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三途河旁倾彼岸

第19章 玲珑2

三途河旁倾彼岸 倾衣谣 3234 2018-10-12 21:41:42

  夜晚,清凉

  县城的紫王府内笼罩着一片死气,昔日的少王爷已然成了这紫王府的主人,晔王,他修长的身形沉浸在黑暗里,入门的时候满府的血腥气扑面而来,推开大门遍地的尸体,他极速走了几步,身影竟然有些狼狈,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至走到一厢房门外他顿住,看着厢房门大开,他心如死灰。

  身后的随从追了上来“王爷..”

  紫晔脑袋一片空白,他刷白着脸自喃“为什么会这样....“他不过才出去片刻光景,为何一回到王府,王府内几百条人口竟数丧命于此。

  “瑶华.....“他轻闭着眼始终不敢踏进去,不愿看在自己怀了孕的妻子冷冰冰的躺在地上。

  身后的随从越过紫晔走进厢房内,隔了一会才急忙跑出来“王爷,王妃……王妃并不在里面”

  紫晔一听急忙走了进去,从厢房外厅走到内厅,果真没有瑶华的身影,他一贯沉着脸,脸上的神情分不清是喜是忧。他走到厢房之外,朝着旁边一具家仆的尸体俯身探查,家仆满身是血,体内筋脉骨头竟碎,七窍流血,死状惨不忍睹,这分明不是人为,是妖。

  “王爷....这...”

  紫晔眯起双眼,站起身缓缓开口“这不是人为的”他自幼随着修真之人习法,看得出这满屋的妖气,加上这些家仆的身上所残留的妖物气息,和那道道致命残忍的伤痕,确认是妖无疑,可,为何妖要屠尽他满门,劫走瑶华?他虽修行道术,但未曾收妖魔,屠过妖,何以会惹来这横祸?

  眼神一顿,突然想起前几天,在桥上撞见的玲珑,他并不是没认出她来,也不是忘了她,两年前在县城街上碰见她的第一眼一她就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凡人,可能有时候她自己不知道,她在开心或者悲伤之余,眼角会闪过一抹别人不易察觉的艳红之色,只有他看得到,也只有他能知道,曾几何时,那个女子曾留在他心尖之上,他不在乎她是魔是妖或是人,他曾渴望在她漫长的生命中留下一席之地,可后来,那个自称是魔尊的男人来了,他告诉他,玲珑是魔界的公主,将来要嫁的是妖界的妖王,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凡人能染指的,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玲珑,连带着自己的一颗心也从此遗落。后来,他昏昏沉沉的过了几年,母妃给他纳了位王妃,揭开盖头的那刻,他震惊,那一脸的清纯,娇俏可人像极了玲珑。

  玲珑,没想到五年之后,她回来了,那天在桥上,她身旁站着的可是妖王?

  “王爷,你看这是什么?”

  随从在一乱草堆里拾起了一块绿莹莹的玉,紫晔转身看到玉,眼神一愣,颤抖着双手接过绿玉,那是一块通体莹绿的上好翠玉,玉的背后刻着玲珑二字,身形颤了颤,玉从他手上滑落,落在了白石阶上,发出了清脆的碎裂之声。

  这块玉是当时,他送给玲珑的,真的是她!

  “碰“的一声巨响,他徒手一掌拍在了身旁的石桌上,石桌应声而碎裂,无论是谁,这1满门的血仇他会报,如若她敢伤害瑶华,他不会放过她。

  .......

  县城客栈内,

  他举着剑直抵在她的胸口之上,只需再往前再靠近一步,剑便能刺伤她。

  “你为何要屠我满门,瑶华呢?你把她怎么了”

  青鸾不可置信的看着昔日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此时此刻正拿着剑一脸寒霜的指着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屠你满门,瑶华又是谁?”盯着她手中的剑,她内心一阵冰凉,那把璇玑剑他一直珍藏着从未出过鞘,此时此刻他却拿着它想要杀她。

  “如若你不知,那这是什么?”他单手摊开,里面是一块碎裂了的绿玉。

  青鸾一惊,连忙往自己腰侧看了看,腰侧那空无一物“怎么会?怎么....会在你那”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么?瑶华是我的妻子,你意欲为何?”

  “我.....”她刚想说什么,听到那句妻子,她心下一痛,竟半句也反驳不出“如若我说,我杀了她,你当如何?”

  紫晔脸色一白“你说什么?”

