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来自1943

第二十九章 随时候命

他来自1943 陆无寂 3241 2018-10-12 00:30:00

  舒岚瞪着杨星泽。

  杨星泽昨晚在她的床边“伺候”了她一整个晚上,现在难得能够补眠,杨星泽不赶紧回去睡觉也就算了,站在她的房间门口干什么?

  杨星泽没有立即回话。

  本想径直绕过舒岚,直接回他的房间去,却被舒岚抢先一步挡住了去路……看来不说实话是不行了,杨星泽只能站直军姿,像是向长官汇报军情般严肃地说:“考虑到舒小姐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所以我站在舒小姐的房间门外,以便随时候命。”

  随时候命?

  舒岚愣了一愣。

  杨星泽是因为怕她会再度晕倒,所以才一直站在她的房间外……随时候命?

  一阵奇怪的感觉,悄然爬上舒岚的心脏。

  舒岚将翘在胸前的双手垂下,眼神尴尬地瞄扫四周,不太大声地说:“我还真没你那么虚弱!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哪里像是有病?!好了!不跟你说了!你赶紧回房间休息去!要是你熬病了,我可没空反过来照顾你!”

  “请舒小姐放心,我的身体硬朗得很。”

  “废话少说!赶紧回房间去!”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你还真是啰嗦!赶紧回房间去!”舒岚用力地推拉着杨星泽,硬是将杨星泽推到他的房门前,伸手拉开杨星泽的房门,直接将杨星泽推进了他的房间里。

  “既然舒小姐的身子已经好了许多,我也就无须继续守在舒小姐的房间外。”就舒岚刚才推拉杨星泽的手劲,简直比她生病之前还更孔武有力!看来,舒岚的身子是真的好起来了。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回去躺着啊!”

  “虽然舒小姐的身子已经好了许多,但舒小姐仍是吃些清淡的比较好。我想先到厨房淘米煮粥,等煮好粥之后,我自然会回房休息的。”

  “等煮好粥之后?!”舒岚翻了个白眼,“今晚叫外卖!想吃什么粥都有!哪里还用自己动手煮?!”

  “外头的食物,总比不上自己做的好。”

  “这是朕的旨意!要是你敢忤逆朕,朕明天就不让冯昱麟进门!那样,你就休想见到冯昱麟,休想接近蒋在山,休想查到你那个小嫚的下落!”

  “遵命。”舒岚句句正中杨星泽的命门,杨星泽除却听从,别无他选。

  舒岚直接关上房门,将杨星泽关在房间里。

  到厨房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地喝光光。放下水杯,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明明累得很,却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间,舒岚拿起手机,给沐沐发了条信息。

  舒岚:粉红满屋附近,不是有一家卖男装的吗?

  沐沐:你不是说要睡觉吗?

  舒岚:有空的时候,过去帮我买几件男士的长袖秋装吧。尺码我一会儿发给你,买了之后,账单发我,我给你转账。明天你来我家,顺便带上那些秋装。

  沐沐:又是给小鲜肉买的?

  舒岚:买些正常点的颜色,简单点的款式。要是你敢买粉红色的,我肯定不认账。

  沐沐:又是给小鲜肉买的?

  舒岚:记得不要买太贵的,最近穷!

  沐沐:又是给小鲜肉买的?

  舒岚:但也不要买太便宜的,起码得是纯棉的,性价比你帮我拿捏好!

  沐沐:又是给小鲜肉买的?

  舒岚:你这是自动回复吗?!

  沐沐:谁让你不回答!

  舒岚:就是买给他的!不然还能买给谁?

  沐沐:那也是!要是买给高朗的,怎么也得是国际大牌吧?

  舒岚:说起高朗……还真TMD混账!

  沐沐:哟哟哟!又发生什么事情了?赶紧说来听听!

  舒岚:在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明天见面再说吧。

  沐沐:你这样吊我的胃口,我会难受一整天的!

  舒岚:现在都已经下午了,再难受最多也是半天而已!好了,不说了,睡觉!

  沐沐:树懒!你就这么残忍吗?

  舒岚:对!

  舒岚:还有!记得帮我买衣服!

  沐沐:你现在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买衣服!

  舒岚:你明天不带上衣服,我就不让你进门!

  沐沐:呜呜呜……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

  沐沐:舒岚同学!赶紧告诉我吧……你和高朗又发生什么事情啦?

  沐沐:树懒……

  沐沐:树懒同学……

  沐沐:树懒树懒树懒树懒树懒……

  舒岚已经睡着了,独留沐沐在电话那头疯狂地发着信息。

  下午五点。

  舒岚还在呼呼酣睡。

  杨星泽趁机到厨房煮了粥,蒸了肉包,煮了两个小菜。

  晚上七点。

  舒岚走出房间,本想敲杨星泽的房门,问杨星泽要点什么外卖,却发现杨星泽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

  舒岚本想冲杨星泽发脾气,舒岚本想怒斥杨星泽抗旨……但看在那一桌香得馋人的晚餐的份上,舒岚最后只是沉默地瞪了杨星泽两眼,然后就径直坐下,喝粥,吃包,吃小菜。

  杨星泽坚持要将大部分的晚餐留给舒岚,为此,杨星泽甚至还谎称他已经吃饱了。

  舒岚瞪了杨星泽好几眼,语气不悦地说:“我又不是猪!这么多东西,我怎么吃得完?!你赶紧再吃点!!”

