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倾君沧溟恨

她是我夫人

倾君沧溟恨 徐府三小姐 3217 2018-10-11 19:15:27

  “大嫂,你就别这样闷闷不乐的了,好吗?”石楠叶一边拉着蔓菁逛街,一边抱怨的口气说道。

  蔓菁注视着前面语气清淡的说道:“我没有闷闷不乐啊。”

  石楠叶跳到蔓菁前面,挡住蔓菁的去路说道:“还说没有闷闷不乐,你瞧瞧你自己表情,明摆着就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大哥也和你道过谦,赔过不是了,你却半点笑容都没有。”

  蔓菁听着便随意的笑了一下,石楠叶却撇着小嘴说道:“好假。”

  蔓菁看了一眼石楠叶说道:“我是你大哥妻子,履行妻子的义务是理所应当的,我没有理由生气。只不过心里压抑的事情太多,实在笑不出来。”

  石楠叶也有些失落的样子,看了一样蔓菁说道:“大嫂,你别为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不高兴了好不好。你和文公子的事情大哥也没有追究,文公子不也是好好的活着吗?你别那么悲观好吗?”

  看着前面设有擂台,人来人往,停下脚步的很多,蔓菁也了进去,停下了脚步。石楠叶却不解的看着蔓菁。

  蔓菁这是看着台上无数的漂亮女子说道:“有些事情你是不懂的,我没办法和你解释。”

  然后蔓菁看了一眼石楠叶问道:“你知道她们这是做什么吗?”石楠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蔓菁接着说道:“这些女子都是来自花楼的,其中也不乏有些落魄的大家闺秀,但是到了花楼,结局都是一样的。如果当初不是你大哥娶我,或许我的命运会和她们一样凄惨,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石楠叶有些不解也有些生气的说道:“大嫂,你这说的什么话啊。”

  蔓菁笑了笑说道:“当初我活下来的勇气是为了复仇,不能复仇,心里留下的是绝望。想离开这里,却没办离开这里,就连寻死,都会被拦截。”

  说这话的蔓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手腕上还没有完全消失的伤痕。

  石楠叶的情绪有些低落下来,看着蔓菁说道:“大嫂,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既然有希望,就应该开心一点,好好活着。”

  蔓菁也只是对着石楠叶微微一笑罢了,没有多说什么。看着那些花楼女子在擂台上比拼才艺,每个人嘴角都挂着笑意,脸上都带着傲气,蔓菁却觉得自己活的还不如他们。

  石楠叶满脸疑惑的看着台上问道:“大嫂,她们这是在比拼什么啊?”

  蔓菁虽然厌倦,却依旧解释说道:“这些女子都是来自各个花楼最顶尖的女子,在这里比拼才艺,谁能走到最后,谁就是今年唯一的花魁。”

  石楠叶还是不解的问道:“那怎样判断他们的输赢呢?”

  蔓菁用眼神示意了四周说道:“这里站的几乎的都是男的,最后的觉得权就在他们手上,他们会选择自己喜欢的丢银子,最后银子最多的就是花魁。”

  话音刚落下,就听见下面一片呼叫声,这些男子一个个叫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往她身上丢着银子。不一会儿便一个老妈子出来吼道:“第一轮丽梅苑香茹姑娘胜。”

  只瞧着那叫香茹的女子得意的看了看其他的女子,一个邪魅的笑容露在脸上,媚态十足的行礼致谢。一番比拼下来,这个女子倒是也拿到了头筹,成为了花魁,得意洋洋的样子,简直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也有旁的女子数落她道:“一个外乡来的女子,能拿到头筹定是靠了关系。”

  也有数落她道:“就会靠着狐媚的劲儿勾引男人。”

  各种语气,各种嘲讽,她却都不在意,还是洋洋得意的神态。

  蔓菁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石楠叶说道:“我们走吧。”

  石楠叶点了点头,跟着蔓菁离去。人群中蔓菁好像看到了文冠木的身影,可是一闪而过,又像是错觉。

  刚刚走出这个闹市,蔓菁却被一个人拿住了手,传来一个声音“跟我走。”

  蔓菁有些迷茫的看了看此人的身影,停下了脚步,甩开了他的手说道:“我不走。”

  文冠木回头看着蔓菁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蔓菁看着文冠木的神情说道:“上一次便是我的自私害了你,我不能再害你。”

  蔓菁停顿了一下,有些失落的样子低下头继续说道:“而且我已经是石决明的人了,配不上你。”

  文冠木上前几步,双手握住蔓菁的肩膀说道:“只要你和我走,我不怕,也不介意。”

  蔓菁挣脱开文冠木的手说道:“你不介意,我介意。而且就算我跟你走,我们又能去哪里,我们躲不过沧溟堡的追杀的。”

  文冠木看着蔓菁的样子心疼的说道:“我带你离开轩辕,去别的国家。”

  蔓菁却摇了摇头说道:“冠木,我确实很想和你一起走,可我不能害你在受伤,放手吧好不好,我们注定没有结局。以前我爹会阻止,现在是石决明。石决明的势力远不我们想的可怕,我们逃不过的。”

  文冠木一下子拉起了蔓菁的手说道:“你相信我,我可以保护你的。”

  蔓菁看着文冠木焦急而又心疼的神情,忍不住落下泪滴说道:“我相信你,始终都相信。可是天涯海角,何处又能容得下我们?”

