觉得更痛了!

  自己这可是刚刚进入这个身体,刚刚接收的记忆,就被察觉到不对。这任务才开始几分钟,自己这就要失败的节奏啊!

  不要啊!

  千万别啊!

  她还想要活下去,还想帮杨希雨完成心愿,不能就这样就结束啊!

  萧羽璃内心哭成一片汪洋,可是面上却只是心虚的瞅了瞅众人,捂着嘴继续趴床沿干呕,一副难受的说不出话的样子。

  这下子急坏了几人,哪还有时间细想,急急忙忙收拾了下东西,就打算扶着萧羽璃下楼叫车去医院。

  “寒夜啊,你和夕琳先去睡,明天还要上课呢!有阿姨陪着就好,别担心。”

  上车前,杨妈妈拦住准备跟着的秦寒夜和杨希琳。

  摇了摇头,秦寒夜看着夜色里那张苍白的脸色道。“杨伯母,我和你一起去。学校那边,我已经给夕雨和自己请过假,不用担心。”

  “寒夜哥哥,你这速度还真是……为什么不给我也顺便请个假啊!”

  “好了,既然这样,那就夕琳回去休息,寒夜跟我们一起去。就是……麻烦你了寒夜!”

  “不麻烦。”

  “……”

  萧羽璃看着几个人,无奈的捂着头,头疼的不行!她能说,其实并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有些发烧吗?

  不能反抗,那就接受。如今多说多错,不如安安心心当个病人好了。

  将头靠在车窗,看着一路飞逝的风景,冰凉的触感缓解了些许不适。

  她,变成了另一个人,用另一种方式存活着。

  她,代替了另一个人,成为那个人,接收了那个人的所有,也必须要完成那个人的愿望才能借此获取真正活着的机会。

  会迷失吗?

  在这条成为他人的路上,她会不会迷失呢?

  在这条无限的心愿者路上,她又能坚持多久,走多远呢?

  一路的霓虹缤纷炫目,可萧羽璃的心却越发迷茫。虽然一时的坚定和勇气,但在面对未知的未来和死亡的逼近,她终归是胆怯的。

  这一夜,在医院冰冷的气息和不安中渐渐淡去。

  血管内冰凉的液体,不远处守着自己一夜未眠的秦寒夜和半睡半醒的杨妈妈无不提醒着她此时的身份和责任。

  她,该怎么办?

  要怎么做才能扮演好杨希雨?

  要怎么样,才能完成任务?

  ……

  捻了捻盖在女孩身上的外套,又将歪着的脑袋轻轻移到自己肩膀上,看着那熟睡也不曾松开的秀眉和那苍白着的脸庞,秦寒夜无奈的叹了口气。

  有多久了?

  这到底是有多久,他没见过杨希雨不和自己争锋相对?

  有多久,没有这么安安静静的靠近过他?

  有多久,杨希雨那周身的抵抗和排斥情绪不再时时刻刻扎着他?

  好像才几年,又好像已经一辈子那么遥远!遥远的他无数次都在想,要不要放弃呢?就因为一句童言,就因为她是第一个像阳光一般照亮自己世界的女生?就因为……

  可那些日子,如今都被杨希雨彻底忘却了。记得这些的,执着这些的,如今只剩下自己。若是他也放弃,不再揪着过去,不再违背爷爷的命令,不再打扰杨希雨都生活出现在杨希雨面前……会不会,就不会被这么的讨厌?还是可能像爷爷说的那样,反而会因为距离而拉近彼此?

  希雨……

  真希望这个时间能长一些,这样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一直!

  轻轻抚了下女孩散落的发髻到而后,看着柔和的面容久久未移开视线,直到困倦席卷,再也坚持不住的才闭上眼帘,稍稍休息了下。

  杨希雨,如果遗忘才是你要的;如果争取还是不能找回你,那我便只能成全你!

  只是,我不会忘记,我会一直直守着你!

  随着大堂的时钟滴答滴答,屋外院落的鸟鸣叽叽喳喳。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早晨,阳光明媚,秋风凉爽。

  杨妈妈常年早起已是习惯,虽然昨夜休息时已很晚,但是生物钟却惯性的让她醒来。看看时间,医院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六点半,微皱了下眉头,杨妈妈有些懊恼,觉得有些晚了。现在赶过去买菜做饭给小女儿夕琳估计来不及了,但是……

  一转头,看到不远处依偎在一起休息的少年少女,杨妈妈难得露出了个笑容。很久没见过他们两个这么亲密过了,自从夕雨失忆后,两个原本亲密无间的小人儿再见面时却成了争分相对的仇人一样。所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夕雨对寒夜似乎有着莫名的排斥,毫无理由的拒绝寒夜的靠近。

  这种莫名的反感和讨厌让所有人都很茫然,让寒夜一度很是受伤和无措。可众人又对此毫无办法,只能委屈秦寒夜能够多包容一些,也担忧着时间久了,秦寒夜会放弃,担心夕雨有一天恢复记忆会后悔。