  “我说我杀了她....你....”她顿住,睁大双眼。

  胸口的剧痛使她缓缓的低下头,看着那把璇玑剑埋没在了自己的胸口,稍久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昔日待她如冬日暖阳般温存的男子此刻脸上涌现的是一副愤怒的狰狞,那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满满的仇恨,不再有任何的感情,这就是她临死难以忘怀的男子,这个就是她费尽心机逃出魔宫,逃出妖界心心念念要见的男子,她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她以为他是在乎她的,桥上相遇,他假装不见,她可以释怀,可以认为是当初自己不辞而别,他记恨她。可如今他却拿着剑及其残忍的刺入了她的前胸,强大的内力使剑穿心而过,半点余地也不曾留下。

  “为什么?”喉头一甜,血腥味灌满味觉,粘稠的液体从她毫无血色的双唇内滑出。

  紫晔脸色苍白,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你可知...华儿已经怀了我的骨肉,你为何如此心狠,华儿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她”说完,他猛的一用力,抽出贯穿在青鸾身上的剑,一大片温热的鲜血喷洒在他白衣上,而青鸾也终于支撑不住摔入地面,地面之上很快的涌出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红之色。

  与此同时,一身男装的倾迟从外而回推门而进,在看到房内的男子时,她愣了愣,随即又看到身躺在血泊之中的青鸾,她大惊,跑过去抱起她余温渐失的身躯,她伸手探了探她虚弱的脉搏,再探探额际上的元神,幸好,幸好她承继的是魔身,不然普通凡人的这一剑她必死无疑,只是,她虽然是魔身,但,这胸口被刺的这一窟窿要恢复,这白白流失的气血要补回来,没个两三天怕是恢复不了,补不回来了,得了,这下跑路也跑不成了。

  倾迟回转过身,她盯着紫晔开口“你为何要伤她至此,屠你满门的不是她”稍早她路过市集,大街小巷都传遍了,县城西侧的紫王府一夜之间满门被屠尽,王妃不知所踪,一听她便知道,是昨天看到的那团妖气干的,这妖王到底要干什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青鸾和她藏匿在此处,但他却不现身,反而朝着紫王府下手,难不成是为了报复青鸾将破解结界的方法告诉了那刁蛮的裳玄公主,惹得妖王心爱的宠殒命,因此特来妖界杀了紫王府一家嫁祸给青鸾?

  这不得不让她佩服,这个妖王好深的计策。

  紫晔缓缓的抬起头“她亲口承认她……杀了瑶华”

  倾迟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青鸾,此时的她紧闭着双眼,已经被那穿心之痛,痛晕了过去“她昨天一直跟我在一块,我知道你看得出来她不是凡人,也知道你知道你刚才的那一剑杀不了她....”

  紫晔抬眼一惊,却见前面的男子微微抬了抬衣袖挥过脸面,一阵红光轻闪,衣袖下的不再是一名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容貌倾城的绝色女子。

  “可你大概不知”她开口继续“她身上不仅流有魔的血,还有人类的血,简而言之,她是半魔半人,生来就没有任何的修为灵力,就只是承继了魔的不死之身而已,试问手无缚鸡之力何以屠你满门?”

  紫晔一听,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身形更是颤了颤,差点站不稳脚跟。

  如若她说的是真的,那....

  他垂眼看着躺在地的青鸾,心口一阵剧痛,喉头一甜,竟当口喷出一口鲜血,事后他狼狈的转身,不敢再看地上的青鸾,抬着步子举步艰难的离开了客栈。

  倾迟盯着那背影徐徐的叹了口长气,依旧不明白这青鸾与少琴为什么都会爱上凡人。

  .......

  睡梦中,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冬至,那是她被他带入紫王府的过的第一个年,他牵着她的手漫步在了的雪地之上,她仰头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掌心冰凉,他轻笑着伸手握住她的手捂在自己心窝上“这雪花冰凉,不要贪玩,小心冻着了”

  她摇了摇头,想说她不会冻着,但又想着不好接口,如若他问起,她总不能说自己是魔身,不会生老病死,以至于她摇了摇头,又呆愣了好久。

  鼻头一痒,她回神,才惊觉自己的鼻头又被他轻刮了一下。

  “你....”

  “小玲珑刚才想什么想得出神了”

  青鸾一笑“想你”

  紫晔一顿,眸子缓了几分“想我什么?”

  她娇俏的跑开了几步,回过头看他“不告诉你”然后迈起步子跑远,越跑越远越跑越远,直至她觉得四周突然变得骤冷,她停下脚步,疑惑的转回身,才发现他并没有追上来,她有些害怕的往回走。

  “紫晔,你在哪?”天突然飘起了大雪,雪很快就将来时的路给掩埋了,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双手环胸冷得直打颤,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看见他,她颤抖的站起身,迎着冷风艰难的迈着步子“紫晔,你在哪?我一个人....一个人好怕.....这里好冷”回答她的只有冷冷的风声。

  雪越下越大,直到走到一桥头之时,她才看见他,她惊喜着跑了过去“紫晔.....”她叫唤了几声,但都被淹没在了风声里,她有些着急的继续迈着步子跑了过去,可就在快触碰到他的时候,一个踉跄她重重的摔在了雪地上,抬眼她看见紫晔已经转回身,但他怀里搂着个女子,看都没看地上的她一眼,如陌生人般从她跟前走过。

  她不明所以,却又心痛如绞,躺在雪地里,却无论怎么使力,都爬不起来。

  末了,风雪越来越大,她觉得越来越冷,胸口却炽热般的疼痛着,好痛好痛,痛得她闭上了眼,想着也许就这么死去....就不会那么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