  舒岚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杨星泽老喜欢推推让让地将食物都留给她?!

  如果这些食物是珍馐百味或者贵重食材,那还能勉强说得过去!但这些不过是平价的米粥和肉包而已!至于要这样再三推让吗?就杨星泽连肉包都要推让的样子……舒岚真心怀疑,她家是不是快要没米下锅了!

  在舒岚的严厉监督之下,晚餐很快就一扫而空。

  最终,有三分之二的晚餐塞进了杨星泽的嘴里。

  虽然舒岚只吃了三分之一的晚餐,但舒岚已经撑到不行了。虽然杨星泽吃了三分之二的晚餐,但以那晚十五碗车仔面的标准看来,舒岚猜测杨星泽还是没有吃饱的!

  杨星泽站起身收拾好碗筷,准备进厨房洗碗。

  舒岚却对杨星泽说:“坐下,我有话给你说!”

  “是的,舒小姐。”杨星泽遵命地放下手中的碗筷,重又坐在椅子上。

  “明天,我约了冯昱麟早上10点。”

  “好的,舒小姐。”杨星泽腰板挺直,向舒岚重重一点头,以示感谢。

  “我的朋友沐沐明天也会过来。等你和冯昱麟说完‘该说’的话之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去附近吃个饭……”

  “舒小姐不必多破费,午饭我在家里煮便可。”虽然杨星泽已经找到工作,但杨星泽毕竟还没有领到工资。这样一直用着舒岚的钱,杨星泽感到十分过意不去。

  “少啰嗦!”舒岚瞪了杨星泽一眼……突然安静了两秒……两秒过后,舒岚压低声音问:“喂!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接近蒋在山?”

  “请舒小姐相信我,我之前所说的,全都是实话。”杨星泽一脸严肃认真。

  “实话!?”舒岚啧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好吧!我相信你!但是!我这下更加不相信那个医生了!”杨星泽简直都要病入膏肓了,那个医生居然还敢说杨星泽没问题!?

  “无论舒小姐是否相信我所说的话,我都万分感谢舒小姐对我的帮助。”杨星泽郑重其事地,向舒岚深深鞠躬。

  “你说你是来自1943的抗日军人,是吧?”

  “是的!”

  “1943年和现在也不过是相隔70年而已!为什么你的行为举止和说话语气,都像是来自公元前1943年?!”

  在舒岚的印象中,抗日军人大多是团结向上,大义凛然,不拘小节的!

  虽然杨星泽的身上也有团结向上和大义凛然的影子,但不拘小节嘛……杨星泽不单只不“不拘小节”,杨星泽的身上简直散发着封建八股的酸臭味!

  又是男女授受不亲啦,又是瓜田李下啦,又是清誉名节啦,又是处处避嫌啦……这样拘谨古板的杨星泽,哪里有半点抗日战士不拘小节的影子?!

  舒岚的质问,勾起了杨星泽的回忆。

  自从父母双双病死之后,杨星泽……聂国宗就独自居住在那风雨飘摇的破房子里。

  只有13岁的聂国宗不单只要承受孤独的滋味,还要承担生活的重担。日日田埂劳作,夜夜独守空屋,朝朝起早贪黑,夜夜食不果腹……衣衫早已褴褛不堪,身躯日渐枯瘦孱弱。

  要不是乡亲们三不五时地给聂国宗送点吃的喝的穿的,聂国宗大概早就饿死或者冻死了。

  奈何乡亲们也都是贫苦人家,纵使他们想要帮助聂国宗,也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如此,聂国宗仍是感恩每一位乡亲,尤其是岑小嫚。

  岑小嫚没有父亲,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自然也是清苦。

  生活清苦的岑小嫚,却常常给聂国宗带吃的。有时候是光酥饼,有时候是白馒头,有时候是小米粥,有时候是番薯或者芋头……聂国宗知道,那是岑小嫚的晚餐。

  聂国宗不愿吃掉岑小嫚的晚餐。

  岑小嫚却威胁聂国宗说:如果国宗哥哥不吃,那我以后就不理国宗哥哥了。

  那时候的聂国宗,最害怕的就是岑小嫚不理他……于是,聂国宗只能和岑小嫚一同分享那光酥饼,那白馒头,那小米粥,那番薯或者芋头……聂国宗总会骗岑小嫚说,他已经吃饱了。岑小嫚总会不相信。

  1937年的初夏,也就是聂国宗的父母死去半年之后。

  聂国宗清楚记得,那是一个漫天满布火烧云的傍晚,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聂国宗的面前。

  那个男人身上穿着洗旧却干净的灰白中山装,鼻梁上架着充满书卷气息的玳瑁眼镜,脚上踩着一双风尘仆仆的小黑皮鞋,手上还提着一个沉重的藤编行李箱。

  聂国宗和那个男人对视了很久。

  聂国宗问:你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