  文冠木连想都没有想就说道:“会有地方,你信我。”

  蔓菁依旧摇着头说道:“冠木你听我说,只要石决明一天不休我,我就还是他的妻子,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求我做任何事,如果此时和你离开,名不正言不顺,只能让你备受谴责。”

  文冠木却还是坚定的说道:“我不介意”。

  蔓菁推开了文冠木的手,背过身去说道:“我介意,如果因为我,让你一次次受伤,我会心痛。如果因为我,让你备受谴责,背负骂名,我会难过,会伤心,我不想那么自私。”

  此时的文冠木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只能从背后紧紧的抱住蔓菁,陪着蔓菁一起难受,一起伤心,不知所措。后面追赶而来的石楠叶,看着文冠木抱着蔓菁,什么也没说直接上前分开了两人。

  石楠叶指着文冠木就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这人知不知道礼义廉耻啊?你不知道她已经是我大嫂了吗?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吗?你这样拉拉扯扯的算什么?”

  文冠木没有理会石楠叶,只是看着背对自己一言不发的蔓菁。

  石楠叶挡住了文冠木的视线说道:“你看什么看,那是我大嫂,我警告你,上一次我二哥放了你,是因为大嫂的面子,你要是在打我大嫂的主义,我大哥绝对杀了你。”

  此时的蔓菁终于开口说出了一句话“冠木,你走吧。”

  文冠木没有做任何的回应,石楠叶回头看了一眼蔓菁过后,对着文冠木吼道:“听到没有,我大嫂让你走。”

  文冠木依旧不为所动,蔓菁也没有回头去看,只是闭上了眼睛缓和了一下说道:“楠叶,我们走吧。”

  听到了石楠叶的一个回答“好”字,蔓菁便准备前行。

  还没来得及迈开步伐,却被人抱了起来。

  蔓菁抬头看才发现是石决明,蔓菁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反而石决明却看着文冠木说道:“以后离我夫人远点。”

  话音一落,石决明便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蔓菁离开了。

  走的远一些了,蔓菁才开口着说道:“放我下去。”

  石决明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直往前走。

  蔓菁开始挣扎起来,有些烦的说道:“放我下去。”

  石决明却调整了一下抱住蔓菁的手说道:“别乱动,摔了我可不管。”

  蔓菁只能生气的说道:“你够了。”

  石决明依旧不理会,只顾着抱着蔓菁回到了沧溟堡,回到了房间才将蔓菁放了下来。

  石决明将蔓菁放到床上后,自己压在蔓菁身上,用手撑着自己说道:“明日商会庆典,你记得准备。”

  蔓菁扭过头去说道:“那是你的事,我不去。”

  石决明将蔓菁的头扭过来看着自己说道:“由不得你。”蔓菁却直接闭上了眼睛什么也不说。

  石决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明日要穿的衣服,我会让人送来,若你不穿,明日我来替你穿。”

  蔓菁睁开眼睛冷淡的说道:“不必了。”

  石决明却邪魅的一笑说道:“那就好,明日巳时大厅见。”

  直到石决明离开关上了房门,蔓菁才坐了起来,拿着枕头就扔了出去,一副生气极了的样子。

  云苓进屋,看着倒塌的屏风,和地上的枕头,很是不解。捡起枕头拍了拍灰尘,扶起来屏风,将枕头放回床上,蹲在蔓菁身边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出去一天,回来怎么反而不高兴了?”

  蔓菁看了看云苓,转过头来说道:“没事,就是觉得石决明烦人。”

  云苓依旧不解的问道:“堡主?堡主又怎么了?”

  然后上下翻看着蔓菁说道:“堡主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蔓菁推开云苓的手,还是烦心的说道:“哎呀,没有啦,他没有欺负我。只是因为别的。”

  云苓放开手“哦”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云苓才说道:“对了,小姐,琴已经修好,拿回来了,小姐要不要试试。”

  蔓菁点了点头,云苓将琴给架好了,只不过拨弄了两下,蔓菁便没弹了。

  云苓不解的问了一句,蔓菁说道:“这琴弦换了,没有以前的音质,也就变味了。你把这琴拿去送人吧。”

  云苓看了看蔓菁的神态“哦”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