  杨妈妈轻轻靠近,没叫醒任何人,只是伸手将最后那一瓶吊完点滴即将倒流的吊针尽可能轻柔的拔了,又按了会伤口直到不再出血。伸手探了探杨希雨的额头,发现体温已经降了才松了口气。一夜紧皱的眉头也舒缓了些,看着两人还睡着,杨妈妈去了护士台叮嘱护士帮忙留意一下,自己出去打个电话就回来。

  睡死的萧羽璃哪知道这么多,只管自己流着哈喇子睡得舒服就好。随着药物和药水的作用,加上通过休息恢复了附体的副作用,这一觉虽然睡得并不是特别舒服,可是却格外的沉。

  移了移靠在秦寒夜那已麻痹的肩膀上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更舒适一些,喳吧着嘴,仍旧没醒。倒是她的异动惊醒了睡了一小会的秦寒夜,一双清冷眸子此刻蒙着一层水雾,那迷蒙的样子看的护士台几个护士小姐姐瞬间被萌住了。

  秦寒夜第一时间看了看肩膀上依旧睡得香甜却流了自己一肩膀口水都人儿,又看了看那不知何时已经拔掉针头和针管里所剩无几的药水呆了呆。随即转头又四处张望了会,发现杨阿姨也不在。那双雾蒙蒙的眼睛此刻变回平日的清澈冷凝。

  这个时间,大厅并不忙碌,甚至有些小空闲。一直留意着的护士见秦寒夜那一直张望的样子,知道这是在找人。放下手中的事物,走了过去。

  “你妈妈刚刚有事出去了,让我等你们醒了跟你们说一声,她等会就回来。”一边说着,护士一边将空了的点滴瓶收走。“药水已经挂完了,出门左转有热水提供,等会你妹妹醒了记得吃药。啊,对了!等会她醒了可以重新来测量一次体温看看。”

  “谢谢!”清寒夜认真的听着并记下,然后看着一旁热心的护士道谢。至于对方误会杨阿姨是自己妈妈,杨希雨是自己妹妹这件事,清寒夜直接忽略了。

  虽然自己醒了,肩膀麻的已经没有知觉,但是秦寒夜拉了拉杨希雨身上盖着,此时已经下滑的外套,免得又着凉。但他并未出声叫醒杨希雨,也没用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何时被对方抱着的胳膊,脸色微红。

  随着时间的流走,大厅渐渐嘈杂。

  萧羽璃终于皱着眉头,动了动歪了一夜睡着的脑袋,入目第一眼便是自己抱着的手臂,呆愣半响有点分不清什么情况!

  这……手臂?

  “醒了?”

  男人的声音?夭寿啊!自己尽然抱着个男人的手臂睡!

  这一刻,杨希雨脑袋直接炸了!整个人有些僵硬,不自然的抬头看了看那被自己当了一夜枕头的肩膀,看到哪湿淋淋的衣服脸色爆红。

  完了完了完了!抱着人家肩膀睡就算了,尽然还流口水,看着湿了一大片的衣服,萧羽璃只觉得自己老脸丢尽,恨不得直接溜了!

  连忙收回自己的手,心虚的瞄了眼手臂的主人,那迷迷糊糊的脑子终于开始清醒了。

  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是杨希雨了。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瞄了瞄正在缓缓活动筋骨,想要缓解麻痹感的秦寒夜。

  “嗯~醒,醒了……”

  “今天好受点了吗?”

  一直看着杨希雨的秦寒夜自然没有错过杨希雨那从迷茫到心虚的过程,嘴角悄悄上扬,很快又收敛并未让杨希雨发现。

  “好多了。”

  闻言,伸手摸了摸杨希雨的额头,确定不那么烫了之后,秦寒夜才说道。

  “阿姨去拿检验报告了,之前买了点皱回来,吃吗?”

  “好。”昨晚吐空了肚子,此时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一边拿出杨妈妈准备的食物,一边提醒道。“吃完再重新量下体温看看。”

  “好。”

  一边拿水漱口吐入一边的垃圾桶,一边盯着秦寒夜手里的食物发着绿光。

  “那我们去外面的花园吃吧?”

  “好。”

  秦寒夜眉头微挑,眼底划过一丝精芒。

  “那等你病好了,就不要再跟丁允浩接触了好吗?”

  “好。”

  唉?他刚说啥了?

  “说话要算话,记得你刚答应的。”

  “我刚答应什么了?”一脸懵逼样的萧羽璃,看着秦寒夜弱弱的问。

  “你说你答应等你病好就不再跟丁允浩接触了。”

  这话,秦寒夜说的异常坚定和认真。

  “可是他说过几天告诉我过去的事,我必须去。”

  虽然昨晚只是挂了消炎退烧的药水,但是在秦寒夜和杨妈妈的坚持下,还是答应今天做下全身体检。不过昨晚打针的时候顺便先抽了几支血液送去化验了,剩下的就是各种ct,b超预约和内科检查之类了。

  她进来的时间有些晚,已经到了答应丁允浩星期六天的约了。关于过去,当初的杨希雨并未恢复记忆,而看过杨希雨记忆的萧羽璃却知道。只是,那些过去,她依旧还是有些缺失并未看到的,那是杨希雨下意识拒绝让人知道的吧?

  所以,这场约,她必定会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